第233章 付出的代价

    这会儿天空春雨朦朦地下起来了,夹着丝丝缕缕的春风。春雨细细的,密密的,灰蒙蒙的,远处的山峦、大树、房屋,朦朦胧胧,就像浸在一片薄雾中。春雨,似雾非雾,似线非线,似有形又无形……从远处眺望,朦朦的春雨好似漂浮在半空的丝绸,近看,春雨宛如是天女撒下的花瓣,滴落在地上、树上、房屋上,沙沙沙的飘落在绿茸茸的草地上,干渴了一冬天的大地张开绿色的大嘴,贪婪的"yun xi"着甜润的雨水。

    她抬起头看了看天空衣服被雨水淋湿了,但是丝毫不觉得有冷意,心里的那份暖意压过了冷意。

    这天空飘落着一场春雨,路上的行人都急冲冲的跑回了家,寂静的山道上,几乎没有什么人烟了,她她着急的跑道冉婶子家,只见他们一家大门紧闭,她用力的怕打着大门,只听见大门发出叮叮咣咣的声音。

    冉氏听到之后,骂骂咧咧的说道:“这么大的雨那个短命鬼的在敲门。”

    冉氏打开门之后,看到姬茶茶的第一眼便是一愣,有些说不出话来,如木头一般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脸色苍白伤心极了,豆大的泪水从眼眶中流浪,心中像断了线的珍珠洒落一地。

    她的连像蜡一样的黄,嘴唇都发白了,灰白的胡子一颤一颤地,全身都在瑟瑟地发抖.一双深陷在眼窝的眼睛,想一对珠子一样,直盯姬茶茶。

    她愤怒的吼道:“你既然北上了还回来做什么?你不是不管是娘了吗?”

    姬茶茶心理难过的要命,一颗颗眼泪顺着脸颊滚落了下来,压抑住自己的哭声说道:“我错了,我错了,她抓住冉氏的双肩,我娘去哪儿,冉婶子你告诉我,告诉我,我就离开。”

    冉氏一用力把姬茶茶一推把大门关上了,她有些没站稳,瞬间摔倒在了地上整个人狼狈不堪,她爬了起来不停的拍打着大门,手掌心都拍红了那份痛意也抵挡不住她想知道娘的下落。

    冉氏靠在门口悟着嘴哭泣小声的说道:“姬氏日盼夜盼的女儿回来了,可惜呀……。”

    冉氏擦干了脸上的打开了门,还不客气的说道:“那你不是想知道你娘在哪儿吗?她早死了,前面的八个山包是我埋她的地方。因为我们家没有足够的钱替她风光的安葬只能草草了事,你娘走的那样不安,到现在连个石碑都没有。”

    这突然来临的事震动了,以致就像受到打击一般,精神处于半痴半呆的状态之中。耳朵里哄了一声,如同被尖针刺了一下,全身都有些麻木了。一霎间,他全身紧张得像一块石头,他的心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

    她不自觉的往后倒退了一步,眼孔不由得睁大,摇摇头,虚弱的说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走的时候我娘还好好的。”

    她嘴巴张的老大,嗓子就想冒火异样,说不出话来。

    冉氏闭了闭眼睛,神情哀伤的说道:“你走后没有多久你娘就上吊自杀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