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看清自己的心

    郊外的犬戒军营,身绒俅的首领坐在中间,下面群小头头都愤愤不平,大声的辱骂到:“容衔那个臭小子吃里扒外,要不是靠我们如今怎么在此回到大夏,能再次坐上那个王位如今倒好用完了我们就想脚踢了,还把我们安排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他倒好在宫里吃香喝辣的。”

    那为首领轻轻的把酒杯放在嘴边抿了抿酒杯里的酒打趣道:“这就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是辣是苦。”

    “首领……”手下的个喊道。

    “我们不能让那小子坐享其成,我们还是反了吧,攻入冀州这南国就落入到我们手里了。”

    首领罢了摆手说道:“想按下冀州那有那个容易,没有容衔的相助,龚珃哪里幽暗么好对付,而且他身边也有个谋士不见其人只是听说此人喝容衔不相上下。”

    另个人吆喝道:“如今容衔哪个小子坐享了南国哪里会听从我们的号令?”

    首领冷淡的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著,切在慢慢看吧!”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容衔酒特别的想念姬茶茶,知道他离自己并不远就恨不得飞到她身边去见见她。

    哪个让他想起来会在心头变得柔软的姑娘,似乎是有她在身边陪伴自己才会驱除这充满冷酷冰冷的王宫中解救出去。

    曾经或许他看不懂自己的心,在经历那么多事情之后,他后悔了,他看明白了自己心,那么他就遵从自己的心重新赢回姑娘对自己哪个火热的心。

    凌府旁晚时分,美不胜收,正有晚霞似火,映得山影间红光片。

    孟樊心头阵烦乱,他却无暇欣赏这美丽的景色,站在屋檐下,心中隐隐升腾起股没由头的不安,似有种被人窥探着的感觉。

    他抬起头看了看王宫的方向,天际深红色的云霭映照过来,姬茶茶走了过来,他听父亲说了,她像今天来告诉她的答案,唯遗憾的爹爹不和自己起离开,虽然还是不够亲,但是起生活了这么久血浓于水的这句话点都不错,她知道爹的性格在大夏汪的那刻他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但是容衔却留了他条命,如今他只想和犬戒人战生死。

    孟樊原本紧拧着眉,在见到姬茶茶的那刻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就好像要把她印入脑子里样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再次见到,跟容衔生活在同个在天空下,站在同个地方,他心里还是没有谱,他胸口起伏,他怕只要他个眼睛原本自己喜欢的姑娘又和几年样不在看自己眼转身便和他离开了,然后徒留自己人伤悲。

    此刻很难说清他此刻是惊愕还是欣喜,亦或者有些朦胧的恍惚。

    “孟大哥,”姬茶茶轻轻的喊着。

    那声“孟大哥”让他精神抖擞。

    孟樊微微笑温和的说道:“现在这么乱,你怎么不在房间待着,到时候我怕我怕保护不了你。”

    姬茶茶说道:“我是来告诉你声,如果你不嫌弃我愿意和你起走。”

    孟樊听有些惊喜,连忙说道:“不会。我高兴都来不及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