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烟儿

    慕飞说道:“不错,圣子如何了?”

    江涛说道:“这件事波三折,虽然最后圆满解决了,但最后却只有雁月阁圣子人吃亏。”

    “至于他此刻如何了,我还真不知道。”

    慕飞喃喃道:“倒真是委屈他了。”

    “大侠?”见慕飞又走神了,江涛又轻声问道。

    慕飞回过神,问道:“那个逃婚的圣女后来怎么样了?”

    江涛摇了摇头,说道:“自从她从苍炎城逃离后,便再也没人知晓她的消息了,也许是已经成功逃离了,也许是被世仙宫抓了回去,具体结果我就不得而知了,大概是世仙宫可以封锁了这个消息吧。”

    慕飞问道:“就这些?”

    江涛说道:“大侠,我知道的就这些了,这还是因为我是幻术师的关系,其他人知道的还没有我多呢。”

    慕飞点头,伸出左手,嗜灵焰在其上方不断蹿动。

    “什么,你不能这样!”江涛大惊失色。

    慕飞毫不迟疑,催动嗜灵焰直接吞噬了江涛。

    随后,慕飞便将嗜灵焰收回焰纹当中。

    他开始就没打算放过江涛,江涛知晓他有嗜灵焰,慕飞必然需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击杀了江涛后,慕飞抬头看着天空,不由得叹气。

    “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慕飞喃喃道,望着明月,想起了昔日,他的玄根并未断裂之时,与雁月阁圣子把酒言欢的情景。

    他的玄根断裂,玄力开始不断流失,只有寥寥数人与他保持先前的关系,并未因此而疏远他,而雁月阁圣子,便是其中之。

    圣子也曾帮助慕飞寻找能恢复玄根的神药,只是并未寻到。

    再之后,慕飞昔日的仇敌找上了门来,纵然他知晓圣子无惧,但还是不想将他拉下水,因此便独自人离开了。

    想了片刻,慕飞回过神来,走到离荀身边,喂给离荀枚补灵丹。

    片刻后,离荀便清醒过来。

    离荀起身,看着慕飞,又看着空无人的四周,心中已然有了某种预感。

    但是他不敢相信。

    “盗贼团的人呢?”

    慕飞回答道:“死了。”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

    “果然是这样。”

    离荀叹道,这次,他又没有出什么力。

    同时,他对慕飞的实力又次刷新了认知。

    三百多个修身境的人,全部被慕飞歼灭了。

    他发现他越来越看不清慕飞了。

    “你看看有没有想要的东西。”慕飞将江涛的星光袋扔给了离荀。

    离荀看着星光袋,确迟迟不见他拆开。

    思虑片刻,离荀还是将星光袋扔还给了慕飞。

    慕飞问道:“你不要吗?”

    离荀摇了摇头,他实在是不好意思要。

    “行吧。”慕飞收起星光袋。

    离荀见慕飞收回星光袋后,虽有遗憾,但也有些庆幸。

    说实话,这杜涛星光袋里的东西,慕飞基本看不上,毕竟他的星光袋中,可是有整个赤云宗遗址的资产。

    唯能够入他眼的,便是本关于幻术的功法。

    幻术功法,不论是什么水平的,都是价值连城的。

    毕竟幻术功法确实非常稀有。

    慕飞取出幻术功法,翻开看,却只见里面片空白。

    慕飞喃喃道:“只有幻术师才能看么。”

    说罢,便收起了这本幻术功法。

    此时早已天亮,二人便走回了客栈。

    到了客栈正门口,二人便见到掌柜正跟别人炫耀他的那枚铸币。

    “铸币啊,挺有钱啊。”

    “那是自然。”掌柜脸傲然。

    只是他察觉不对,反应过来,转身看,竟然是慕飞和离荀。

    “妈呀!”

    掌柜大惊失色,瘫倒在地。

    “你们怎么会?”

    “怎么会没死是吗?”离荀抓住掌柜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道。

    “不不不,我怎么会有那个意思呢。”掌柜赶紧否认。

    若非掌柜带路,这盗贼团怎么可能在当晚就会找上门来。

    离荀真是气愤,他们来这连溪镇,帮镇子的人驱逐了盗贼团,结果还被人卖了。

    在魔音教,他可从没受过这种气。

    慕飞倒是没什么反应,财迷心窍嘛,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若真要说反应,也只是对这镇子上的人居然有如此重的奴性而感到惊讶。

    掌柜见无路可跑,便壮起胆子问道:“那个盗贼团的人呢?”

    离荀沉声道:“让你失望了,他们全死了。”

    “啊。”掌柜大惊。

    见掌柜如此反应,离荀大为恼怒,当即挥动法杖刺穿他的身躯。

    掌柜带着不甘之色死去,血液不断从法杖上流下。

    “啧啧。”慕飞望着掌柜的丝状摇头感叹,这个掌柜,就是死了,也把这枚铸币紧紧握在手中。

    慕飞掰开了他的手指,将这枚铸币从他手上拿走,随后又回头望向躲在柱子后面的店小二,不看还好,看,令他不禁无语。

    这个店小二,竟然害怕到失丶禁了,他的浑身都在发抖,尿液不断滴落而下。

    “不不是我干的,都是掌柜,是他财迷心窍!”

