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雄黄酒

    姬茶茶蹲在他的身后,柔声的问道:“容容还疼吗?”

    容衔摇了摇头不疼了,随后问道:“姐姐,我是不是跟别人不一样?”要不然我经常看到别人看我的眼光不一样。

    姬茶茶知道容衔一向好奇心很强如果你不告诉他,他自己也会找机会弄清楚地,她耐心的解释道:“容容没有跟别人不一样,但是自己的身体自己要保护好,更不能随便给别人看知道吗?”

    因为容容氏男子,更加不能把自己的身体露给别人看,要不然被人误会以为你是坏人,会把你赶出去的。

    容衔好奇的问道:“姐姐,是不是不一样?哪里不一样,他就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很想要知道。”

    姬茶茶说道:“等容容长大了就明白了。”

    此刻的容衔只想自己快快的长大。

    发生了这样的一幕,两个人都难以忘怀,一个充满了好奇心,另一个却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想着今夜发生的事。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三个人都没有睡。

    姬氏今天在街上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信息。好像是上次买容衔的你那个外来人突然死在了他们县上,县官大人发出的告示是突发疾病死亡的。

    记得上次上次那个人看样子不像是有病的人怎么说死就死了。而容衔突然间就跑回来了,自己还白的500两银子,也不见买家来要回。而且上次那么大的野猪听茶茶说是他一个杀死的。

    他不得不怀疑容衔的身份了,这样一个傻子竟然能杀死100多斤的野猪,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姬氏趟在床上越想越害怕。

    姬茶茶那个没心眼的孩子,成天都围到他转悠,可是在她眼里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身上隐藏了肃杀之气,明哲保身,工于心计。

    在她看来所谓的好奇心不过是疑心很重,在不明的情况下,不轻易出手。

    姬氏越想越害怕,不知道这样的人会不会把她们一家带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姬茶茶躺在床上睡不着翻来覆去,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刚才在眼前的一幕。

    容衔看着天上的月光,正在思考姐姐什么的东西和自己有什么不一样?

    这是她十四年来,第一次看见男人的身体,她把自己的头颅迈进了枕头里想要把的那一幕忘掉。

    看来今晚是别想好好的睡觉了。

    从哪以后好长时间姬茶茶就会想起这夜的情景,每次看见他,她就两个脸蛋发烫。

    容衔每次看见姬茶茶脸色绯红,就要去摸一摸姬茶茶的额头,以为她发热了。

    这件事情直到容衔和姬茶茶成亲了为止,才算明白,为什么姬茶茶每次碰见他就脸红。

    端午节到了,姬茶茶家早早的包了糯米粽子,早晨一起床姬氏就把粽子拿了出来,让姬茶茶那白开水煮熟。

    一家人围在一起,吃着蔫了白糖的粽子,拿出了那天买的雄黄酒,一人喝了一大杯。

    姬氏在她们房子周围洒上了雄黄粉。以免蛇虫来到了屋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