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村长家的落魄

    凌元尔摇了摇头,“算了,你先下去,让我想一会儿。”

    凌元尔知道这个玉佩至关重要,肯定爹也见过了,才会认为那个姬茶茶是他的女儿,如果没有玉佩,想必她也进不了族谱。没法跟爹相认。凡事都要讲究证据不是。

    她有些烦乱不堪。

    姬茶茶家遭贼的事情很快传到了村里,一时议论纷纷,现在人们都每天大门紧闭,不管去哪儿都会六个人在家里。

    如今姬茶茶一家在终南山下,算是如了户,也算是名正言顺了,再也没有人他们一家指指点点。

    村长的媳妇每每见到姬茶茶都要绕道走,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太吓人了,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如今她家的老爷,旁晚十分走在路上的时候,说是遇见了姬氏的冤魂,被吓得一病不起,如今自己的儿子都不争气,到处惹是生非的,家里的日子没有以前那个好过了,倒是受了报应。

    每每想到此处,村长媳妇都要骂上几句,“老不羞的,不要脸,现在好了吧!动不了只能老娘来伺候。”

    村长被气的脸红脖子粗只能长大嘴巴出着气,却不能回话。

    姬家发生的事儿时间眨眼而过,也被人慢慢的遗忘了。

    夏天的夜晚总是那么的陶醉人,漆黑的天穹里布满了点点生辉的星星,显得格外耀眼。一轮明月高高地悬挂在空中,淡淡的光像轻薄的纱,飘飘洒洒的,映在河面上,像撒上了一层碎银,晶亮闪光。夏夜的风是令人期待的,徐徐吹来,格外清新,凉爽。躲藏在草丛中的青蛙也开始放肆了起来,“呱呱呱”地叫个不停,依附在树干上的蝉也不认输,“知知知”地在叫;也不知什么时候萤火虫也飞了出来乘凉,在树上一闪一闪地,特好看。

    姬茶茶在睡梦中睡的并不是太过于安稳,梦见碧莲的血流城河,转眼间又看见到容雪儿满身是血的躺在自己的怀里,她眉头紧皱,最近喊道:“不要,不要……。”

    织染被姬茶茶的噩梦吓醒,赶紧爬起来连鞋子都顾不上穿,跑到床边,喊道:“夫人。”

    姬茶茶在织染的喊声中醒了过来。

    她无精打采的坐了起来,低着头对织染说道:“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织染摇了摇头,把姬茶茶抱在怀里,她知道这会儿的姬茶茶无比的脆弱。

    她拍了拍姬茶茶的后背安慰道:“夫人快睡吧!我在这里陪你。”

    姬茶茶在织染的安慰中,又再次慢慢的睡了过去。

    炎炎夏日,白天是最难熬得日子,晚上山村里面还凉快点。

    一转眼已经到了七月,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了,村里的汉子们光着膀子在田里干活。如今严啊三也学起了拿一招,以前的礼义廉耻都被他抛在脑后了,大白天的光着膀子在院子里跨树皮,说是木头晾干了,以后盖起房子不会木头不会被虫吃。

    以前姬茶茶和织染都好不习惯家里有个男人打个光膀子,如今倒是看习惯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