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容衔结局(2)

    上京的场面就是死的死,伤的伤的,现在变成了座死城。

    姬茶茶捂住容衔心口上方的伤处,说道:“别说话,我带你无找大夫。”

    容衔摇了摇头,“你看现在哪里还有大夫。”

    “你不要怕帮我把箭拔出来。”

    姬茶茶手抖了抖,按照容衔的方法,手按住伤口,手继而猛用力,下将箭头拔了出来。

    而此时犬戒士兵在上京城里挨家挨户的搜索容衔的下落。

    而在半路的上的孟樊就听见了犬戒人造反的消息他快马加鞭只为姬茶茶人,再回到冀州,就像龚珃要了兵马,路飞奔恨不得长上翅膀给到姬茶茶的身边。

    在路上他不听得听到士兵汇报上京的消息。

    可眼里,他勉力控制自己不去想姬茶茶会经历什么,因那会让他冷静不下来,甚至,会让他害怕。

    “……”如今,他唯的心愿就是希望元和活着,他只求凌元和能平安的活着。

    而容衔知道上京不能再待,哪怕是自己身负重伤定要出了上京把姬茶茶送出去,或许在路上还能遇见别人或许才能获救。

    在上京躲躲藏藏,天夜没有吃饭,在加上容衔身负重伤,行动不便,姬茶茶路上还要照顾容衔。

    眼看离城门不远了。

    后面的追兵也发现了他们。

    只听见后面的声音喊着姬茶茶听不懂的话语,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自乱阵脚,而犬诫的人的语言只有容衔才能听得懂,他看见追兵来了,也知道徐胥可能已经不在了。

    离城门越来越近,他嘴角微微翘起。

    他转过头看,发现只羽箭速度快的惊人,正向姬茶茶飞奔而来。他又惊又怒,不!他宁愿自己死,也不要眼睁睁的看着再次失去她,上次的失去让他再也找不回爱他的那颗心了,哪怕她不在爱自己了,可是却要让她永远记住自己。

    他个旋转,挡在了姬茶茶的身前“箭”,狠狠地扎进他的胸口,血如破开的泉水不停涌出。

    ”……“

    姬茶茶愣愣地站在那里,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待姬茶茶看清被箭射中后滑倒在地的人时,她整个人都僵住了,容衔。

    原本该死的是自己,偏偏是容衔替自己挡住了这飞来的箭,在她发现羽箭朝她飞来的时候她都发现了,但是自己只能装作如无其事的往前走。

    她整个人都僵住了,容衔!不!怎么会是容衔呢!明明该死的是自己才对。

    容衔捂着胸口缓缓滑倒,正中心口中央,那伤必死无疑,但他的脸上却依然带着丝笑意,就好像解脱了。

    这刻的姬茶茶已经忘记了,周围还有犬戒士兵,她的眼中只剩下容衔,那个被血染红的容衔!

    她慢慢蹲了下来,身子依然绷得紧紧的:“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该死的是我”她悲哀地忘着容衔,不哭不闹,什么表情也没有,仿佛只是在问个漠不相干的人,然眼底深处的悲却出卖了她!

    容衔边咳血边笑着:“我不会让你死的,该死人是我,我这切都是为你了你,被天下的汉人耻笑还是为了能够见你面,见到你的那刻我知道,你已经对我心死,可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你就这样把我从你的心里清楚掉了,或许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但是我不后悔做着切,你不要自责这都是我的选择,可惜的是我不能在保护你了,不能把你平安送出城。”

    姬茶茶摇了摇头,哭的就像泪人,“你不要死,……不可以死,你还没见到我们的孩子。怎么就这样眼睁睁的死掉了。”

    容衔微笑拿被血染红的手慢慢的扶上了姬茶茶的脸庞,“不要哭,怒要哭……。你要好好的照顾我们的孩子。没有见到孩子是我的遗憾,但是我知道你定会把他养的很好。”

    “假如你能活着的话,能不能帮我把那可怜的孩子……”

    姬茶茶知道容衔在说什么,只是哭泣道:“别说了,只要你活着那个孩子你自己照顾。”

    容衔知道姬茶茶心软,迷蒙的睁开了眼睛看到远处个身穿黑衣的男人骑着高头大马飞奔而来,他微微笑,看了看天空的夕阳,才发现大夏的夕阳是这样的美。可惜再也没有机会再看见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