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皂角

    姬氏坐在木桶里拿着丝瓜瓤把自己柔嫩的皮肤挫的通红,眼里充满了悲伤,眼泪一颗颗的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总觉的自己很脏很脏,拿出了皂角往自己涂抹去,这样才能洗去了李村长在自己身上留下的味道。

    在乡下一般的妇人都用皂角洗头发,洗澡,只有大富人家才用得起上好的香料。

    皂角家家户户都用,没人家里都有一颗皂角树,只有等到皂角成熟的时候把它摘下来,既可以洗衣服,洗头发洗澡用,而且还可以作为药引子。

    在乡下到处都可以见到这种树。

    第二天一早,姬氏还是没精打采的,也不见起来把饭吃了。

    姬茶茶在门外敲着门,娘,我和容容上山了,娘亲你要是心情好点,就起来把饭吃了。

    我把饭放在锅里的,你只需要热热就好了。

    姬氏躲在被窝里呜呜的哭着。

    姬茶茶见姬氏没有理睬自己也只好背着背篓和容衔一起上上山去了。

    这次他们去山上是去碰碰运气的,砍一捆柴只能卖几文钱,而且有很累。

    姬氏直到中午才起来,她暗暗的想到,这样就被打倒了还是那个泼妇姬氏嘛,这样的事情在十几年前发生过一次,在发生一次又有什么了,就当是被狗咬了。

    她要打起精神来和村长周旋,竟然打起自己闺女的注意了,李村长的儿子李炳怀也不是什么好鸟,如果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他的儿子那简直是做梦,她们也不过是看在茶茶柔软的性子好捏拿罢了。

    眼前最要紧的是解决姬茶茶的婚姻大事,到现在为止只能拖一天是一天了。

    刚才自家闺女还不满16岁,今年也才14岁,还有两年的时间和他周旋。

    现在是7月中旬了,天干地糙的,太阳每天都是火辣辣的,中没有一片云,没有一点风,头顶上一轮烈日,所有的树木都无精打采地、懒洋洋地站在那里。

    一路走来总于来到了崎岖的山坡上面,两人额头上面全都是汗水,姬茶茶拿起衣袖顺便的往脸上一抹,容衔比姬茶茶更热,谁手摘了一片菩提树叶拿在手上噗呲噗呲的扇风。

    姬茶茶转头看着容衔手上的动作,突然间就笑了起来。

    容衔斜过头问道:“娘子,你笑什么?”

    “容容还不笨嘛,知道找个树叶扇风。

    容衔憋了瘪嘴,哼,我才不要学娘子这样用衣袖擦汗水。

    姬茶茶伸出了小手在容衔的脸上一掐,容容刚才那个嘟嘴的动作好可爱呀,没想到我们的容容还这么讲究。

    小屁孩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还学有摸有样的。

    姬茶茶乐呵呵的笑着。

    如果下一幕被自己的手下看到了,绝对意想不到的惊呆了,位高权重的侯爷,要是谁敢动他一下,那绝对是太岁头上动土,老虎顶上拔毛。更别说是被人掐脸了。那简直是不要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