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相思成病

    正在她晃神之时,容衔已经放开她的唇瓣,转为向下移去。

    王氏受不住这猛烈的攻击受不住地喊出声

    容衔听见这逍魂的声音现在那里还能顾及太多?

    此时两个人都舒服的溢出了声。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屋里惷光一片。

    而姬茶茶喊着容衔的名字,直呼了一夜。

    把姬氏气的狠不得狠不的多扇她姬个巴掌。

    第二天清晨,容衔在阳光的照耀了过来,他拿手挡住了刺眼的阳光,想到昨晚跟姐姐在一起的情形。

    他们是那样的相互的纠缠在一起,就好像谁也离不开谁一样。

    想到这些他迅速的转过了身,当看清楚了面前的这个人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他的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地坐在那里不动。

    他惊呆了,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说:“这是真的?我不信.。”

    我姐姐,去哪里了?

    王寡妇讽刺道:“傻子昨天晚上是个跟你共度良宵的。”

    你昨晚让人家好舒服呀,你别一惊一乍的,昨晚你也不是听舒服的嘛?

    容衔气氛急了,他感觉自己上当了,他的眼睛瞪的很圆,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想到这些,他感觉自己没脸面对姬茶茶了,他瞬间眼里充满了肃杀之气掐住了王寡妇的脖子。

    他语气硬朗霸道的说道:“这件事到此为止,如果你敢告诉姬茶茶我会要了你的小命。”

    他一边说着,手上的力度丝毫没有松减。

    王氏被他掐的两眼翻白。

    她摇了摇头,双手去掰容衔的手。

    王寡妇感觉自己就好像经历了一场生死,这会儿还没有回神。

    等她感觉自己又活过来的时候,容衔已经离开了。

    这个男人刚才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可怕,不过他还是没有下手杀她。

    她呵呵的笑了声,这男人越是这样越有味道。

    不过刚才的样子,确实让他心惊肉跳的。

    如果在欢爱一次那她死了也愿意。

    她叹了叹气,这不知恩图报的男人,好歹自己救了他一命,自己还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一点情都不念。

    这傻子刚才给人的感觉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为了自己的小命,暂且自己还是不要再招惹他了,不过事情没有他想要结束就结束了。

    容衔一路上都心不在焉的,他不知道回去该怎么像姐姐解释昨晚他没有回家。

    他知道昨天姐姐出来找他了。

    容衔在姬氏的院门口走来走去的徘徊了好久。

    姬氏给姬茶茶端药的时候发现了容衔。

    她大声的骂道:“你这个白眼狼,还知道回来,我们茶茶冒着大雨出去找你害的她这会儿还病倒在床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