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清白不保了

    王氏也是被这多来的人给吓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手脚僵硬,不知所措。正在她发愣的时候,被突然醒悟过来的容衔一把掀翻在地上,狠狠地栽了个跟头,这下身上的每处都看的无比的清晰。容衔哪里还有闲工夫看这些,他前所未有的慌乱,使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赶紧拿起来自己的衣服连王氏看都没有看一眼,都往自己的身上套去。

    王氏见容衔和姬茶茶两个人严重只有对方,哪里还想到自己,曾着还没有发现的时候,灰溜溜的溜走了。

    他从地上有些艰难的爬了起来,低着头有些缓慢的走在,姬茶茶的身边,心惊胆战的轻轻的喊了句“姐姐。”

    姬茶茶心里的难过和委屈全都涌了上来,一想到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有点使她全然崩溃了。

    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把容衔推滚在了地上,脸上曾显出无比悲伤地深情。

    容衔从巨大冲击中反应过来,姐姐什么话都没有,只是把自己推掉在地上,无声胜有声,她这样的神态看在容衔的眼里是那样的害怕,容衔坐在泥土地上一双眼睛湿漉漉的,他明亮的眼睛染上水雾,目不转睛的瞅着姬茶茶,就像一座石像一样一动不动的坐哪里,他硬朗的身躯显得更加寂寥,身上的衣服凌乱极了,眼神有些空洞。

    姬茶茶看着这一幕幕也是无比的心痛,她有些懊悔让容衔一个人出来了,他其实什么也不懂,纯洁的就如冬天里的白雪一样。

    像他这样纯洁的人,怎么会和王氏那样不要脸的人勾搭在一起,王氏偷人,人尽皆知。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打起了容容的注意。

    这也怪她自己没有保护好他。

    她看着坐在地上的容衔是那样的孤寂,她心蓦一软,好像有一处地方崩塌了,她走上前去蹲在容衔面前,把他凌乱的衣服整理好之后柔声说道:“容容,刚才对不起了,我们回家吧?”

    容衔听到这这句画的时候,刚才有些崩溃的心,瞬间又被点亮了。

    满脸的泪水微笑着朝姬茶茶点了点头。

    他伸出了宽大有力的手反而把她握得更紧。

    回来之后后他都处于恍惚状态,姬茶茶给他烧了一桶热水,他坐在桶里用着丝瓜瓤把自己的皮肤戳得通红通红,他感觉自己做的这些事情让他没脸在见姬茶茶了。姬茶茶在屋外等了好久好久,也不见容衔出来,她有些担心了。

    容衔正值壮年年,身材挺拔高大,遇见王氏那样开放的人自然要动心一番,不过容容氏傻得这些他都不懂,肯定是王氏教坏了好孩子。

    姬茶茶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后悔。

    在屋外声音带着一些急切的喊道:“容容,洗好了吗?”

    别让姐姐担心了,我没有怪你。

    一切要怪就怪那个王氏,是她教坏了容容,“容容,以前姐姐都跟你说过,不要跟她走太近,这次吃了大亏下次吸取教训就是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