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身世

    时隔一年之后他还是忘不掉姬氏,于是派人寻找她的下落,只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想问一句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

    没想到怎么找都找不到,后来凌氏知道了自己在寻找姬氏的下落,便提出主动帮自己寻找,可是找了这么年都没有找到,一直相无音讯。

    直到在大街上碰见了姬茶茶,她身上的影子长相都是那么像姬氏,再加上她身上带的有自己的玉佩,那个孩子的那双眼睛是那样的像自己,她才知道姬氏怀的是自己的孩子,他错怪了她,看到按个孩子想起曾经为了自己的大女儿去杀害自己的小女儿,我心里自责懊悔,不敢去看她,只能偷偷地派人给她银子而且还不能让她知道,如果知道不知道她会怎么看待自己。

    一想到那孩子的眼神,他的心疼痛的恨不得自杀。

    如今在听到姬氏的死亡,他整个人都已经来了一大截,身子没有以往那么好,可是却不敢让家里人发现。

    边塞的容衔缺显得有些萧条,他在思念姬茶茶,也在想念她肚子里的孩子,以前的那些恩恩怨怨他已经不在乎她还爱不爱自己了,只要想到那个柔柔的女人,他想心肝儿都疼起来了。

    就算她对自己不爱了只要自己攻入大夏,找到她一定会让她再次爱上自己,这一次自己绝不会再放手,这一生只要她一个就好了。

    往往事情想得太完美,可是错过的就是错过了,或许人生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是六月了,六月一个缤纷多彩的季节。告别了温柔的春风,迎来了火热的夏天。树头上的知了用歌声欢唱着;田野里的青蛙用歌声欢唱着。石榴坐在六月的枝头,收起五月的芬芳争妍,在骄阳下用流光溢彩编织膨胀饱满的梦想。路边的银杏树叶由绿变黄,路边的草叶茂盛,温热的夏风吹过,南方和北方的时间差异也太大,炎炎夏日,南方还是有点凉爽,在炎炎夏日的太阳下,北方提前进入了署季。

    这个夏季北方无比炎热,看样子是不太好过。

    姬茶茶是最好吃石榴了,石榴皮剥开,里面的果实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红宝石。吃起来酸酸甜甜的,剩下的籽就像石榴留下的小骨头,她一天倒是能吃好几个。

    织染的性子比较着急,安静不下来一颗颗的品尝。

    六月山上的好多野果子也成熟了,例如,八月瓜,火棘果,“拐枣”,“野葡萄”,每每看见了严啊三都会采一些拿回家,知道这都是富人爱吃的,而且又有营养。

    夜初静,人已寐.一片静谧祥和中,那雪白的天使缓缓自夜空飘落.轻盈的雪,和着夜的舞曲,来了.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象在白天里那样地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山上竹篁在月光下变成了一片黑色.身边草丛中虫声繁密如落雨.间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会有一只草莺“落落落落嘘”啭着它的喉咙,不久之间,这小鸟儿又好象明白这她靠纱窗望出去.。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一身穿着华丽的服饰的句子看着跪在脚下的女子,只听见她殷红的嘴里说道:“凌大人还没有一个女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