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情殇

    仰起头,闭着双眼,擦去男人滚落的泪珠,伤心欲绝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你杀了我吧!”

    夏赢兆抬起手缓缓的擦掉她的泪珠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说道:“我舍不得你,我那么爱你。”

    随后他狠狠地把把怀里的女子推了出去,拔出容衔莂在腰间的剑,等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抹了自己的脖子。

    女子眼眶放大,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切,她不顾切的爬到他身边。

    她大喊道:“不要,不要……。”

    她抱起了倒在地上的男子,双手捂住他的伤口,可是鲜红的血不停的往出来冒,男子沾满鲜血的双手爬上了女子的脸庞,断断续续的说道:“我不怪你,这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女子哭的撕心裂肺,握住了男子的手,“原来在我知道我爱你的时候已经迟了。”

    说完女子拿起滚落在夏映兆身边的剑,上面沾满了他的血,她闭了闭眼狠狠地往脖子上抹,怀里的夏赢兆惊愕的看着这切却无力阻止。

    女子微微笑,“大王,臣妾来陪你了,臣妾下辈子宁愿做牛做马也会像大王赎罪。”

    说完两人相似笑,都闭上了那双永远不会在睁开的眼睛。

    容衔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两人。

    夏映兆身前不能得到这个女人的爱,死后却能得到她的追随想必心满意足了。或许在他眼中自己的江山都比不上自己眼中的这个女人,哪怕知道她不在自己,自己也依然不计前嫌的爱她。

    个江山了陨落败在了个女人的手中,不知道值不值,或许他在心中在最后的时刻听到了那句我爱你就值了。

    人的感情谁能说的清楚。都是在爱与被爱的过程过行走。

    他自己情归何处,等切沉落爱定下来,就是他去寻找姬茶茶的时刻。

    大夏元年,十月十八日这个大夏将不会在存在,取代它的又是另个朝代。

    容衔下令夏映兆和他的爱妃起合葬,按照当朝的习俗来办。

    季末阴暗笼罩的沉睡大地,阴霾的天空,雪花纷纷扰扰的散落,影子离乱在无边的苍白里,瑟瑟的风撩起了年末寒冷的霎那,又苦了谁的思念,殇了谁的心间?半城艳影,空岁落遇,弹指挥间,几世繁华,付之东流,三千青丝,沧桑流年。

    大地仿佛铺上了白而轻软的地毯,到处变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在上学的路上,我走在雪地上,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马路上堆积层层厚厚的白雪,在阳光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四季常青天的松树上挂满了簇簇、团团的雪球,好像松鼠的大尾巴样漂亮极了。

    大夏已经不存在,如今人们议论纷纷这个大王该谁来当,所有人都希望容衔来当,最起容衔是汉人,他对汉人来时有同情心的,如果没有同情心想必在攻入上京的那天全城的百姓已经遭了殃。可是百姓依然活的好好的。

    而犬戒的士兵必然希望犬戒的首领当大王,那样话犬戒的部落就会迁移,以后就不会在过那种有了上顿没下顿了日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