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凌大人发怒了

    姬茶茶眼睛瞪的老大,包括一旁的严阿三和织染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什么……,怎么可能。”

    那首领拿出了凌大人给的玉佩交到了姬茶茶的手里,姬茶茶拿出了自己已经摔碎的玉佩,一对比一模一样的青竹。

    她双眉拧成疙瘩,惊愕失色嘴里絮絮叨叨的说道:“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会是凌大人的女儿,我没有爹。”

    她伤心极了,豆大的泪水从眼眶中流浪,心中像断了线的珍珠洒落一地。“要是我有爹的话,这么多年他为什么不来找我,我和娘过的什么日子?被人践踏的日子,他却在京城吃香的喝辣的,恐怕早已忘记了他还有一个孩子和女人。我娘和我娘过得什么日子他有来问过我们一声嘛?如今我娘走了,我也就当没那个爹了。”

    姬茶茶脸色苍白,这会儿因为受了打击看起来柔弱不堪,但是眼神还是那样冰冷,脸上流着泪,嗤笑道:“我当初离开上京的时候,就说过不会再踏入上京一步。”

    “各位请回吧!我是不会去上京的。”

    “小姐,你好好想想,你如果不回上京,你以为就凭严啊三亿人能保护你吗?小姐想的未免也太简单。”

    姬茶茶侧头语气生硬的说道:“凌大人可真是慈父,任由自己的嫡女糟蹋庶女,这个爹当的可真好。”

    那个侍卫被姬茶茶反驳的面面相次面面相觑。

    姬茶茶头也没回的就走了,严阿三和织染也觉得昏头昏脑的跟在姬茶茶后面默默不语。

    织染和严啊三都觉得夫人太可怜了。明明也可以和嫡出的小姐享受到父爱,可是夫人却……。

    回到屋里,姬茶茶把房门管得紧紧的,躺在床上哭的连枕头湿掉了。

    织染和严啊三在门外听到这哭声,心如刀割。

    严啊三说道:“夫人,如果你不想去上京,小人一定会拼劲全力护你安全。”

    织染也有些伤心的说道:‘夫人,你开开门,让我进去看看你,夫人不想去奴婢也陪着夫人就在南下。’

    姬茶茶脸捂住枕头里,说出的话呜呜的,让织染和严阿三都听不清楚。

    两个人只能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算了还是让夫人冷静一下最好。”织染说道。

    严啊三点了点头。

    上京凌府书房内,属下禀报道:“大人,今天凌小姐派出去的杀人全部被我杀了。”

    凌大人翻书的手僵住,你说什么?

    那属下眼皮一抬,“小姐妄想再次加害凌二小姐。”

    听了来人汇报之后,空气凝聚。

    凌大人翻书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他大呼一声,“那个可怜的孩子还不够可怜?”

    走到院子门口,那一刻凌大人看着这么多年熟悉的院子,只觉得这些天波涛汹涌的怒火烧的他双目通红。

    “凌氏,这就是你放纵的结果吗?”

    凌元尔此刻正心情暴躁,没有想到派出去的人没有一个回来,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凌元尔跺了跺脚在房里走来走去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