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迫不得已

    就是这时个不速之客惊叫道:“容狗,还我女儿命来。”

    只见凌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祠堂出来了,这时候面目狰狞,咬牙且此,手里拿着把尖锐的小刀而来,就在这时所有的侍卫都把围在了容衔的身边,凌氏刀锋已转谁也不曾想到她的刀转变的方向,刺向了姬茶茶,就是姬茶茶错愕的时候她并没有感觉到身上有尖锐的疼痛,等她缓过神来,只看到孟樊脸苍白嘴唇丝毫没有血色左手正捂在自己受伤的肩旁。

    姬茶茶被吓到了,赶紧扶住了孟樊,惊喊道:“孟大哥。”

    脸上上的表情,悲伤至极,边哭便说道:“孟大哥你不要吓我。”

    容衔在这刻见到的场景,感觉有什么事情在悄悄变化了,他拳头紧握,尽量忽视心痛的感觉。

    他把拉住姬茶茶的胳膊大声的说道:“把那个大逆不道的女人拉住去斩了。”

    凌大人听蒙了,不管怎么说凌氏也是他的夫人,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样死了,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这样死,最起码得是她自己生老病死,她还有两个儿子,他感觉自己就已经很对不起她了,就算她再坏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斩首示众。

    凌大人跪在地上老泪纵横的说道:“求摄政王放过老夫的夫人,所有的过错切都由老夫承担。”

    “女儿你快求求摄政王,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的嫡母。”

    姬茶茶无动于衷,她是不会为这个女人求情的,她不管怎么对待自己都不要紧,千不该万不该伤了孟大哥。

    凌大人见没希望了,只能瘫坐在地上。

    容衔此时的愤怒哪里听得进去。

    只是大喊道:“拉下去。”

    凌氏转过头看了眼凌大人,微微笑,好像在说这哦都市她的选择跟老爷你无关。

    到最后刻凌氏崩溃了,大喊道:“老爷,我对不起你,只希望下辈子我们不要在遇见了。”

    辈子高傲的凌氏就这样做了刀下魂。

    姬茶茶拉扯着容衔的衣袖伤心的说道:“容衔,求你救救孟大哥。”

    容衔抚摸着姬茶茶的脸庞说道:“好,我会派人医治她,也会放他离开,但是你必须的跟我走。”

    姬茶茶迟疑了会儿对着孟樊的说道:“孟大哥,好好的活着,我不是对你没有感觉。”

    孟樊靠在姬茶茶的怀里,听见了姬茶茶这句话,仅仅的握住了姬茶茶的手,虚弱的说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说完就晕了过去。

    而容衔也兑现了承诺,找了大夫替医治,也放了孟樊离开。就这样织染抱着孩子带上孟樊就离开了上京。

    而就在此时距离上京城外的军营,犬诫的首领也在密谋着什么。

    孟樊在半路上都醒了过来,嘴里还在嘀咕道:“元和。”

    织染说道:“孟公子你要振作起来,夫人还等着你了。”

    路上孟樊不停的催赶马夫让马夫赶快赶马,加速到冀州。

    马夫路上很慢,就是担心公子身上的伤,如今听到公子这样说,马夫也无暇顾及了。十天之后就到了冀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