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会不会长针眼

    姬茶茶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容衔说道:“容容,没关系,我以前听说哪儿疼的厉害,用冷水洗洗就好了。”

    容衔耸拉着脑袋不情不愿的“哦“一声。

    回到家里,姬插茶给容衔熬了一大锅草药水,准备让容衔过来洗洗。

    容衔说道:“姐姐,你刚才说的方法真管用,我在河里用冷水洗了洗,就不感觉疼了。”

    姐姐好聪明呀!

    今天姬氏做的氏苦瓜炒肉片,配上白米饭,容衔抽了一口苦瓜。立刻吐了出来,叫嚷道“姐姐,这是什么菜。这么苦。”

    姬氏有点生气的,这么好的菜都被他个兔崽子给浪费了。

    姬氏说道:“你要是不吃,你就别吃了,这可是我放了好多的油,就被你这么浪费了。”

    容衔见到姬氏不高兴,就迈下了头,气都不喘一声,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吃着饭。

    这一顿饭下来,桌子上的残疾自然而然就得容衔收拾了。

    容衔做完了这一切事情之后,高高兴兴的坐在木桶里洗着姬茶茶给他准备的金银花的药水。

    容衔泡在温热的水里,有点凉凉的感觉,只感觉到全身心的舒服。舒服的让他眯起了眼睛静静的享受的这一刻的时光。

    姬茶茶在院子里摘了苦瓜叶,嚼碎了之后准备给容衔敷在奇热痱子的背上。

    等容衔洗完了澡之后,姬茶茶端着一碗已经全部嚼碎的苦瓜叶进了容衔睡的柴房,见容衔躺在床上一副眯起眼睛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她走上前去,一把都掀开了容衔的被子,然后……。

    她发出了惊叫声,容衔顿时睁开了眼睛一脸的迷茫,姬茶茶看到容衔一身光溜溜的连个中裤都没穿,明亮的月光让姬茶茶把一点一滴都看得十分清楚,她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慌慌张张的把被子又重新丢回在容衔的身上,整个人迅速弹起退后又侧身,脸上表情在月光下下变幻莫测,此刻的她有点恼怒。

    她恼怒的原因有很多,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恼怒什么。但是就是心里不高兴。

    她沉声喝道:“谁让你把衣服全脱光了!”

    容衔油点委屈的说道:“姐姐,怎么了,为什么生气,我睡觉一向都是脱了睡呀!睡觉为什么不脱衣服。如果姐姐是因为我睡觉脱了衣服睡,而生气的话,我以后就不脱了睡。”

    他瞅了她一会,知道她肯定为这事情生气了便说道:“姐姐,别生气了,你要是不愿意我脱了睡,我穿起来。”说着,当真坐起身去拿衣服。

    说着他就坐起身,被子落下,露出了精壮又光洁的上身,余光瞥见,姬茶茶感觉自己心跳加速气血又汹涌了,赶紧挪开眼,支支唔吾道:“你别动!赶紧躺下去!”声音很大,底气却有些不足,因为说这话的时候,脑子里竟死死的浮现出刚才无意看到的那一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