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王城破

    大军压境,兵临城下,摧城拔寨,攻城掠地,枪林弹雨、箭矢如飞,势如破竹,王宫已经乱成团糟,女人的尖叫声,镇守王宫的侍卫个个的倒下了。

    容衔带领着士兵包围了大殿,夏映兆望了望被王宫被血染红的天空,怀里抱着最宠爱的妃子,妃子在他怀中瑟瑟发抖,他紧紧的把她往怀里搂了搂在最后时刻故作镇定的给了她个安心的笑容“不怕。”看庭前花开花落,荣辱不惊,望天上云卷云舒,去留无意。在这个纷绕的世俗世界里,他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留恋了,只是舍不得宠了大半辈子的女人。

    他穿着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身上染满了别人的鲜血,犹如魔鬼样从外面缓缓的走来他身材伟岸,肤色比以前黑了不少,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他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曾经的王者如今轮到了他的奴隶,他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他缓缓的蹲下身与夏赢兆双目平视,他面无表情说话的不带任何色彩,冷的能够冻死人,而原本就寒冷的天气在见到容衔之后更加冷了几分。

    他鄙夷的说到:“我曾经的大王,如今你跪拜在我的脚下是什么滋味?”

    夏赢兆闭了闭眼睁开眼睛副生无可恋的姿态他在最后的时刻做出了属于王的姿态,不管在任何时刻他曾经就是他的王,他就算死也要死得高傲,他讥笑道:“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听信凌少锋的话对你赶尽杀绝让你起死回生毁了我的大夏,他仰天大喊呜呼哉!”

    时光流转,有些痛,注定要埋没在岁月的尘埃里任由风霜雪雨的触摸;有些爱,注定了在生生世世的轮回里静静地到地老天荒。

    容衔也说道:“时光犹如昨天,我还是大夏的侯爷在为大夏做事情,我也想就这样在大夏度过此生,可是你听信别人的谗言对我赶尽杀绝,把我步步逼到今天的这个田地。”

    说到最后容衔已经嘶吼了,“如果没有我你的大夏早就该完了。”

    夏赢兆说道已经痛不欲生了,他留下了懊悔的泪水,“是呀!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切都是他的错,”切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到最后他只是说道:“如今到了这份田地我就求你两件事情。”

    “说吧!”

    “件是不让大夏的君主落入犬戒人手中,要是落入了他们手里哪有我们汉人活的余地。”

    说完他转过头看了看瘫痪在地上丝丝发抖的女子,抬起头对着容衔磕了三个响头悲哀的说道:“算我求你,放了她保她的性命,哪怕沦为你的女人也让她活下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