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新的开始

    “假如你能活着的话,能不能帮我把那可怜的孩子……”

    姬茶茶知道容衔在说什么,只是哭泣道:“别说了,只要你活着那个孩子你自己照顾。”

    容衔知道姬茶茶心软,迷蒙的睁开了眼睛看到远处个身穿黑衣的男人骑着高头大马飞奔而来,他微微笑,看了看天空的夕阳,才发现大夏的夕阳是这样的美。可惜再也没有机会再看见了。

    容衔走了,就这样他活在了姬茶茶的心中。

    引用:锦瑟无端五十弦,弦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

    等姬茶茶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完好无算的躺在所繁华的住处。

    守在姬茶茶身边的丫头见她醒了过来,连忙跑了出去,喊道:“将军小姐醒了。”

    孟樊听姬茶茶醒了连忙跑进了屋里喊道:“元和。你担心死我了。”

    凌元和问道:“孟大哥我睡了多久?”

    孟樊握住姬茶茶的手说道:“你睡了半个月,上次你睡了半个月那是身上有伤,可是这本个月我真的是担心死了,我找了好多大夫来诊断都说你悲伤过度不愿意醒来。我就天天在你耳边说话,终于把你唤醒过来了。”

    孟樊点了了点凌元的和的小鼻子,笑呵呵的说道:“你醒过来了就好,以后再也不要吓我了好不好?”

    “元和我们从新开始,忘掉你曾经的名字,姬茶茶。”

    她点了点头,莞尔说道:“好。”

    她知道已经逝去的人就逝去了不会再回来了,可是她还有孩子要养,她不会让关心她的人在担心。

    孟樊看着这样的凌元和知道她已经想开了。

    他拉住凌元和的手说道:“元和留在我身边好嘛?我会照顾你们辈子。”

    凌元和听到这话之后先是震惊,她还没有做好准备,慢慢的把手从孟樊的掌心中抽了出来。

    孟樊先是愣,虽然她没有答应但是不代表他没有机会,他定会再次打动她的心。

    这场恶战犬戒首领带着他的士兵灰溜溜的离开了属于汉人的土地。

    南朝在短短的几十天灰灰湮灭并没有被记录在历史中,龚世子做了王定都在冀州,他是从冀州而来,所以还是选在了冀州。改国号为蜀周。

    孟樊被封为开国将军。

    孟樊真的就像对凌元和所说的那样,只对她个人好,不管每天回来的有多晚都会来看她和孩子,织染都说她好命能得到这么好的个男人还在犹豫什么。

    可是她自己心里没谱有是成过亲,生过孩子的人,他的父母也不会接受她,她自己也感觉配不上人家己配不上人家。

    每天这个时辰孟樊都会来看她,可是唯独听天没有来,她也听说了以前碰见的那个太尉的女儿是要嫁给孟大哥的。

    难道他去会见"qing ren"了?

    她最近好像真的很不对劲,到底是为什么呢?这大晚上,她想睡觉呀,总想着个男人算怎么回事呢!人家去见谁就去见谁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说不着脑子不停的想他。

    凌元和突然僵住了。

    总想着个人,会为他夜不能寐食不能咽难道她真的喜欢上了他吗?

    窗外似乎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春雨落在屋檐上,滴答作响,凌元和呆呆地望着床顶,脑中片空白,心跳声,声声震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