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调戏(求收藏)

    这一晚上,容衔因为白天看见那对男女做的事情,再加上今天他觉得姐姐格外的诱人,这一晚上他梦见了姐姐在自己的身下诱人的叫着。结果他竟然……。

    早晨一起来一看,他满脸羞涩,干净处理了自己的肮脏的液体,免得被姐姐看见了,有的笑话他了。

    家里的小狗也有四五个月了,除了不会叫之外,现在是每天跟着容衔到处乱跑。

    正在一家人过得还算凑活的时候,村上的人正对着姬茶茶家里的外来之客议论纷纷。

    这话当然是穿在了一村之长哪里,在这乡村里,什么事情都由村长说了算。

    姬氏一直打算的是把容衔送走的,虽知道经过了那事之后,姬氏也就忘记了去村长哪里登记。

    自然而然就成了众人嘴里的闲话。

    姬氏知道如果在不出找村长的话,就的落下话柄了,她无所谓可是自己的女儿也差不多到了说亲的年龄,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知道的人都知道,不知道的人胡说八道对她女儿以后的婚事有很大的影响,这个烫手的魔芋又扔不掉,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哪怕有一点希望,她也不想去找那个人面兽心的男人。

    容衔今天一在路边上野田里个猪草,上次捉的小猪差不多长大了不少,吃的也多了起来,割猪草的事情自然而然就落在了容衔的头上。

    他弯着身子,手上的动作就没有停下过,身后的半大的小黑狗儿,在田野里欢快的跑着,在它的眼里,世界中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新奇,也很陌生。它身上的皮毛黑白相间,犹如雪白的棉花上不小心滴了几滴墨汁,又像裹着一件奶牛皮衣,真漂亮!最有趣的数小狗摇摆的小尾巴。它的尾巴很独特,深棕色的,上面夹杂着一点儿白毛,经常摇来晃去的,像个拨浪鼓,在阳光的照射下,一闪一闪的,好玩极了。跑累了,就会躲在树阴下的小狗,吐出舌头,“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这时候,只听见一个妇人喊道:“傻子。”

    容衔转过身一看是一位妇人,身穿粗布衣服,不过看起来料子比他身上的这件衣服好了很多,最起码人家的衣服没有补疤,可是自己的衣服和姐姐家人的衣服氏洗了有洗,颜色有被洗退了,也没有舍的在买一件,这个妇人他认得,上次在山上和那个缺德的大叔一起嗯嗯啊啊的在玩叠加人。

    容衔听见她喊自己傻子,满脸的不高兴,没有理会王氏继续干自己的事情。

    王氏笑呵呵的道:“怎么,我喊你傻子你还不愿意?”

    你不是傻子是什么,你何时看见一个大老爷们背上背篓来割猪草的,这样的活只有我们女人家来干。

    你说你不是傻子,那你还干这活。

    容衔满脸的不耐烦说道:“我认识你,你走开,姐姐说了,你和那天的大叔都是坏人。我不和坏人说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