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洞房花烛夜

    姬茶茶成亲如果按出嫁的礼数就应该在娘家过夜过夜,第二日才由轿子迎到男方家去,可是这容衔举目无亲的自然都要在姬茶茶家里过,而且招的的上门女婿只需要围着这村子走上一圈就好。

    姬茶茶成亲这天早晨屋外飘雪如扫棉扯絮一般,飘飘洒洒,几个时辰之后便如鹅毛洒了漫天,这是春日里的春雪。

    一大早都被娘扯了起来梳妆打扮,姬氏虽说是孤儿寡母的,但是嫁女也舍得花本钱。

    在这鹅毛飞雪的天让宾客不受冻,姬氏托人买了煤炭给人取暖

    村子山路崎岖又长,下雪天山路有滑牛车按平时在村子里走上一圈只需要要一个时辰左右,可是因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路太滑还是牛也怕冷了,竟然让人牵着都不怎么愿意走,牵牛的人只能拿个棍子赶牛走,姬茶茶由人梳妆打扮好后送入简单的牛车花轿内饰于简易的棚子差不多,在这风吹的呼呼的昨天的路上新娘和新娘宾客都被冻的瑟瑟发抖,一路上有人抱怨着这见鬼的天气嫁个人都这么的不顺心,差点没把人冻死,也有的还是爆满看热闹祝福的心态祝福这对新人。一路上吹吹打打的行走着。

    走到半路时只听见有人把新郎拦下来,被人都以为这孟家少爷是因为被退亲纯属找茬的。

    容衔精神高度紧绷,他以为孟樊是来抢亲的,在场并没有给他好脸色,他的脸色阴沉就像乌云漫步一般。

    孟樊说道:“容大哥,你别紧张,我不是来抢亲的,就算姬大婶没有亲我,但是我还是不亲自来了,难不成你还不欢迎我。”

    容衔一听到孟樊不是来抢亲的,心里刚才的不踏实也落下了。

    他也学孟樊的样子拱手相握,“孟兄弟,当然欢迎了,想必我和姐姐一定欢迎你。”

    姬茶茶从轿子里隐隐约约看见这个穿着一件蓝色云翔符蝠纹劲装,腰间系着犀角带,只缀着一枚白玉佩披着一件白色大麾,风帽上的雪白狐狸毛夹杂着雪花迎风飞舞。

    他转过头静静的看着轿子里的女子,放佛再看什么珍贵的东西一样,放佛这一次相见以后不知道何时何地的才能相亲,男女有别怕是这辈子都见不到了吧!

    姬茶茶抬起头正好迎上一双如墨玉般漆黑明亮的眼睛,眼睛镶嵌在如白玉般光滑白希的面庞上,静静地望着她。

    那一望就像即使隔着千山万水,只要一回头就能看见他的样子。

    姬茶茶不自觉的低下了头颅,她不是听娘亲说,她没有请他吗?就是怕触景伤情,感觉对不起人家,自己有和能耐过得到这样的男子的相许。

    只见那男子突然间开口说道:“姬姑娘,容大哥,小弟在这里恭喜二位新人了,祝你们白头偕老。

    在此孟某想冒昧的问姬姬姑娘一句,“姬姑娘的家人没有请孟某难道是以为在下是小人,怕我这类的人会影响姬姑娘的成亲?”

    ……姬茶茶在轿子里面摇了摇头,“不是。”

    我以为……。

    只见孟樊朝她的眼睛看来,眼里情绪不明,“姬姑娘的所想并不代表孟某的所想,为何支都不知会我一声了,那句话说的好小,可能连站在前面的容衔都没有挺清楚,而这句话被一阵风吹了过来,飘进了姬茶茶的耳朵。”

    前面的容衔看见孟樊在这里耽搁了这么久,有写不耐烦的的催哫道:“孟兄弟,你看这雪越下越大了,我们就站在这儿,把好多人都凉在这里,想必大家在这冰天雪地中也受冻,姐姐娘子也好冷的。”

    孟樊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有时候像小孩子的容公子竟然会出这样的一番话,他正抬眼看向容衔的时候,只见他裂开大嘴笑米米的,笑的是那样的憨厚。

    孟樊说道:”抱歉二位,在下打扰了,喜酒我就不喝了,以后有机会在和容大哥一举高下看看酒量如何。”

