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线索

    织染点了点头,“是啊,这里没有纷争,没有勾心斗角,都好呀!如果姨娘不嫌弃我以后就跟着姨娘一辈子生活在这里。”

    姬茶茶一笑,“傻丫头哪有不结婚的,等以后什么都好一点了,我帮你找个汉子。”

    织染被姬茶茶这么一说,脸羞得通红,小声的说道:“我才不要嫁人了,男人没有靠的住的,我就陪着姨娘。”

    但是有一个男人的影子在她脑海中一晃而过。

    织染摇了摇头。

    跟在姬茶茶的生后继续往前走着。

    四月的雨水特别的多,比二三月下雨的次数多了很多,整个天空都灰蒙蒙的。人们都沉浸在悲伤之中。

    引用:《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街上的行人也渐渐的减少,四月清明节人们都忙着祭拜祖先,一大早姬茶茶就独自一人去扫墓了。

    她宁愿娘活的好端端,也不要祭祖。她跪在坟前呜呜的哭了起来,边哭边说,直道午时才离开。

    到了晚上天空漆黑一片,没有一点亮光,不一会儿下雨淅淅沥沥的滚落了下来,雨水打在地上,溅起的深深的漩涡,雨水又毫不留情的打在树叶上,发出劈劈啪啪的响声,打在瓦片上的雨水顺着隙缝流了下来,落在地上。水势汹涌,有如瀑布流水般的,咚咚的声音打破门前的寂静。

    屋里的烛火被微风吹的东摇西摆的,姬茶茶在站窗户前看着雨水打在窗户上,发出“嘀嗒,嘀嗒”的声响。

    忽然从天空中掉落下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掉在窗前,又从窗前滑落在地上,只听见啾的一声,这是幼鸟的叫声。

    姬茶茶从屋里找出了一把雨伞,顶在头上打开屋门就外外走去,织染在一旁喊道:“夫人干什么?外面的雨好大,有什么事情奴婢去就好了。”

    姬茶茶回也没有回答,直接走到窗户前,只见只有婴儿拳头那么大的小鸟,身上的羽毛还没有长硬,可能雨太大了,这是鸟从窝里滚了下来,这会儿正可怜兮兮的在地上用它那还没有长好的翅膀噗呲噗呲的拍打着想飞起来,见到来人叫的更欢实了,整个身子在雨中瑟瑟发抖,姬茶茶端下身子,双手捧起来脆弱的小鸟,轻轻的说道:“可怜的小东西,你也和我一样找不到娘了吗?既然你跟我一样可怜我不会伤害你的。”

    那只幼鸟这会儿可能有些累了,闭上了眼睛乖乖的躺在了姬茶茶的手心。

    等到第二天雨一停,姬茶茶就让严啊三把它送回了原来的鸟窝。

    这天清晨姬茶茶把严啊三叫到她的卧室问道:“严大哥有没有查到,我娘氏被谁陷害的人?”

    严阿三如坐针毡不敢抬头看向姬茶茶,他自己心里有些迟疑暂时不想告诉她。

    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怕她再次经受打击。

    他低下头,心虚的说道:“夫人,属下无能,暂时还没有查到。”

    姬茶茶目不转睛的看着严啊三只见这个人神色慌张,惊魂未定,哆哆嗦嗦的站起来,脸上眉头紧皱,心里像打起了拨浪鼓。嘴唇哆哆嗦嗦,欲言又止。

    她便猜测到他一定是知道的,只是现在不想告诉自己。既然他不愿意说,自己也会想办法慢慢的从他口中套出。

    她假装不在意的说道:“既然严大哥还没有查到,等严大哥查到了告诉我也不迟。”

    严啊三点了点头,便退了出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