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只手遮天

    严啊三的听力特别的好,他邹着眉毛说道:“好像有什么声音。”

    织染咽了咽口水道:“像是……像是重物砸在地上的声音?挺响的……还有!这个院门也是敞开着的,不……,不会是遭贼了吧?”

    姬茶茶也比较惊讶,家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如今家里刚刚添置了一点新的家具难不成这下被贼偷走了?

    一想到此处姬茶茶都心疼的要命,这都是她花银子买来的。

    姬茶茶家住的位置虽相对偏僻,可门前绕过竹林却是一条人来人往的宽阔大路,照理来说,这青天白日的应该没人会这么大胆才是。

    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姬茶茶茶一愣,下意识朝大门的屋里走去。

    织染和严啊三跟着看去,目光并无波澜,只是带了些冷意。

    走上前打开房门一看,可原本放摆在椅子桌子扔的乱七八糟,姬茶茶走进屋里一看,柜子的们是被打开的,衣服仍在地上到处都是,床铺被翻得乱七糟,枕头都都在床下躺着,姬茶茶赶紧走着过去捡起枕头翻了翻压在枕头里的银票,她一看还好都在,闭了闭眼大大地吸了口气,要是银票不见了以后一家人怎么生活,再一看屋里两扇大开着的窗户。

    她们早上出门的时候,窗户大门都是关着的。

    严啊三又走到窗前看了看,朝外面看了看,果然看到了几个深浅不一的脚印。

    他眼里冒出一丝冷意,心里暗想道,他们既然来到了这里,把这里翻得乱七糟,不可能没有发现藏在枕头里的银票,他们那些人一看就是轻功了得,从落在的脚印都可以看出来,既然他们没有为钱财而来,那么是为了什么而来?

    姬茶茶见银票还没在,就家里翻得乱七八糟,也就没有多想。

    而严啊三却是眉头都没有松开过。

    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从现在开始他不得不警惕一些了。

    上京凌府,凌元而在一所偏僻的小院,语气冰冷的问到站在她面前的人,“我想要的东西你找到了没有?”

    那人说道:“属下无能,在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主子想要的东西。”

    凌元尔语气生硬的说道:“不可能一个被我爹重视的女人,不可能没有留下什么东西作为纪念,那个东西如果我猜的没有应该是我爹的定情玉佩。”

    那人说道:“主人,我是真的没有找到你所说的什么玉佩,家里一贫如洗,根本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凌元尔摇了摇头,“算了,你先下去,让我想一会儿。”

    凌元尔知道这个玉佩至关重要,肯定爹也见过了,才会认为那个姬茶茶是他的女儿,如果没有玉佩,想必她也进不了族谱。没法跟爹相认。凡事都要讲究证据不是。

    她有些烦乱不堪。

    姬茶茶家遭贼的事情很快传到了村里,一时议论纷纷,现在人们都每天大门紧闭,不管去哪儿都会六个人在家里。

    如今姬茶茶一家在终南山下,算是如了户,也算是名正言顺了,再也没有人他们一家指指点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