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坏主意

    姬茶茶躺在床上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间听见们吱的一生,张开眼睛一看是容容。

    “容容,你怎么来了?”

    “姐姐,我一个人睡不着。”

    我知道姐姐累了,我不动,我抱着你睡就好了。

    “快睡吧!”容衔轻轻的拍了拍姬茶茶的后背。

    可能是今天累了一天了不一会儿,两个人都睡着了。

    事情就这样的在平静中过去了,还有一个月姬茶茶就要成亲了。

    两个人都在不安中度过,却无能为力。

    每每想到这些事情容衔的都觉得心里难受。

    一大早大家都还在沉睡中,容衔就已经起来了。

    这时候远处树林之间的雾,时而聚合,形成一片白色的雾海;时而散开,像一朵朵在空中开的雾花。这浓浓的大雾,夹带着水气,把一颗颗“水银珠”,轻轻地戴在人们头发上,让人有一种潮湿的感觉,前方连路都看不清楚。

    他朝前方走去,家归何处?

    朦朦胧胧中一个人影离自己越来近了。

    容衔也没有想到打招呼。

    走近一看原来氏王寡妇,此时的她头发凌乱,身上还能闻到一种那天早晨和她一起从床上起来的味道。

    他觉得肮脏极了,自己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和这种女人睡在一起。

    正打算擦肩而过的时候,王氏一把抓住了容衔的手。

    “这一大清早以去哪儿呀。”

    此时她抓着自己的手臂就像吃了苍蝇一般。

    他立刻甩开了。

    王氏笑道:“别这样嘛!好歹我们那晚共度良宵了一晚。”

    容衔转过头,狠狠的瞪着王寡妇。

    王寡妇识相的闭上了嘴巴。

    她说道:“你别走呀,我知道你在烦恼什么?”

    “是不是在烦你的亲亲要嫁给别人了。”

    “我有办法想你的亲亲不嫁给别人。”

    “那就要看你配不配合了。”

    容衔一听王氏有办法,立刻激动了。

    快说:“你有什么办法。”

    王寡妇说道:“想让我说出来,你先要在次满足我一回在说。”

    容衔气急了,一把捏住了王寡妇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别得寸进尺,你那个男人还没有满足你吗?”

    王氏断断续续的说道:“你就掐吧!掐死我算了,刚好我死了,你的亲亲也就嫁给别人了。”

    容衔一把松开了手,把姬氏推掉在了路边,三五两下的扯掉了王寡妇的裤子,他自己连衣服都不脱就开始上阵了。

    事情结束后,王氏感觉到自己虽然身体有点不舒服但是也满足了。

    容衔提起了裤子,说道:“你快说,如果敢骗我,我会真的掐死你的。”

    王寡妇看着容衔的眼神,知道他并没有说假话。

    他整理好了衣裤,翻身爬起。

    她说道:“想要一个女人,不要嫁给另一个男人,最直接简单的办法,就是匪掉她的清白之身。”

    “狗屁,”容衔说道。

    王寡妇说道:“你看你急什么,这个办法你不愿意,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女人的名声很重要,只要匪掉她的名声像孟家那样的人,是不敢接受这样的女人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