    容衔才不会管孟樊喝不喝喜酒,他在乎的就是不和他抢姐姐就好。

    姬茶茶也是在几个月之后,听说孟樊离开了终南山,去了哪里连家里人也不知道,只是听说孟樊走的时候连封信都没有留给老母亲。

    只是听说他的母亲因为日思夜哭而哭瞎了眼睛。

    想到孟家就那个一个独苗,姬茶茶心里也深感愧疚。

    要是那天能留住孟樊喝杯喜酒,就好了,她也不会那样自责。

    在牛车慢吞吞的行走下,三个时辰之后总于饶了一大圈才回了自己的家,她踩着脚凳在媒婆的搀扶下下了牛车,旁人催促声响起时,她跳下马车和容衔再一次的走回家。

    以前的每天也和容衔一起回家,可是这次回家的意义是那样的慎重。

    在乡亲门面的见定下,姬茶茶总于成亲了,而且是嫁给了她自己从小到大心中所想的男子。

    虽然那样的男子不是每一个人喜欢的,但是她自己坚信自己的选折,她和容容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才结合在一起。

    她相信以后她们会辛福的。

    成了亲,拜了堂,就以为能入洞房,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容衔被一群宾客啦着出去喝酒,他也不好意思推辞自然要招呼人家,期间不停地有人朝他敬酒,容衔喝不得太多,能推脱的就推脱了,有的人还是还说话的,新郎要是喝醉了,怎么还入洞房,有的宾客难缠实在推脱不了的只好一口干了,合着今日是喜事,就算在不愿意也不能给人家脸色,这可是姬氏再三叮嘱了的。

    新房布置得喜庆规整,檐下两盏红灯笼里点着蜡灯,房里都贴着红红的大喜字,门前也贴着大红双喜剪纸,容衔喝的醉醺醺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上前一脚就将门推开,转身进了房内,便看见这个房间里都是红红的,最耀眼的还是那个坐在床上,两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显示出了心中的不安。

    ……

    容衔脚步蓦地停住。

    闻声抬眸,在大红的盖头下冲他一笑,姬茶茶有些紧张的说道:“容容,你站在哪儿干什么,怎么还不过来,她的两腮酡红,万万的柳叶眉,在大红喜庆下衬得她整个人神采奕奕。她指了指盖在头上的红盖头,可怜兮兮地嘟囔道:“我顶着这东西坐了半天,滴水未沾滴米未尽,肚子都额的呱呱叫了,你怎么还不过来给我把这红盖头拿走。”

    姬茶茶这次身上的打扮也极为简单,要是是嫁到大户人家成亲的时候自然带的是凤冠,二她成亲,娘亲就给做了新的嫁衣,发髻盘叠成螺状正中戴着梅花鸳鸯,两侧各一株盛放的梅花,就这样简单的装饰了一下,就盖上了红盖头。

    而且那梅花还是她娘当姑娘时带的,这会儿成亲就给她带了。

    容衔走上前去,揭开了她头顶上的红盖头,两双望着这个这个精心打扮的可人儿,发鬓盘了起来更加的显示出了她的脸上弯弯的峨眉,一双丽目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如雪玉般晶莹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曼妙纤细,清丽绝俗。

    这一幕的样子容衔狠不的珍藏起来,只让他一个人看见,他的手不自觉的爬上了姬茶茶美丽的脸庞有些如痴如醉的说道:“姐姐,你好美,你的美比村子的女子都漂亮,我才不要让别的人也看见姐姐这么美的样子。”

    容衔拉起了姬茶茶的收走到了圆桌前,桌子上方有红豆点心,红枣、花生、桂圆、瓜子红烧肉。

    姬茶茶一看桌子上的东西就是寓意着早生贵子的食物。

    她和容衔一人吃了一些,由于太饿不一会儿就解决了桌子上的红烧肉,和点心。

    容衔说道:“姐姐,别关顾着吃东西,喝点酒才更有味道。”

    容衔从桌子上端起了交杯酒,递给了姬茶茶。

    姬茶茶喝完这酒之后,感觉这酒跟平时喝的酒不太一样,平时喝的酒有点辛辣的味道,这酒是甜甜的还特别的好喝,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殷红唇瓣沾上水露,盈盈润润,看得容衔眯了眯眼,顿时身上一股热火乱冒。

    “这酒一杯下肚之后,姬茶茶觉得自己的身体是越来越热。”她眉尖微皱,松了松身上的红嫁衣,小脸腾起薄薄红雾。

    原来是姬氏怕这对新人啥也不懂,就特意的花了钱买了媚药,让两个春风一度。

    在这事情上可能不懂的也只有姬茶茶茶了,容衔一杯小肚之后,自然就感觉得到自己身体所起的激烈的反应,这酒可能跟你男女之事有关了。

    看着姬茶茶的脸色,就当那天王寡妇那样急切的脸色一样,不过姐姐哪里能和王寡妇相比。

    姐姐可是出淤泥而不染,王寡妇可是人见人狠的"dang fu"一个,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