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无知的男人

    等他们两个人走远了之后,姬茶茶揉了揉自己发麻的腿,才拉着容衔从大树后面出来。

    姬茶茶拉着容衔的手准备离开。谁想拽了半天,生生没拽动。姬茶茶转过身一愣一愣的看着容衔感觉他的木目光深的吓人她赶紧说道:“快走呀,傻愣着干什么。”

    姬茶茶被他火热的目光给吓住了,愣愣地问道:“你怎么了?”

    容衔拉着姬茶茶的手突然间就覆在了他的两腿之间间,声音委屈:“姐姐,我这里好痛呀……,姐姐帮我揉揉。”

    姬茶茶的手放在他那个灼热坚硬的地方,脸红有如火烧,被他刚才的举动吓的一愣一愣的,姬茶茶脸色通红的往后退了一大步,这样的举动着实把她给吓着了,这会儿还能感觉到手心的滚烫的火热。

    容衔的脸上汗水一滴一滴的往下流,憋着嘴忍不住嘟囔:“姐姐,你为什么不帮我,我还难受,是不是快要死了。”

    容衔哇哇的大哭了起来,他以为姐姐不喜欢他了,刚才他躲在大树后面明明看见刚才那个人的一举一动,虽然姐姐不让看,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偷看了几眼。

    姬茶茶是有理说不清,她压低了声音在容衔的耳边安慰着,姐姐最喜欢容容,容容别哭,声音大了会把怪物引来了。容衔顿时停止了哭声,睁着水淋淋的眼睛,眼里充满了委屈,姬茶茶耐心的解释道:“他们那是不要脸,偷鸡摸狗的勾当,容容千万不要学他们知道吗?”

    姐姐是不是以前和你说过,不能随便脱掉衣服给别人看,更何况是让人摸,更加不对知道吗?你要是这样做,别人会把你抓起来的。

    容衔睁着亮晶晶的眼睛无知的问道:“那刚才我看见那个姐姐和那个你男的明明都在……”。

    容容这里疼的厉害,姐姐却不帮我,容衔说着更觉得委屈了。

    姬茶茶真是无法言喻了。

    刚才的那一幕,深深的映在了容衔的脑子里,他隐隐约约知道了为什么姐姐说那些话了,这样也是合情合理了。

    容衔身体的某个部位肿痛还没有消下去,他还想在对姬茶茶在说点什么,人家姬姑娘这次是打定注意不理会他了,只顾着往回走。

    这一路上,容衔夹着两条腿,走得格外的缓慢,可是疼痛一点都没有解决。姬茶茶转过头来看见某处依然高高翘起的地方,脸红地别开脸:“容容,我知道你难受,要不你自己摸摸它,看看能不能解决!”

    她转过脸去,心里暗想道,虽说他智力受损,但男人的本能还是有的吧?

    姬茶茶安慰自己,要不然难道让她手把手教不成?她一个姑娘家竟然要教男人这个,想想都觉得丢人。

    姬茶茶还在沉思中,只听见容衔委屈要哭的声音说道:“姐姐,还是疼痛,要不姐姐,你就帮帮我吧?”

    姬茶茶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容衔说道:“容容,没关系,我以前听说哪儿疼的厉害,用冷水洗洗就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