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南国

    大夏已经不存在,如今人们议论纷纷这个大王该谁来当,所有人都希望容衔来当,最起容衔是汉人,他对汉人来时有同情心的,如果没有同情心想必在攻入上京的那天全城的百姓已经遭了殃。可是百姓依然活的好好的。

    而犬戒的士兵必然希望犬戒的首领当大王,那样话犬戒的部落就会迁移,以后就不会在过那种有了上顿没下顿了日子。

    想必这定是场恶战,不知道又要流多少血,有多少亲人没有家。

    上京处在大夏的北边,西邻边塞,东邻冀州,北邻汴州,国不可日无君,容衔虽然是依靠边塞的犬戒而强盛起来,可是在汉人的眼中他是叛徒,没有多少人服他,南边的龚西爵是大隐患,即使大夏灭亡了,他也不希望边塞的人统治汉人,犬戒为了安抚汉人的情绪边推存了容衔当摄政王等来日定夺郡主,定国号为南国。

    凌府,凌父说道:“孟公子如今乱世,容衔那个摄政王还是当时当不好的,不论说汉人的不服,犬戒的不服想必又是场恶战,你还是带上小女走吧!留在上京容衔迟早会来找姬茶茶。我不在让我的小女儿再跟他过颠沛流离的日子了,大女儿不在了,小女儿是我心里唯放不下的。”

    孟樊沉思了片刻说道:“我不清楚姬小姐的意思,愿不愿意和我走。”

    凌父说道:“容孟公子在缓缓改日我去问问她。”

    孟樊点了点头。

    如今容衔肯定不是明主,即使他有心却无力。

    目前他不得不做出离开上京的打算,事不宜迟。他得去和龚珃会和不让犬戒人统治这个天下,到时候汉人就要完了,如果在被他们攻占了冀州就麻烦了。

    然而走在这以前大夏现在南国的王宫里,容衔的心头却是倍感孤寂,如今回到了原本该属于他的地方身边却没有个能说话的知己虽然以前姬茶茶叶傻傻的可是每次做什么都特别的会提自己着想。

    如今自己孤家寡人个,容衔是真的体会到了这个词的意味了,他心头沉甸甸的跟她生活在同个空间却感受不到她柔软的呼吸。

    现在容衔也查到了姬茶茶的下落,就在上京,就在凌府,而且身边还有个男人,那个男人让他莫名的不爽,但是为了见到自己的爱人和孩子容衔还是决定先忍忍,如今朝堂不稳暂时还是还要的忙几天等空闲了自己在去见她。

    郊外的犬戒军营,身绒俅的首领坐在中间,下面群小头头都愤愤不平,大声的辱骂到:“容衔那个臭小子吃里扒外,要不是靠我们如今怎么在此回到大夏,能再次坐上那个王位如今倒好用完了我们就想脚踢了,还把我们安排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他倒好在宫里吃香喝辣的。”

    那为首领轻轻的把酒杯放在嘴边抿了抿酒杯里的酒打趣道:“这就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是辣是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