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乡下

    这突然来临的事震动了,以致就像受到打击一般,精神处于半痴半呆的状态之中。耳朵里哄了一声,如同被尖针刺了一下,全身都有些麻木了。一霎间,他全身紧张得像一块石头,他的心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

    她不自觉的往后倒退了一步,眼孔不由得睁大,摇摇头,虚弱的说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走的时候我娘还好好的。”

    她嘴巴张的老大,嗓子就想冒火异样,说不出话来。

    冉氏闭了闭眼睛,神情哀伤的说道:“你走后没有多久你娘就上吊自杀了。”

    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好像所有的一切终会停止,一切的一切终会完结,这就是自己成长要付出的残忍的代价?

    她目光涣散闽闽低语,我娘那么要强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就自杀了我,多少年那么辛苦就自杀了?她还是觉得这是谎话。

    冉氏看着这样的姬茶茶觉得有些可怜,她安慰道:“孩子人死不能复生,你的衣服被雨水淋死透了,进来把衣服换了,我吧蓑衣借给你。我在告诉你一件事情,村里人传的谣言说是你娘勾搭村长,跟村长有一腿,她为了制止谣言才这样做的。”

    姬茶茶摇了摇头,觉得这件事情莫名其妙一定有人故意陷害自己的娘,她握紧了手里的拳头,心里的恨意犹如烈火一般,她的眼中充满憎恨,她的扭曲的嘴似乎要啐什么人或者咒骂什么人,心急如焚的想证实冉氏说的是不是真的。

    她低眉顺眼对冉氏说道:“冉婶子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些。”

    说完她拔腿就跑,就在不远处的宽阔的草坪上中间立起了一个小山包,她双眼睁得大大的看着前面的那一处脸色惨白,动也不动地站在那儿,只觉得脊梁上流下一股股的冷汗。

    反应过来之后跪在山包前面不停的忏悔,她后悔了,要是自己当初没有跟到容衔离开会不会是不一样的情景,她磕了三个响头,眼里的恨意让她咬牙切齿,神色庄重的说道:“娘,我不会让你白白就死掉了,我一会找出那个害死你的凶手,把她碎尸万段。”

    她心里好恨,当初不听娘的话,才落到家不成家的样子。未来或许更辛苦但是他一定会坚强的走下去。

    她刚转过身,就见严阿三站在她身后,头上的雨伞遮住了滴落下来的雨水。

    姬茶茶冰冷的问道:“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严阿三看着这样子的姬茶茶有些心痛的说道:“下雨的那会儿我就出来找你了。”

    姬茶茶听了这话之后,眼泪哗哗的直流,自己的身边还是有两个最关心自己的人,自己依然不是一个人在奋斗。

    严啊三说道:“夫人,节哀顺变,你还有小公子一定要振作起来。”

    姬茶茶点了点头。

    两个人消失在这漆黑的雨夜中。

    回到家里的时候,见到织染已经把屋里打扫的一尘不染,陈旧的桌子上摆放着,可口的饭菜,可是姬茶茶一点都不想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