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凌元尔被放出

    他低下头,心虚的说道:“夫人,属下无能,暂时还没有查到。”

    姬茶茶目不转睛的看着严啊三只见这个人神色慌张,惊魂未定,哆哆嗦嗦的站起来,脸上眉头紧皱,心里像打起了拨浪鼓。嘴唇哆哆嗦嗦,欲言又止。

    她便猜测到他一定是知道的,只是现在不想告诉自己。既然他不愿意说,自己也会想办法慢慢的从他口中套出。

    她假装不在意的说道:“既然严大哥还没有查到,等严大哥查到了告诉我也不迟。”

    严啊三点了点头,便退了出去。

    清明节之后,便是踏青的日子,以前这种日子,姬茶茶从来没有参加过。

    这种日子只有在祭祖之后的女子才能参加,这也是一种习俗。清明之后人们也活跃起来,姑娘们换上了春装,相约去野外踏青,舒展舒展筋骨,尽情享受春天的乐趣。孩子们在斜坡上放着风筝,五颜六色的风筝时上时下,此起彼伏。风筝的样子也很美:有老鹰,有蜻蜓,有蝴蝶……把春天的天空装点的绚丽多彩,姿色翩翩。

    春天到处春光明媚,春意盎然。到处一派春的气息。远处,小溪里的冰融化了,溪水清澈见底,小鱼在溪水里欢快的玩耍。成群的小蝌蚪在河里嬉戏着,小草偷偷的从土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旁边各色的映山红,月季花,玫瑰花争奇斗艳。散在草丛里,像无数的星星眨呀眨。旁边的柳树丛,远远望去,好似一片翠绿的海洋。一阵微风吹过,枝叶摇摆,好像对我们点头微笑,招手示意。

    田野里,人们正在辛勤地播种。一位农民正在吆喝着老黄牛在耕田,一层层崭新的泥土被翻了上来,倒映着蓝天的水田,有的已经插上了嫩嫩的、绿绿的禾苗,远看像地毡;近看像绿纱。插秧的年轻姑娘擦擦头上的汗水,抬起头,看看变得绿绿的水田,咯咯地笑了,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而姬茶茶正在江南的日子还算过的不错。

    而上京的凌府表面上是一片风平浪静,实际上正在波涛正在暗涌着。

    因为府里的银子少了几百两,去不知道去向。凌氏夫人这时候正在着手查银子的去向。

    凌府,凌元尔在被关了四个月之后总于放出来了。

    凌元尔回到了以前还没有出嫁的阁楼,一阵风吹过,粉白的花瓣簌簌飘落,飞花若雪。一阵清新、幽香、淡雅的泥土气息迎面而来。

    她缓缓的打开了窗户,急切的吸收着外面的清新的香气,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个盛开的花儿,闻到过清新的香气。

    每天都生活在黑黑的屋子,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最疼爱的娘亲和哥哥都不曾来看过她,她都以为家里的人都忘记了她,没想到时隔四个月之后她竟然从偏僻的黑屋子出来了。

    她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掉落在手中的花瓣被她用指甲捏的稀巴烂。心里的那种恨意就如同火一样的燃烧着。

    正在她沉思片刻之后,只听见一阵呼唤。

    “我的女儿,你受苦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