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捉奸要捉双

    姐姐可是出淤泥而不染,王寡妇可是人见人狠的"dang fu"一个,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姬茶茶感觉这喜酒比平时要喝很多,忍住浑身的燥热,打算在喝一点儿,她脸颊绯红,看着容衔笑的有点傻。

    容衔从她手中夺下了第二杯酒,熠熠黑眸紧紧地将她盯着她。

    姐姐娘子别喝醉了,我们还要洞房。

    姬茶茶嘿嘿的傻了两声,神智有些不清的用白嫩的手指比划着自己才喝了两杯,不会醉。

    容衔弯身把姬茶茶抱了起来,缓慢的走向卧榻,轻轻的再把她放下,就像爱惜什么珍宝似得,深怕她乱动给磕着,他摸了摸她的红红脸颊,滚烫滚烫的,却分外好看。

    姬茶茶美眸迷茫地睁着,长而浓密的睫毛扑扇跃动,扇子一般扫在人心上。

    “容容,笑着喊出了声。”

    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嘴里嘟嚷道:“这什么嫁衣,好热呀,容容帮我解下衣服,她有些的委屈的憋了憋嘴。”

    容衔笑了笑身下的人儿,“我帮你”说完就倾身覆上她的唇瓣。

    极近缠绵悱恻,吞噬她口中所有气息,将她整个包围在身下。

    他修长的手指挑落她衣襟系带,以暧昧之姿,游转在她玲珑有致的身形。

    衣衫一件件被褪去。

    大红色映衬着如玉的白希肤色,合着她轻而急促的呼吸,香艳之及。

    不留缝隙地将人困在身下,紧紧地盯着身下人难耐娇怯的面容。

    蹭着姬茶茶一个分神,便长驱直入,只听见女子大呼喊痛,容衔吻上了她柔嫩的红嘴,声音全部都被吞了下去。

    床上的帷幔被男人一个只手缓缓放下,挡住床上痴缠的两个人影。

    夜还很长,帷幔室内旖旎风光。

    黎明破晓,天光乍出一抹青黛色光亮,姬茶茶幽幽睁开眸子,仔仔细细地将枕边睡得深沉的人端详一番。

    没想到这个汉子竟然这样凶猛。

    到这会儿只要她稍微微的动一动,就感觉浑身都疼。

    想到昨晚,她都感觉自己没法见人了,那是自己发出的声音吗?

    顿时她脸上一阵泛红。

    她强忍住身上的不适应,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这一动她差点摔倒在容衔魁梧的身上。

    此时容衔被姬茶茶的动静夜吵醒了。

    他对她微微一笑的,“姐姐,我以后不再喊你姐姐了。”

    我可以直呼你为娘子了。

    容衔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相到昨晚的情形,高兴的不亦乐乎。

    他抱住了姬茶茶的洁白的腰身,大呼道:“我有娘子了。”

    姬茶茶被容衔的动作弄的一阵不舒服,到现在她的腰都还是酸疼的,她不自觉的呼出了疼的声音。

    容衔赶紧松开了手,关心的问道:“姐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姬茶茶脸被羞得通红,她感觉自己都没法见人了,这难道是傻子不成,哪有女人的第一次不痛的。

    她摇了摇头。

    容衔根本就不信,揭开了被褥,没有被眼前的景色而迷到,而是被姬茶茶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他眼前的景色给吓到了。

    他真想狠狠的扇自己一个嘴巴!

    怎么会把娘子折腾成这个样子。

    姬茶茶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你不要自责。”

    容衔赶紧穿上了衣服从卧榻上下来,拿了药膏给姬茶茶涂抹。”

    不过姬茶茶怎么好意思让一个男人帮自己,她让容衔在门外等着,自己上了药膏之后就感觉疼痛减少不少,反而是一股清凉的气息。

    等他们起床洗淑之后,姬氏在饭桌前等着了。

    容衔牵着姬茶茶的手走到中屋,见姬氏做好了饭菜已经在哪儿等着了,他们都感觉很不好意。

    低下了头,两人同时喊道:“娘,对不起我们起晚了,应该给你丰茶才对”

