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受苦了上架公告

    身上还是穿的是一个月以前的衣服,立秋之后一早一晚特别的冷,而现在他的身上穿的是薄薄的单衣,又是这么个银汉潮湿的地方,他都快冷死了!

    衙门里的捕快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容衔蹲坐在哪里握紧了手里的拳头,如果能出去总有一天要让这些人死无葬身之地。

    他神情萎靡,嘴里嘀咕着,“姐姐,你们在哪啊?为什么还不来救容容。”

    容容就快要死了,你们知不知道。

    而且……他现在好饿啊……一天都没有吃饭了,难道又要吃墙角的那只老鼠不成。

    他憋了瘪嘴,咽了咽口水。

    看来今天只能吃老鼠了。他脱下自己的鞋子悄悄的靠近老鼠,用力的打下去。

    老鼠被打的一弹弹的吱吱吱的直叫。

    去掉毛质,直接喂在嘴巴里,给丫头咬得咯嘣咯嘣作响。

    红红的嘴巴就像从地狱里来的人一样。

    这时候只听见一个捕快说道:“傻子快起来,有人给你送东西了,你别坐在那儿。”

    容衔从捕快的手里接过一件还不算华丽的锦袍。

    他高兴的紧紧的抱在了怀里,这肯定是姐姐给自己送来的。

    他拿起来放在鼻尖处闻了闻,想要感受姐姐的温暖。

    他瞬间变了脸色,气息不对,味道不对,姐姐不会涂抹女孩子的粉底味道,家里根本就买不起,每次上街,姐姐只会在店门口看了看,从来不会买。

    可是这件锦袍上面有隆重的胭脂味道,姐姐身上只有淡淡的皂角香,哪会有胭脂的气息。

    这个气息好熟悉,但是他有点记不起来,究竟是谁送的衣服,他在脑海回想了一遍才想起了曾经在王寡妇身上闻到过。

    即使现在没有见到人,容衔也知道是谁送的衣服了。

    他想了想,姐姐怎么可能来给自己送衣服,就算有那份心,姬氏一直都怀恨在心,我搅黄了姐姐的婚事,她不可能让姐姐来的。

    他此时在这个了牢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他绝望极了,他好想姐姐。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在见姐姐。

    他默默的呼唤了几遍,想要哭又不敢哭,最后只能沮丧的埋下头,心想也许再也见不到姐姐了……姐姐你以后一定要记得容容呀!

    时间过得好快,霜降一过,天气越发的寒冷刚出屋子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冷意,特别是早晨都能看见口鼻呼出的的雾气,太阳没出来的时候,浓重的霜涂白了地面,抬头一看屋顶白花花的一片,银杏树的叶子在冷风纷纷落下,每吹过一阵寒风,经霜的树叶,象一群蝴蝶一样在空中飞舞。地面,棚子上一片白蒙蒙的,田里的油菜叶子上也是白蒙蒙的。

    天气越来越冷了,等了将近快三个月了,孟樊还没有回来,不过姬茶茶还是抱着很大的希望的,她相信自己一定会等到孟樊救容容的那天。

    唯一让她担心的就是不知道容容过得好不好,天气冷了,身上穿的那样的单薄,不知道衙门里会不会贡献衣服,他有没有冷到饿到。

    她每天都在思念中度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