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裂肉兽

    “佣兵团的大爷来了,快请坐。”店小二招呼道。

    “嗯。”为首的人随口应道。

    随后,这几十个人便在此处坐了下来。

    慕飞看向了佣兵团,只见这佣兵团的人,个个愁眉苦脸。

    而为首者更是焦虑之意露于形。

    佣兵团的众人聚在起,也不知道在那里议论些什么。

    “慕兄,这佣兵团有什么不对劲吗?”离荀问道。

    慕飞摇了摇头。

    “那倒没有。”

    此时慕飞直在看着佣兵团的为首者。

    似乎是感受到了慕飞的目光,为首者也望向慕飞。

    为首者对着慕飞点头笑,慕飞也礼尚往来,同样点头笑。

    随后,为首者便继续和佣兵团的众人商议。

    离荀带着烟儿上楼,教她使用玄力。

    慕飞却是走出了客栈。

    随后慕飞直崩那面墙而去。

    路走来,慕飞发现了不少的修士,而且都是佣兵团模样。

    只是这些佣兵团的佣兵们全都愁眉苦脸。

    “到底怎么回事?”慕飞自语道。

    不过慕飞也没空去了解。

    慕飞径直走到那堵墙前方。

    昔日慕飞来到此地之时,非常的匆忙,并未来得及查看。

    而今日,既然又闲暇的时间,慕飞自然会选择目睹这堵墙的风采。

    不得不说,这堵墙,实在是鬼斧神工。

    不论从那个方向望去,都是眼望不到尽头。

    这堵墙饱经岁月的风霜,却仍旧在此屹立不倒。

    墙的材质十分特殊,饶是慕飞,都未曾听闻此等材质,上方长满了青苔,路蔓延。

    而与他起站在墙下方的人告诉他,此墙名为天墙,昔日曾抵御过无数的外敌入侵。

    慕飞听了,也是对这墙充满了敬畏之心。

    顺着这堵墙向右路前行,地势越来越低。

    这是人们为了通向对面而挖到条路。

    直走去,走到最低处。

    此地细看,就像个盆地般。

    四面八方的路都由高向低通向这里。

    路口只有个,非常的窄仅仅能容纳寥寥数人。

    慕飞听闻曾经有人也想将此路开辟地更大点,但是都被打消念头。

    是本身开辟这条小路的难度就已经非常大了,再扩张,那难度可想而知。

    二是旦将路口扩大,那么这天墙的意义便没了,外敌直接就从这条路口中通过了。

    因此无数岁月下,即使此地人来人往,也没有扩大此地的路口。

    不得不说,这天墙,实在是厚。

    走了许久,慕飞才从这条小小的路口通过。

    走出天墙后,便是金银山脉。

    这金银山脉当中,矿场无数,且仿佛挖之不尽,无尽岁月下,仍然不断有稀有矿物被挖出。

    许多人,都因此到这里前来挖掘矿产。

    原本,天墙的后方,是没有金银镇的,后来来往的人多了,这个地方便渐渐形成了个村落,再到后面不断扩张,就变成了金银镇,直持续到如今。

    而且,这金银山脉,是通往断虚谷的必经之路。

    不论是荒州的哪座主城,皆是从此地渡过,再路前行通往段虚谷。

    不过这金银山脉,虽然当中矿产甚多,但是也难以挖到。是本身就难以找到稀有矿产,二便是此地非常的凶险。

    此地邪乎的很,不少进入这山脉的人,都会消失在山脉当中。

    因此,为了保证安全,便有不少路人为了安然渡过此地,亦或者前去采集当中的矿产而组队在起。

    再后来,有人发现了商机,便甘愿冒着风险,不断拉人,组成佣兵团,收取费用,从而让他人成功离开此地。

    慕飞走到了金银山脉的前方,赫然见到个标示牌。

    “前方有裂肉兽出没,慎行。”

    慕飞倒吸口凉气。

    裂肉兽,中阶魔兽。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佣兵团的人们愁眉苦脸了。

    这里毕竟只是个挖矿的小地方,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境界高的大能在此地。

    而这断虚谷,又因为境界限制,所以即便来些大教的人,那也只是些实力低微的弟子。

    如果是其他的中阶魔兽,可能还能凭借人类的智慧战胜它,可是这裂肉兽,却不能如此。

    这裂肉兽,拥有强悍无比的肉身,以及无可匹敌的抗性。

    不管是体修,术修,寻常修士,甚至是法修,皆难以对其造成伤害。

    当然,最为可怕的,便是这裂肉兽的攻击手段。

    妄图以人数压制裂肉兽,那是绝不可能的事。

    这下,不只是佣兵团了,连慕飞自己,也是愁眉苦脸了。

    毕竟不通过这金银山脉,便无法到达这断虚谷。

    其实他不知道,不只是他,绝大部分要前去断虚谷历练的人都无法通过此地。

    而因为这裂肉兽,这金银山脉另边的人也难以从那边出来。

    可以说,这裂肉兽,直接就阻隔了这条路。

    慕飞没有在继续前行,而是选择了原路返回。

    他又从天墙底部的路口路回来,回到金银镇当中。

    慕飞回到了客栈当中。

    此刻,天色已暗,慕飞则是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慕飞本打算修炼,却因为这裂肉兽事而难以静下心来,从而难以进入修炼当中。