    姬氏看了看小两口恩爱甜蜜的样子,她希望一直都这样下去,她摆了摆手说道:“罢了罢了,我们又不是什么大家大户,还用丰什么茶,我不讲究那些。”

    姬氏对她们招了招手,两个人走上前去,姬氏神色严肃的说道:“容容,你是我的上门女婿,我虽然没有儿,但是你既然做了我的女婿,虽说不对对待亲子那样,但是我会把你当成半个儿。”

    “茶茶你以后要好好照顾你相公,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儿,你虽然没有父亲但是,是我这么多年亲手含辛茹苦的养大的,你现在出嫁了,容容就是你的夫君了,你要照顾好他。”

    姬茶茶点了点头。

    这顿饭大家都吃的甜甜蜜蜜的,这是这一年来最温馨的一顿饭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姬氏想通了,还是怎么的,之后的很久就再没有危难过容衔了。

    原本想到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还算是辛福,可是万万没想到王寡妇不知怎么的竟然缠上了容衔,她大约想到自己可能喜欢上了容衔强壮有力的身体,这是谢长远无法满足她的。

    只要容衔一有机会出门,王寡妇就逮着机会缠住容衔,她还威胁到:“要是容衔不照她的话做,她就我们偷情的事情告诉姬茶茶。”

    容衔在感觉自己好不容易取来的娘子才过上好日子没几天就要被迫坏了,他不愿意自己的生活就这样化成了泡沫。

    于是他答应每个月的十五在山上的一个隐蔽的山洞里私会一次。

    此时的春天,它不像夏天那样干枯炎热,不像秋天那样冷清,也不像冬天那样寒冷。而春天是一个生气勃勃,充满活力的春天。呈现出百花齐放,白鸟争鸣的现象。

    天上的太阳晒的人暖洋洋的,都不想动弹了,恨不得每天中午都能补个眠。

    这是正是采茶的好时节,人们都早出晚归的忙碌着,放眼望去一片茶地里喧哗声一片。

    当人了姬茶茶一家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

    时间一晃又是一年到尾了,这是容衔来的第二年的冬天,人们脱下单薄的衣衫,有换上厚厚的棉袄,准备过冬了,这一年家里过得还算不错。姬氏对他也挺好的。

    最近的姬茶茶总感觉自己特别的赌睡,一到天黑就感觉很困了,就要早早的躺在床上。

    容衔端了热水进来,准备泡泡脚,冬天天气疼,用热水泡泡脚可以促进脚部血液循环,降低局部肌张力,而且对消除疲劳、改善睡眠大有裨益。

    见姬茶茶已经睡着了,他尽量动作放轻些,以免惊动了她。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见容衔已经出门了。

    姬氏在家里做了早饭,皮蛋瘦肉粥,他看见上面飘着一层层白白的肥肉沫儿,顿时没了胃口。

    姬氏问道:“你这孩子最近怎么了,一天瞌睡多,吃饭也没有以前那样好了。”

    姬氏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感觉不烫呀,

    姬茶茶摇了摇头说道:“娘,我没事。”

    姬氏说道:“没事那就好,你看你最近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快让人担心死了。”

    你快吧!这粥吃了。

    姬茶茶看了看,觉得自己实在吃不下。

    她有些委屈的看着姬氏。

    正在这时容衔从山上砍柴回来了。

    她要吆喝道:“你快过来,看看你媳妇,一天天的不吃饭,早这样下去都成了纸骗人了。”

    容衔从外面回来,见她面前的粥,又是一口都没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要不要看大夫?

    姬茶茶要了摇头。

    容衔看见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快吃”,语气强硬到让人不能拒绝的地步,她感觉怎么容衔的脾气怎么一天天的渐长了起来。

    以前那么只受自己欺负的人如今倒是欺负起自己来了。

    而且感觉他的智力突然间一下增长了到了十一二绥德样子。

    没错容衔的智力的确增长到了十一二的样子,他想起了自己是商人的孩子,而且家里只有一个独子。

    商人连平民都算不上,跟到歌姬差不多的地位,一般都不易让人瞧的起。

    所以他想起来自己的身份地位,可是这些对于他来说都不算什么?

