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哪里来的流氓

    姬茶茶在织染的安慰中,又再次慢慢的睡了过去。

    炎炎夏日,白天是最难熬得日子,晚上山村里面还凉快点。

    一转眼已经到了七月,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了,村里的汉子们光着膀子在田里干活。如今严啊三也学起了拿一招,以前的礼义廉耻都被他抛在脑后了,大白天的光着膀子在院子里跨树皮,说是木头晾干了,以后盖起房子不会木头不会被虫吃。

    以前姬茶茶和织染都好不习惯家里有个男人打个光膀子,如今倒是看习惯了。

    夏天的雨说来就来,那会儿还晴天霹雳,这会儿在轰隆隆的雷声铺垫后,大雨如期而至,还伴随着一道道击破长空的闪电。狂风呼啸,乌云滚滚,大滴大滴的雨水落到地面上,使地面上到处都是跳跃着的水花,像一个个白色的精灵在喧闹地举办舞会。雨丝密密麻麻,模糊了人们的视线,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远处的山岗在雨的遮掩下,只露出那一点点绿色的轮廓,仿若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用纱巾遮住自己绿色的衣襟,深怕被别人看见。世间万物好似被一层白色的薄纱给笼罩了,透露出一种只属于白色的圣洁。

    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知道是不是被雷声给吓着了,哭个不停,姬茶茶怎么哄都哄不住,织染忙迎了过去,将他从姬茶茶的怀里接了过来抱在怀里哄着。都说孩子是灵敏的,哭了起来如果换一个人抱抱应该就没事了,织染接过了孩子,只见他没有丝毫抗拒的趴在她的怀里,小脸皱成一团,哇哇的像是在告状,然后慢慢止住了哭声。说是哭,也只听得见声音不见眼泪的,不过是他在发脾气罢了。他才不过七个月大个,本就嗜睡,睡得正香就被惊醒了,也难怪他发脾气。

    “这孩子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姬茶茶忍不住的说道。

    织染抱在怀里,边哄了孩子边回答姬茶茶的问题。,

    过了一会儿就见这孩子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的这两个女人,咧嘴一笑。

    姬茶茶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小屁股说道:“真是个坏东西。”

    夜幕降临,白天还下着大雨,这会儿雨已经停了。天空黑漆漆的,仿佛刚刚被墨汁染过了一般,偶有的几颗星子似是圆润的明月划过天际时洒落的几点光辉.大地上的一切都笼罩在凄静的月光下,如时间卡壳一般寂静,只是间或传来一阵树叶摩挲的细碎声.时间似乎从未这么安静过,又或许本就该是这般的安静。

    今天的夜晚静的就像一根针掉落在地上那么安静。

    姬茶茶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总觉得心神不宁的。

    突然尖织染叫了一声,“夫人小心。”

    姬茶茶转过身借着这微弱的烛光看清楚来人的样子,穿的不干不净的,头发凌乱,很想匪寇。

    姬茶茶惊讶了,家里怎么会出现匪寇?

    在她还没有缓过神的瞬间,只见那然路出一口黄牙,说话轻浮的的样子,只见那人说道:买主说的一点不错,这家真有两个不错的女子,这下山上的兄弟都能好好爽快爽快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