    后来,慕飞索性走出屋子,随便找了处地方,便坐了下来抬头望月。

    就在此时,离荀竟然也如同慕飞般,来到了此地。

    二人见面时,还都楞了下。

    随后离荀便坐到慕飞的身旁。

    “为何慕兄出去趟,回来便如此愁眉不展?”离荀问道。

    “说来话长,你呢?”慕飞问道。

    “我只是为烟儿担心。”离荀说道。

    “烟儿?她怎么了?”慕飞问道。

    “我在担心她进入断虚谷后该如何是好,我们都自身难保,她才初阶阶又如何在当中活下去。”离荀说道。

    “你想把她带进断虚谷,你没毛病吧。”慕飞说道。

    “嗯?不然她怎么办?”离荀问道。

    “自然是让她留在外面啊。”慕飞说道。

    “托彤鹤的福,我们已经无需将她留在碎石谷那边了,可以路带她带断虚谷外面,你还不满足吗?”慕飞问道。

    “可是,断虚谷外面,不简单比谷内安全。”离荀辩驳道。

    “哎。”慕飞也是感叹。

    离荀说得倒是也没错,这断虚谷外面,虽然没有谷内凶险,可是人海茫茫,难保不会出现什么贼人,烟儿不见得就能安全。

    这人,有时候可能才是最可怕的。

    “此时倒是可以先放放,我的事,才是当务之急。”慕飞说道。

    “什么事?”离荀问道。

    “你知道裂肉兽吗?”慕飞问道。

    “当然知道,裂肉兽这等凶兽,我又岂会不知。”

    “你知道为什么那些佣兵团的人都愁眉不展吗?”慕飞问道。

    “你这说,其实我也奇怪,莫非慕兄知晓?”

    “我今日去那金银山脉看了下,就知道了。”慕飞说道。

    “是何原因?”离荀问道。

    “就是唉。”

    “你倒是说啊。”眼见慕飞说了半又停下,真是把离荀急死了。

    “还是不说了。”慕飞说道。

    “你在逗我么?”离荀此刻真的很想这么说。

    “慕兄就不要卖关子了。”离荀说道。

    “好吧,我说了。”

    “嗯。”

    “你准备好啊。”

    “嗯。”

    “我真的说了啊。”

    “快说啊。”

    “我还是不说了吧。”慕飞说道。

    顿时,个火陨直接砸下慕飞。

    慕飞赶紧闪避开来。

    “轰。”

    火陨直接将地面砸出个大洞。

    “好家伙,你来真的啊。”慕飞说道。

    不过,他倒是为之惊。

    这平常没什么,这离荀使出这火陨,此时慕飞才赫然发现,其实此时的离荀已然比刚在元阳城时强上了不少,这地面上的大洞便是证明。

    当然,其实他自己也强了不少,不仅境界提高,他的踏空九行更是直接到达了第二层。

    “你说不说?”离荀问道。

    “好好好,我说。”慕飞说道。

    慕飞的神情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这金银山脉,出现了裂肉兽。”慕飞说道。

    “轰。”

    又是颗火陨砸下。

    “我不是说了吗,你怎么还来。”慕飞骂道。

    “不好意思,这次是失控了。”

    “裂肉兽怎么会出现在金银山脉?这我们还怎么过去?”离荀问道。

    慕飞撇了撇肩,表示他也不知道。

    “坑爹呢这是。”

    随后又是无言了许久,二人坐在此地惆怅。

    “唉。”离荀叹。

    “唉。”慕飞也叹。

    这下,两个人便和那些佣兵团的人样,愁眉不展了。

    就这样,二人便在此地待了夜。

    随着天慢慢地亮起来,二人才回到客栈。

    “慕大哥,离大哥,你们没睡吗?”烟儿问道。

    “修士是不需要睡觉的,那是修炼。你这个要改口。”慕飞说道。

    “对不起,慕大哥。”烟儿道歉道。

    “唔,昨日教你的玄力练习练的怎么样了?”离荀问道。

    “你看。”烟儿说道。

    随后她催动玄力,施展出来。

    “不错,很有进步。”离荀赞叹。

    “谢离大哥夸奖。”烟儿笑道。

    “不好了,裂肉兽跑到金银镇来了。”客栈外,个急促的声音路传了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