    有一个疼爱自己的娘亲喝严厉的父亲,但是夫妻俩平时都比较宠他。

    可是美好的日子连老天都嫉妒了,一场蝗灾让他们家的生活一落千丈。

    先是母亲先亡,死的时候饿的跟到皮包骨死的,身上一点儿肉都没有,接下来就是父亲了。

    那一场蝗灾死了好多的人,自己吃过树皮,树根,老鼠,蛇,能吃的他都吃过。

    难怪在监狱的时候他饿的时候能吃下老鼠并不觉得恶心。

    原来以前都经历过的。

    只是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昏睡了一场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遇上了姬茶茶救了自己,然后在和他成亲,他被很珍惜眼前的生活。

    可是唯一不满足的就是偏偏有个王寡妇的缠绕,偶尔会担经受怕,就怕上一刻美好的生活,转眼就消失了。

    不过这一切他都没有和茶茶说。

    就让他认为自己还是以前的那个几岁的孩子吧!有时候自己并不介意在她面前装一桩,博取她的同情心。

    姬茶茶听见容衔那样严厉的语气夜有点怕怕的一时间好不让人适应,吃了几口就觉得无比的恶心。连忙转过身捂住嘴在一旁干呕着。

    ……

    这一举动可吓坏了在一旁的容衔,他以为是不是吃坏了肚子。

    而姬氏看着这一幕,她不由的睁大了眼睛,这一幕幕多想当年她怀姬茶茶的时候。

    随后问道:“茶茶,你多久没来月事了?”

    姬茶茶疑惑了一会儿,回答道:“这会儿才想起有一个月没有来了。”

    姬氏不敢肯定茶茶是不是怀孕了,成亲都快一年了,左盼右盼多希望自己能抱上孙子,可是每次都是空欢喜一场。

    姬氏说道:“容小子,快去把你的媳妇抱上榻,你赶紧去请大夫。”

    容衔看着姬氏的脸色以为茶茶得了什么很严重的病。

    他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不敢耽搁一刻,就去请了大夫。

    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大夫正在给姬茶茶把脉,看着大夫一会儿一会优的,姬氏和容衔那个担心呀!

    而站在一旁的容衔更是紧张到了极点,他心里默念道茶茶一定要平安无事。

    屋里安静无比,大家都在等待着大夫的诊断结果。

    过了一会大夫松开了姬茶茶的手,容衔紧张的问道:“大夫,我娘子得了什么病?严不严重?不管多少钱我都愿意出,只要我娘子平安无事就好。”

    只见大夫缓缓的说道:“这慢吞吞的语气,能把人急死,“尊夫人是喜脉。”已经怀孕一个月了,平时闻到油腻一点的东西就会吐,不过你不要担心,过几个月就好好了。”

    听到说是喜脉,姬氏和容衔高兴的合不拢嘴了。

    “太好了,太好了。”

    “我闺女有喜了,总算有后了。”

    此时他们正在兴奋之中,突然听到“尊夫人,有点营养不良。”会一想到体内的胎儿。

    听到这里的时候,姬氏有点自责,都怪以前自己省东省西的,把茶茶给害了。”

    容衔也很紧张,生怕胎儿有什么问题。

    随后姬氏问道:“那大夫,我们应该怎么做了。”

    大夫说道:“多给她熬一些,有营养的清淡的汤就好。”

    “好,好……姬氏连连点头,服了诊金送走了大夫。”

    姬氏的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想的是以后怎么多给女儿补补,还给她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孙子。

    她准过头对容衔说道:“容小子,这补身体的事情,你就就放心交给我吧!”

    听到姬氏这么说,容衔七上八下的心总于落地了。

    ……

    你们几位无须担心,等会儿我我给你开点安胎的药就好了,平时也要注意不要干重活,不要劳累过度,现在孩子还不是太稳,你们要时刻注意。

    姬氏连忙点点头,对姬茶茶说道:“茶茶,你听到了吗?”

