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时隔多年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夜半时分,突然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不会儿从毛毛细雨又变成了鹅毛大雪,冬天就是如此晴天,阴天,雨雪轮着来,天气更冷了。

    院子里的门早就落了锁,这时候却个漆黑的人影悄无声息从外边走进来,脚踩在铺了层新雪的地上,竟也没什么动静。

    孟樊站在姬茶茶床边静静的看着这个可爱的丫头,忍不住的担心自己能够平安的带她离开吗?

    他忍不住的扶上了姬茶茶娇嫩的脸蛋。

    而在王宫的容衔听到侍卫来报,凌府的姑娘打算明天和个男人启程离开。

    对于容衔来说就算想离开在他的统治下也比较难,可是在听到她竟然打算和个男人离开,容衔酒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了。

    他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头被激怒的狮子。让他忍不住的想立刻杀了那个男人。、

    这晚容衔彻夜失眠恨不得立刻飞到她身边。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容衔就起来了,外边白雪铺了地,房檐上挂着尖锐透明的冰晶,几盏灯笼在黑暗中发出微茫如豆的光芒。寒风呼啸,吹得树上仅存的的几片枯叶打着旋的在空中翻腾。

    姬茶茶也是天还没有亮就起床准备收拾行李了,即使包裹得严严实实,这么冷的天气也觉得有几分冷。

    孟樊也早早的起来了,玄衣交领,内衬鸦青对襟,外罩幽紫长袍,却在腰处斜斜揽了条腰带,下坠白玉云纹玉珏,外罩件厚实的大氅,口中吐出的热气在外边凝结成白雾。正好迎上双如墨玉般漆黑明亮的眼睛,眼睛镶嵌在如白玉般光滑白皙的面庞上,静静地望着她。

    “早。”

    女子低下了头“嗯。”

    姬茶茶拜别了父亲,在凌父的注视下上了马车。

    凌父眼里的泪水硬生生生的别回了眼眶。

    姬茶茶刚上了马车,就听见阵马蹄声飞奔而来,把地上的积雪压得吱吱作响。

    只听见个愤怒的声音喊道慢着。

    这刻容衔和孟樊在时隔几年之后再次遇见。

    两人的眼里都冒着怒火,个愤怒的是这好的女子当初不知道好好珍惜,现在知道了,知不是为时已晚?另个人眼里愤怒的是自己不再的这几年竟然有人还不死心还想偷窥他的女人。

    容衔从马上下来,姬茶茶在听到容衔的声音那刻都有已经震惊了,没想到他来的如此之快。她心里紧张到了宝着孩子的手都在发抖,她知道自己和他已经不可能了,他会不会和自己去哪个孩子,她的手不自觉的抱紧了怀里的孩子。不过过了会儿她就安定下了,她知道外面的容衔自然有孟樊来解决。

    她安静的坐在马车里,听着两个人男人的对话。

    织染覆盖住了姬茶茶的手,只希望早点解决掉眼前的事情她们能够平安离开。

    孟樊看到身穿容貌俊美,黑眸晶亮迷人,气质不俗,身镶着金边的黑衣,两边的袖口处用金色丝线各绣了条金龙,将他衬托的更加高贵不凡,俨然如天神降临般,只能让人仰视。

    但是面对此人他心里并没有压迫感,只是不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