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算计

    凌氏看了看凌元尔,凌元尔噗呲的笑了一声,说道:‘娘你不要怀疑我的能力,你女儿我读过(四书五经,女戒,游记等……)’这些事情难不倒我,你忘记了我以前可是侯夫人,以前的侯夫人可不是白当的。‘’

    凌氏可能着这些事情没有凌元尔吗,那么得心应手,可是她也是一个极有心机的女子。

    要不然姬茶茶的娘,都被凌氏弄的东躲西藏的,不敢再北方待下去。

    凌氏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要是有什么需要给我说一声就是了。”

    凌元尔点了点头。

    四月底凌元尔一大早出门的时候就看见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进了爹的房间,凌元尔跟在那人后面悄悄的站在门口偷听,因为凌大人说话的生硬比较小,凌元尔仿佛听到了什么南下的姬姑娘。

    她在心里有些疑惑的想到难道爹在南下又找了一个外室的女子?可是一想到爹这么多年除了娘都没有抬过姨娘进门。

    她对这件事情起了疑心,心里很好奇,于是暗暗的排了人去查。

    五月槐花开!风吹着阵阵淡淡的花香扑面而来,时而还会有几片小小的蕊片安静地掉落。风中飘下的槐花,脆弱而瘦小,有些掉到了我的身上,让我有了一丝被惊动了的快乐。

    在一个隐蔽的院子的角落,只见一个精瘦穿着一身黑衣的女子朝凌元尔走了过来。

    黑衣女子是凌夫人的心腹,只有在办重要事情的时候凌夫人才会让她出现,如今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一阵微风吹过,白色花瓣微风飞舞,像寒冬纷飞的白色雪花,时而急促,时而悠扬,在不经意间,地面上已似铺了一层淡粉色的绒毯,花瓣掉落,旋转,在天空中徘徊,最后仍无力摆脱宿命,成为尘埃。

    花瓣飘飘洒洒的掉落在在两人的身上,凌元尔也无暇顾及这美好的景色。

    面无表情,眼神犀利的问道:“我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那黑女子说道:“回主子的话,属下查到,侯爷就在这一个多月以内,以前的姬姨娘送了几百娘银子过去?”

    凌元尔在听到这个回到的时候特别惊讶,自己的爹从来不施舍别人,这次怎么无缘无故的给姬姨娘送银子?

    那黑衣女子说道:“属下无能,暂且还没有查到是什么原因。”

    凌元而冰冷的说道:“我想知道的事情最好在端午节之前汇报给我。”

    “是,”转身那黑衣女子便消失在这偏僻的小院。

    凌元尔现在顾不上吃姬茶茶的醋,她只想知道爹为什么会那么关心那个贱人。

    终南山下,织染和姬茶茶在坐在院子里摘菜,突然间打了个喷嚏。

    织染一愣,放下手中正在摘菜的手,用手背凉了凉姬茶茶的额头说道:“夫人怎么夫人怎么打起喷嚏了。莫不是感冒了?”

    姬茶茶摇了摇头,这大热天的,我可不会感冒,我小时候听娘说,“打喷嚏就是有人在背后说你。”

    不过看来这话可不信,你看现在我们住在这山沟沟里谁会说我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