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第325章织染番外(5)

    织染心里忍不住的发抖擞。

    她转过头,问道:“婆婆白大哥,什么时候来?”

    婆子笑着说道:“妹子等等。会儿就来了。“”

    织染等了半个小时后之后,见他的白大哥还没有来,肚子又饿。

    她站起来对婆子说道:“婆婆我肚子饿了,我自己要出去找。”

    说着织染就要往出去走。

    婆子拉住了织染的手,织染想把自己的手从婆子手里抽出,可是奈何自己的力气抵不住。手都被婆子给握痛了。

    织染路上都装成小白兔,这会儿因为手的疼痛,脸色不好了,语气生硬的说道:“你想干涉么?我要出去找白大哥。你放开我。”

    那个婆子就好像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

    她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笑死我了这个老婆了。”

    她看着织染鄙夷的说道:“傻丫头,你以为你所谓的白大哥还会回来?他早都把你卖给我了。他可是把你卖了50两银子。”

    “要是你走了,我的银子就没了,我吃什么喝什么?”

    织染听完之后,泪眼直流,简她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盆凉水,全身麻木。

    切发生得这样突然和意外,使织染感到自己就像是片可怜的小纸,被暴风雨随便吹打和蹂埔。

    她嘀咕道:“我不信。我不信,”

    婆子拿出了姓白的男人画押的字句,仍在织染的面前,得意的说道:“你自己看吧。”

    织染弯腰从地上的黑字白纸,上面写的清清楚楚,织染的卖身钱。

    织染就像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大笑,伤心欲绝,瘫坐在地上,嘴里咩咩自语,“为什么白大哥要骗我,难道这路上你早都发现了我是女儿身,所以路上故意对我好,就是为了放松的防备,出了南州把我卖了?”

    可惜她的问话,没有个回答她。

    婆子问道:这下你信了吧?

    织染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婆子说道:“你是什么人,我自己的命我自己说了算,我不是他的亲人,凭什么他把我卖了。”

    说着织染去开门,婆子上来就把织染推开了。

    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想去哪儿,我不管你是不是他的亲人,反正我银子出了,你现在就要听我的。”

    实话告诉你吧!“我是牙婆”。又称牙嫂,这是种专做人口贩子的女性。牙婆是以贩卖胭脂、花粉等妇人用品维生的,但又居中介绍买卖,负责中介大户人家选买宠妾、歌童、舞女,常为人买卖人口。

    织染还是第次听人说牙婆,她现在是明白了就是拐卖人口的人贩子。

    织染见自己不是牙婆的对手,硬了不行,只能来软的,说不定还会去好点的人家。

    织染抬起头房地了语气说道:牙婆,刚才是我冲动了,对不起,我能不能求牙婆不要把我卖进青楼。

    牙婆见这姑娘很识趣,她喜欢识趣的姑娘,总比那些天吵吵闹闹,哭哭啼啼的姑娘要好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