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萧风瑟瑟(求收藏)

    晚上一家人进了月亮,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坐在一起吃着柔软的元宵,香脆的板栗。

    回到房间的姬氏坐在空荡荡的大床上,抬头看像遥远的天空,圆圆的月亮挂在天空,心里却落空空的,在天的另一边,不知道此时那个人在做什么了?

    或许正和一群姬妾一起载歌载舞的赏月吧。

    中秋月已圆,情深人亦孤单。是残月缝补了思念,是物与景触动了伤感。相思真如歌,唱尽人间的悲欢离合,相思也如酒,醇香饮枯心沉醉。独独樽满清澈的月色,迷恋蒙胧泪缠绵,姬氏一个人自言自语道。

    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在见到那个人,就算见到了,他房里的那个人也不容我,何况我这辈子是没脸在见他了。

    此时已是9月中旬,山野上星星点点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阳光也大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穿着大袄还嫌着热。

    九月的乡村,没有狂风,即偶有风声,穿过已废弃的苞谷林中,碰撞在枯萎的苞谷杆,泛黄的苞谷叶上,便发出轻微的沙沙声,乡村里一片安宁。一秋,再也没有人们忙着收获的声音,唯有几声鸡啼,几次狗吠,萦绕在安静的天空,打破片刻的寂静。

    偶尔一阵微风吹过,一片片树叶就从树上掉了下来,触景伤情,姬氏每每看到这样的情景,就伤感一回,心情也不好,碰见不顺心的事情定要发泄一通,姬茶茶和容衔就是她的出气筒,每到这时候,两个人只有低着头洗耳恭听。

    特别是一入秋的夜。当枯叶飘离枝头时,那一抹萧瑟便直抵了心底,凉凉的感伤旋即侵蚀满整个五脏肺腑,一些怀念的泪水,就这么轻易地,涌上了她的双眸。

    最近这季节,野果最多,姬茶茶几乎每天都要带着容衔采一些回来,姬氏每天也忙的不亦乐乎,把他们采回来的野果,比较好的都筛选出来,拿到街上去卖。

    一家人都建议姬氏拿出点银子出来买条牛这样的话,赶集也容易多了,可是姬氏总是说哪里的银子不多,买不起牛。

    其实这几年省吃俭用的,存了不少银子,今年的收获最大,上次在加起来就有800两银子了。足够一家人生活好几年了,可能是刚来到这个村的时候,吃了不少苦,不管赚到多少银子,姬氏都还是节省的厉害。

    今天姬茶茶和容衔走在路上,后方突然传来阵阵马蹄声,隐隐还伴随着几句说话声。

    姬茶茶向后一看,却见后面面小道上飞驰而来一辆马匹,马后依稀还跟着三四个人。越来越近了。

    很快的那些人就停在了姬茶茶的面前,姬茶茶想避开那些人,可是那个骑着高头大马的人已经从马上下来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村长的儿子李炳怀,他跟他的父亲都是一路之丘。

    姬茶茶拉着容衔正准备离开。那几个人却把他们两围了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