    你现在肚子里可有我宝贵的孙子,以后有什么事情,交给老娘和容小子就够了。

    你只需要好好的把肚子里的的小子照顾好就行。

    容衔也附和道:“娘子,你以后干什么事情你只要喊一声我就来了。”

    姬茶茶手摸上自己的小腹,自己怀了孩子自己都不知道,还好孩子平安无事,这是等了这么久的娃儿,她一定会小心谨慎的。

    她点点“嗯”了一声。

    大夫拿了诊金临走之际在容衔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话,容衔的脸上一红,这种事情被人说出来,还是有点羞人。

    原来大夫在容衔的耳边说的是,怀孕期间让这小子小心点,孕妇可是宝贵的很,稍有不对就会把孩子弄没了。

    姬氏现在确定了自己闺女怀了孩子自然要杀只鸡给茶茶补补,想着就行动了起来,往屋外走去。

    容衔送走了大夫,回到房里满脸的笑容,开心的就像个孩子。

    一只手轻轻的摸向了姬茶茶的肚子,在上面轻轻的摩挲嘴里还念叨着:“好神奇呀!娘子这个地方竟然怀了孩子了。”

    现如今姬茶茶怀了孩子什么重活自然落在姬氏和容衔的手里。

    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的日子都在反反复复的过着,孩子已经满了4个月了,姬茶茶的孕吐也没有以前那么厉害了,她每天特别的爱吃甜的,可是在乡村里面,这个季节野果也没有了,每次只有等姬氏上集的时候才会买些苹果放在家里。

    因为孩子的到来,家里的生活也逐渐紧张了起来,姬氏每天早起晚归的,上山去砍柴。

    容衔也到了集镇上找了一份活,在马场里给人刷马,一开始容衔很不习惯可是一想到为了肚子的孩子未来的生活,就算每天闻着臭气熏天的气息,他也坚持了下来。

    冉氏知道了姬茶茶怀了孕,送来了一大块猪腿,想到今年姬氏家还没有杀猪就提了猪腿过来。

    姬氏看到冉氏送来了猪腿,感觉特别的不意思,每次家里有个什么事情,冉氏都第一个来帮忙,而自己却帮不了她什么忙。

    冉氏把猪腿递给了姬氏,姬氏接了过来,姬氏说道:“妹子,过来耍就够了嘛!还拿这么多东西。”

    冉氏说道:“我听说,姑娘有了身孕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刚好杀了猪,猪腿的营养最好,就想到了茶茶。”

    姬氏一听肯定是容小子说出去的,这个长嘴巴!

    冉氏笑了两声,嫂子别再计较了,这孩子也是有心。

    冉氏去屋里看了姬茶茶把缝好的小棉鞋,送到了姬茶茶手中。

    姬氏做好了饭菜准备把冉氏留下来吃饭,冉氏说道:“不了,我哪里那口子,孩子都还等着我回家了。”

    姬氏也不好在挽留,只是说道:“下次把大头带过来玩儿。”

    在这里住了十几年了,姬氏和别人的关系不怎么好,但是冉氏是一个列外,也算是较好吧!

    冉氏的男人是个老实的汉子,冉氏前些年一直没有身孕,按照平时的惯例,几年都没有孩子,自然是要被修了的,可是她家的男人,不管别人怎么议论纷纷,她男人都一概不理会,一心一意的对冉氏好。

    几年之后冉氏才怀了大头。

    有了孩子以后她们的日子过得更好了。

    姬氏自从女儿成了亲之后,性子收敛了很多。

    就算偶尔有村长的纠缠她的心态也放开了很多,想到村长年龄那么打了也活不多少年了。

    上次在她身上运动了一番,好久才缓过神来。

    看来是年龄大了,体力不行了。

    只要那老不死的一死一家人可以活的开开心心的,只要自己再忍忍就好了。

    自姬茶茶怀孕以来,家里的两个人更是把她当成了宝,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日子过得很快,再有4个月姬茶茶就快生了。

    姬茶茶每天干的事情就是坐在院子里,喂喂鸡,把鸡看好,免得到处拉屎。

    此时她正坐在容衔给他制作的高脚椅上面给孩子制作衣服,免得孩子出生了没有衣服穿。

    这高脚椅也没有特别之处就是把椅子的退做的很高,有助于姬茶茶方便动身。

    去年的冬天怀的孕,姬茶茶摸上的自己的肚子,感觉肚里的孩儿一天天的成长着。

    到现在都能感觉到孩子偶尔会踢到自己了,再过一个月,容容也不用再去镇上给人刷马了。

    她们家的钱也快存够了。

    娘说的是;“越到后期,越要注意,家里需要留一个人照顾自己。”

