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寻人

    媒婆说道:“这都是公子的意思,可见公子及其的看重你家闺女。”

    孟家这次的礼单,白银两千两,两对鸡,两雄两雌。猪肉6斤,冰糖、桔饼、椰子糖,十二斤糯米。

    孟樊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姬茶茶,高挑的身材,一身红衣显得精神亦亦,白希的肌肤,乌黑的头发,圆溜溜的眼睛就像猫儿一样,看见了陌生人有种怯生的感觉。

    这次之后只有等,在成亲那天才能看得见新娘的面貌了。

    成亲就要等到两个月之后了。

    吃了午饭之后,孟家就离开了。

    等孟家离开了之后,姬茶茶换下了新衣,就去找容衔了。

    她在屋子的四周找了一大圈,都不曾见过容衔。

    这会儿她有些着急起来了,她跑进了屋里询问道:“娘,你有看见容容嘛?”

    容容不见了。

    姬氏说道:“你急什么呀,可能去干活了吧!等会儿就回来了。”

    “娘,这会儿天都快黑了,容容不知道跑哪去了,我好担心呀!”

    我想出去找找。

    “那你去吧!早点儿回来,找不到就算了,今天可能被刺激到了。”

    姬茶茶推开门撒腿往外面跑。

    夕辉似金的傍晚,容衔一个人,坐在山坡上,遥望着这寂静的山林,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如今姐姐要嫁给别人了,姨姨是容不下他的,他该何去何从,他狠狠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自己究竟是哪里人,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他狠狠的一拳捶打在地上,干燥的泥土瞬间让容衔的手背流血了。他丝毫感觉不道疼痛,一片黄色的梧桐树叶飘然而下,他俯身拾起;四周一切都那么静,心头升起一缕无故的悲凉,自己是不是也像这片树叶一样,没人要了,成了废材。

    他抬头看了看灰色的天空,刚才还晴空万里,这会儿乌云密布,看样子是要下雨了吗?

    这秋天的雨说来就来,来得好快,从天空中飘落下来的雨水滴落在容衔的衣服上,雨越下越大,不一会儿容衔的衣服就被雨水打湿了。

    秋天的夜晚寒气来袭,容衔坐在山坡上,一动也不动的就像一座雕像,身体的冷,哪里抵挡着得住心里的冷。

    空中飘着淅淅沥沥的雨持续的下着,寂静的山道上,几乎没有什么人烟,姬茶茶焦急地在荒无人烟的大道上喊着容容两个字,每每遇见一个人她都在询问,有没有见过?”

    路上的行人,都好奇的看着姬茶茶,大家都在议论纷纷,这不是姬氏的闺女吗?

    这会儿怎么为了他们家那个来历不明的汉子,冒着这么大的雨在路上乱跑。

    她如今眼里只有容衔,哪里还顾得上那些长嘴妇们和路上的行人在议论什么?

    在路上碰见了冉婶,连忙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看你这孩子连个蓑衣也不披,这雨越下越大了,就算有急事也不能穿得蓑衣呀!冻感冒了怎么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