    慕飞正准备上前,便见店小二害怕地惊叫起来。

    慕飞摸了摸鼻子,问道:“我有那么可怕吗?”。

    这时,离荀也走了过来。

    “啊。”

    眼见离荀靠近,店小二惊叫番后竟晕了过去。

    慕飞笑道:“看来还是你比较可怕。”

    离荀也没说什么,默默走上二楼屋内收拾好衣物,走出客栈。

    他真是刻也不想待在这个镇子了。

    到客栈外,离荀直接使出道火陨,将客栈轰个粉碎。

    二人就此离开。

    走到镇子口的时候,二人却发现大群镇民正站在镇子口等着他们。

    还不等他们问是怎么回事,这群镇民便跪了下来。

    “仙人,帮帮我们吧。”

    “是啊,二位仙人,帮帮我们吧。”

    这群镇民不断地哀求着二人。

    离荀冷声道:“你们这是何意?”

    个中年妇女上前说道:“仙人,你有所不知啊,其实这连溪镇,还有另外个盗贼团,仙人你们既然能剿灭个,那么你们定能剿灭另外个。”

    慕飞问道:“我们为何要帮你们?”

    “仙人,你们看。”个镇民谄媚地说道,随后吩咐后面的人将辆马车从后方运出。

    车子上,个浑身赤丶裸的少女正被五花大绑的绑在马车上。

    被绑在车上的少女,双眼红肿,面色憔悴。

    镇民说道:“仙人,这是我们的点意思。”

    “不错,听闻仙人都喜欢年轻的少女,我们便将她献祭给二位仙人。”

    “你们!”离荀不由得怒火中烧,气的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群什么样的人啊。

    慕飞没理会这群镇民,把注意力放到了个小男孩身上。

    正是先前他们刚到镇子,提醒他离开的小男孩。

    慕飞直勾勾的盯着他。

    小男孩却警惕地看着他,随后不自觉的躲在他的父母后面。

    “唉。”慕飞感叹。

    慕飞本想将这个小男孩带走,只是他的眼神,以及他的举动,让慕飞打消了这个念头。

    二人将那个少女松绑,扔给她件衣服。

    少女却看向了镇民。

    只见镇民全都怒目圆睁,死盯着这个少女。

    少女时间惊慌失措,竟然就呆立在这里,不敢动弹。

    慕飞说道:“穿上吧,有我们在,她们奈何不了你。”

    少女听罢,终于穿上了衣服。

    “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个妇女怒骂道,边骂便朝着少女走来,手中拿着条鞭子,就欲抽打她。

    “滚。”离荀冷声道,掌将妇女轰飞。

    “仙人,这”

    镇民疑惑,他们可都把少女献祭给二位仙人了,为何仙人还会疑惑。

    “都去死吧。”

    离荀大为恼怒,催动玄力,施展道飓风,就要刮向这群镇民。

    “不用了。”慕飞阻止了他。

    离荀恼怒道:“这些人还留着干嘛?”

    慕飞说道:“这种德行,杀他们就是脏手,既然还有个盗贼团,那便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说实话,饶是慕飞,看到这种情景,都觉得有些不舒服,更遑论是离荀了,因此,让他停下手来也着实不易。

    慕飞也想着杀他们,但是如果放任他们在此处,他们今后的下场,那可比今日直接将他们击杀更加的惨烈。

    “走吧。”慕飞说道。

    离荀点头,便将少女背在身上,离开此地。

    “仙人,不要走!”镇民纷纷上前,想追上二人。

    “轰。”

    离荀反手施展道气劲将镇民轰飞,同慕飞离开莲溪镇。

    大概走了段路程后,离荀才将烟儿放下,问道:“你叫什么?”

    少女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叫莲心。”

    此时的她身体非常虚弱,路上,还是由离旬扶着她她才能勉强走路。

    离旬问道:“他们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莲心说道:“他们说我是扫把星,还要把我绑起来用以祭祀。”

    离荀问道:“他们为何这么做?”

    莲心说道:“因为那个盗贼团,原本是冲着我来的,他们想把我绑起来送给盗贼们用来换取镇子的安稳。”

    说罢,莲心又说道:“他们早就把我绑起来了,还派了专门的人看住我,不让我逃跑。”

    离荀问道:“你的父母没有出手阻止吗?”

    少女听到离荀说自己的父母,眼泪不禁潸然而下。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镇民将我绑起来,却因为害怕而无动于衷。”

    “真是窝囊。”离荀恼怒道。

    慕飞说道:“昔日之事,应过眼云烟,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想起莲溪镇之事,你以后,就叫烟儿吧。”

    “好。”烟儿破涕为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