    于是就让容衔辞了这份工。

    天气逐渐到了秋末,再过几个月就要入冬了,的准备厚衣服了,棉被还能用。就是需要在制作害的小棉袄,迎接孩子的到来。

    今天姬茶茶坐在院子等容衔,容衔回来快一个月了,他说他今天上山一次看看有什么猎物没有。

    自从怀孕以来他每天都在等在,可不想今天这样一等就是等了大半天,以前都是自己和他一起上山去捕捉容易捉到的猎物,今天他自己一个人去。

    她心里有些担心,以前在马场里干活的时候,每天最多就是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就回来了。

    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太阳落山了还没有回来。

    娘也在山上砍柴两个人都还没有回来。

    清凉的风一阵吹来,姬茶茶被冷风吹的有些哆嗦,缩了缩脖子,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怕是要下雨了吧!

    她心里有些急切了起来。

    她想到竹林的路口等着他们归来,这样才能安心,她缓缓的起身可是肚子越来越大了,没人拿她一把,她起得有些艰难。

    ……

    她想到竹林的路口等着他们归来,这样才能安心,她缓缓的起身可是肚子越来越大了,没人拿她一把,她起得有些艰难。

    姬茶茶从屋里取了一把伞,去往路口等待容容和姬氏,不一会天上的雨下下来了,没有一点征兆,就下下来了。那雨如牛毛,花针,细丝,有一丝的寒意,有一的丝的悲凉。它没有春雨那么蒙胧的悲凉与温馨,只听见伞上面滴答滴答的声音。

    看向连绵不断的大山笼罩在一片迷雾中,秋雨,梳洗着青山、滋润着大地。地面上大大小小的水洼里积满了水。它们缓缓的流向大沟小渠。

    山洞里的容衔和往寡妇刚刚完事,王寡妇的手摸上了容衔坚硬如石的胸膛,容衔眼里露出了一丝阴狠,他不客气的说道:“该做的也做了,你最好不要碰我。”

    姬氏丝毫不怕容衔,感觉他只不过之一只纸老虎而已,还不是乖乖的跟了我在这里寻欢作乐。

    她呵呵的笑着:“凶什么凶嘛!你那媳妇也怀了孕,相比是不能行fang事,要不然刚才你怎的那么凶猛。”

    这会儿人家某处还疼着了。

    你也不安慰人人家,还那么凶,刚才你也很舒服不是吗?

    容衔没空搭理她,只语气不善的说道:“你最好给我闭嘴,要不然……。”

    王寡妇看到容衔这会儿是怒火连天了,她识相的闭上了嘴巴!

    容衔每次和王寡妇干了这事之后,心里都有些害怕,偷情并不是什么好事。他心里有些不安,只想雨快快的停下来,他想回家,想姬茶茶了。

    姬氏这会儿已经把柴砍好了,天上的雨越下越大,躲在树下的她这会儿衣服已经淋湿了一大半。

    如果再这样下去肯定要感冒了,还是的找处地方躲雨才行。

    她在思考了一番,记起来以前这座山上有一个山洞,她打算去哪儿避避雨等雨停了再走。

    她刚走到山洞口处,就听见了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她在想到,难不成这儿住的有人,会是什么人住在这山洞里,越听越不对劲,这声音怎么越来像王寡妇的声音。

    她只听见她一个人再说,并没有听见别人的声音。

    难不成王寡妇上山砍柴因为下雨是来躲雨的,她想了想摇了摇头,“不对,不对。”

    以王寡妇的作风,她怎么会上山砍柴,难不成是来偷汉子的。

    想到此刻,姬氏瘪了瘪嘴,正准备转身就走,只听见一个男人大吼一声,而且这个男人的声音是那样的熟悉,她越想听越觉得像容小子那声音。

    她又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容小子这会儿正在家里陪茶茶了,怎么可能会来到山上和王寡妇在一起。

    她正准备离开,只见那男子说道:“你最好有自知之明。”

    姬氏被这声吓了一大跳,这没有听错这是容衔的声音。

    她顿时火冒三丈,走进山洞打算质问容衔。

    一走进山洞看见王寡妇身上的衣服松松垮垮的披在身上,身上的紫青的痕迹都看的到,下面连个裤子都没穿,一看都是被恩爱一番的样子。

    她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山洞里没有别的男人,只有容小子,难不成……。

    她不敢相信,她也不敢砍容衔,怕被证实了,茶茶那个傻姑娘刚刚怀了孩子,要是这件事情被知道她概要受多大的打击。

    她自责,难受,当初就不应该答应闺女把这个小子留下,现在养虎为患了,竟然是个白眼狼。

    她抬头看像了容衔,容衔的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的,如坐针毡,热锅上的蚂蚁焦着不安的样子。

    容衔的所有表现显示出了他的虚心。

    姬氏看着容衔的表情,所有的一切都被他的表情证实了。

    一时间姬氏的面色,一刹时地变了灰色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

    一切发生得这样突然和意外,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谁也想不到那个平时看起来有些老实的女婿竟会和她最厌恶的人一起混搭在一起。

    容衔他脸色惨白,动也不动地站在那儿,只觉得脊梁上流下一股股的冷汗。

    他把嘴张了张,想说点什了,却被姬氏眼睛里含有一种的恐怖神气吓的楞住了,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接着他咽了两三口唾沫,好像是嗓子里发干似的。

    姬氏瞋目切齿大声的质问道:“这是不是真的。”

    容衔吞吞吐吐结结巴巴的刚想解释却被王寡妇接了过去。

    她脸色得意的回道姬氏:“是的,一切都是真的。”

    你能怎么着?

    王寡妇说着,还刻意的在容衔没看见的时候露出了自己的紫青的腰身给姬氏看。

    容衔被王寡妇的回答气的,转过身眼里露出了杀戮之气,他抬起手掌,狠狠的给了王寡妇一把掌。

    王寡妇被打的摔倒在了地上,嘴里的鲜血直流。

    姬氏被王寡妇的的举动刺激到了。

    她有些疯狂的扑过去,一个拳头有一个拳头的朝容衔的头上身上打去。

    嘴里还不停到骂道:“你们这对狗男女,一点都不要脸。”

    |“特别是你这个傻子,根本就配不上容衔,打心眼里我就瞧不起你,没想到你这么犯贱竟然蹭着茶茶怀孕了,你竟然跟这个贱女人给勾搭上了。”

    我们茶茶哪一点对你不好,你要这样对他她,她好心的把你从山上救了下来,你就这样恩将仇报,你这样的背叛对得起茶茶吗?

    这样的女人你也上的起,你真不嫌恶心,老娘还嫌恶心。

    ……

    她狠狠的推了容衔一把,大声的吼道:“你给我滚,我们家不需要你这样的女婿。”

    姬氏正准备转身走,却被背后的容衔抱住了腿。

    姬氏嫌恶地躲开,冷冷道:“拿开你的脏爪!”

    容衔见姬氏怎么样都不肯原谅自己,他怕回去之后,姬氏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姬茶茶。

    此刻的他被激恼了,失去了理智,正打算一把掐住姬氏的脖子,“你干嘛!”姬氏斜也着眼,走近他怒目而视。

    她说道:“你掐吧!刚好掐死我算了,这件事情谁也不知道你和王寡妇偷过情。

    容衔在姬氏的话语中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就算刚才有些睹血的想掐死姬氏,可是王寡妇难道不会在威胁自己吗?

    不会说出去?

    他慢慢的放下了手。

    姬氏走了,王寡妇也走了,她们谁也没看到他的恨意、他的想念、他的犹豫、他的挣扎。他的心,也似自己的这般苦涩……

    他恨王寡妇在三的威胁自己,恨姬氏不喜欢自己,瞧不起自己。要不是当初她要把娘子嫁给别人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姬氏冒着大雨一路上带着愤怒的情绪回到了家里。

    她再也不想看到那个白眼狼的小子,都是自己害了茶茶,都怪自己意志不坚定。要是自己意志坚定哪怕风言风语,我也不会把姬茶茶嫁给那个小子。

    她带着沉重的步伐冒着大雨走在姬茶茶的屋门口,徘徊了半天却不知怎么怎么香姬茶茶交代。

    乡村的夜晚特别的空灵,寂静无声,偶尔才能听到几声犬吠从远的地方传来。所以,这样的寂静里,院门外的脚步声更显突兀。

    难道是容容回来了,怎么还不进门,站在门外干什么?

    顾不得披件厚厚的衣服,只穿着单薄的衣衫兴奋地跳下床,穿着布鞋便冲出房门去。

    她还没有把们打开,只听见厚重的木门吱呀一声响,灯影摇曳,一直湿漉漉的脚踩了进来。

    姬茶茶一抬头一看氏娘亲,脸上的笑容变收敛了不少,姬氏看着姬茶茶变化的很快的表情,有些讥讽道:“我自己的闺女,不想想你老娘,有没有被大雨给淋坏,脑子竟是想着那汉子。”

    “不是,不是”。

    我也很担心娘姬茶茶说道。

    姬茶茶问道:“娘,你回来了,看到容容回来了没有?”

    姬氏语气沉重的说道:“孩子忘了他吧!他不是你的良人,你肚子力里的孩子,要是是个男孩,以后我们依靠的。”

    以后娘在给你找一个好一点,不嫌弃你成过亲,有个孩子的男子。

    姬茶茶摇了要头,“娘我不要,我的孩子只有一个父亲。”

    我也不要嫁给别人。

    “娘,我只想知道,容容去哪里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姬氏不是道该怎么给她说,怕伤到肚子的孩子。

    她摇了摇了。

    他不回来,我等他等到他回来为止,不管等多久我就愿意等。

    ……

    他不回来,我等他等到他回来为止,不管等多久我就愿意等。

    姬氏有写生气的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

    她哀声叹气的摇了摇头。

    姬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门外的容衔,被淋的就像落汤鸡一样。

    姬氏想不到容衔这人脸皮这么厚,竟然做出了那样的事情还有脸回来。

    他一进屋,姬氏就没有给过他好蓝色。

    姬氏以为容衔自己会离开,就算茶茶现在伤心,等过一阵子孩子一落地就会好了。

    没想到这人竟然装作没有一回事,大摇大摆的回来了。

    她此刻的怒火已经没地方释放了。

    她语气不善的说道:“你回来,干什么?”

    不是让你滚了吗?

    容衔此刻装哑巴一句话都没有说。

    姬氏说道:“那么有能耐了,这会儿在我闺女面前装哑巴了?”

    姬茶茶说道:“娘,容容做错了什么事情,你摇这样说他,而且还说什么,容容不会回来了。”

    他这会儿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回来了,娘有这样说他。

    就算要教训能不能等,相公换了衣服在说呀。

    姬氏对着姬茶茶说了一句,“你好自为之,不要陷的太深,这样的人不能要。”

    姬氏带着气氛走出了姬茶茶的房门,姬茶茶被姬氏的弄的丈二摸不着头脑,娘今天氏怎么了说话怎么夹枪带棒的。

    容衔换了干净的衣服,姬茶茶拿出了干净的毛巾让容衔坐下来给他把头发擦干。

    姬茶茶问道:“相公,今天怎么了?娘为什么摇说你不是良人。”

    容衔转过身,抱住了姬茶茶的腰身,把头颅迈进柔软的腰身,说话的声音带哽咽,“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受别人的威胁了。”

    姬茶茶听容衔说话的声音要哭的样子,她把容衔的脑袋从自己的腰身处抬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容衔,只见他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红红的就像兔子一样,受到了惊吓。

    她柔嫩的小手摸上容衔的脸庞,微微的说道:“相公,是不是刚才我娘骂你的话太难听了,所以很拿过?”

    容衔声音哽咽着,点点头。

    姬茶茶拉着容衔的大手:“容容,别多想了,以前我娘骂我的时候,我一个人只会躲起来哭,可是现在不会了,因为我身边有你,什么事情都有你和我分担。”

    容容有什么事情我也会和你分担,你不是一个人。

    容衔再感动之中有些愧疚的点了点头。

    睡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