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金银山脉

    金银镇慢慢地又变得好了起来。

    凡人们慢慢地将破损的房屋修复了起来。

    而修士们在合力起在距离金银镇不远处的平地上铸造了座非常巨大的坟墓。

    修士死伤惨重,足足有万多修士,死在了这里。其中有不少,便是同慕飞等人般,是前去这断虚谷的。

    但是,凡人死伤远比修士多,凡人死了十余万人,比修士多十倍,十分的惨烈。

    不少人都在这巨大的坟墓上哀悼。

    “娘。”个小男孩的哭声异常引人注目。

    这个小男孩的母亲,深知自己已然活不成了,用尽最后的力气将男孩推走,这才让男孩得以幸存下来。

    也有个老母亲,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惨死在裂肉兽的脚下,白发人送黑发人。

    如此情况,在此刻的金银镇当中,比比皆是。

    只裂肉兽,就能导致如此多的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烟儿看着如此情况心里却是非常的苦楚。

    这是她从莲溪镇出来后,第次经历如此情景。

    “烟儿呢?”慕飞问道。

    “让她想想吧,跨过这道坎,她的路便会好走得多了。”离荀说道。

    慕飞二人如此想着。

    只是没想到,这烟儿,想便足足想了七天七夜。

    烟儿总算是从那个巨大的坟墓边上回来了。

    “烟儿,你的头发?”离荀大惊。

    这七日时间,慕飞二人给足了烟儿空间,让她自己想明白。

    只是没想到,这七日不见,烟儿的头发竟然从原先的乌黑变成了银白色。

    “离大哥。”烟儿说道。

    “烟儿,你”离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想要变强。”烟儿异常坚定地说道。

    “为什么想要变强?”慕飞则是在此时走了过来问道。

    “我不想再看到这种事情发生了。”烟儿说道。

    慕飞摇了摇头。

    “不,如果只是如此,那你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慕飞说道。

    “为什么,我也想向慕大哥你样,变得更强,保护他人。”烟儿说道。

    “修士的世界,远比你想的要复杂。你变得再强,也无法阻止这种事情发生。”

    “修士之路,本身就是条血路。将功成万骨枯,他日,你的修士之路上,遇到的,将远比如今的还要可怕。”慕飞说道。

    “可是,慕大哥,你不是成功的保护了别人了吗?”烟儿问道。

    “这只是裂肉兽还不够强而已,这个世界上,比裂肉兽强大的生物,比比皆是。这次只是裂肉兽,如果下次,来的是比裂肉兽更强的生物呢?届时又该如何?”慕飞问道。

    “就如同你般,我能帮你次两次,或者十次二十次,甚至百次两百次,但是我绝对不可能帮你辈子。”

    “难道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去吗?”烟儿问道。

    “当然不是,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这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慕飞说道。

    “没有任何人可以完全保护任何人,你想要保护的话,就保护你身边的人吧。”慕飞说道。

    慕飞说罢,便离开了,回到了避难所当中。

    “离兄,过来帮我下。”慕飞在远处叫道。

    离荀看了看烟儿,心中叹。

    “烟儿,不要想太多。”离荀说道。

    随后,离荀也跟着去了避难所。

    “保护身边的人,我真的能做到吗?”烟儿自语道。

    又是三日过去

    金银镇,虽然不似先前般,但是此时也终于慢慢的恢复了元气。

    佣兵团又重新开始工作。

    而不少要前往断虚谷的修士,也陆续出发了。

    慕飞三人,也离开了金银镇,步入了金银山脉。

    “咦,这不是慕大恩人吗?”就在路上,其中个人认出了慕飞,前来打招呼。

    “慕恩人。”这个修身境境的修士叫道。

    “何事?”慕飞问道。

    此人见到慕飞,便支支吾吾,高兴地说不出话来。

    “你冷静点。”离荀看不下去了,说道。

    “是这样的,我们知晓二位实力强劲,所以我们自发组织了个团队,想跟随二位。”此人说道。

    “有多少人?”离荀问道。

    “三千人。”

    “三千人!”离荀大惊。

    三千个修士,这绝对是股不小的力量。

    “慕兄,你看如何?”离荀问道。

    慕飞只是摇了摇头。

    “慕大恩人不愿意吗?”此人问道。

    “我独来独往惯了,让我带领如此多的修士,我并无此意向。”慕飞说道。

    此人愣,随后神色沮丧。

    “慕恩人,如若你改变注意了,定要来找我们。”此人说道。

    随后此人便离开了。

    “慕兄,这是为何?”离荀问道。

    慕飞只是抬头望天,仿佛若有所思。

    不过此时,慕飞心里确实尴尬无比。

    “装过头了。”慕飞心想道。

    三千个修士,他怎么可能会不想要呢,只是慕飞想摆下谱。

    慕飞本想推脱个几轮,最后半推半就地就同意了。

    只是慕飞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如此半途而废,这慕飞刚拒绝次,他竟然就直接离开了。

    “三千个修士啊,这在断虚谷,都快可以横着走了。”

    “真是造孽啊。”

    离荀看着慕飞此刻的样子,还当他是另有所谋。

    “慕兄,你有别的打算吗?”离荀问道。

    “我自有分寸。”慕飞只能厚脸皮说道。

    三人很快便踏入了金银山脉当中。

    好家伙,这裂肉兽,着实是凶猛,路上,各种魔兽尸体,遍布山脉。

    慕飞三人没有因此停下脚步,继续前行。

    金银山脉,原本就是矿产甚多,矿上的气味和这些腐烂的魔兽尸体夹杂在起,着实令人恶心。

    “呕。”烟儿忍不住吐了出来。

    “烟儿,你没事吧。”离荀关切地问道。

    烟儿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再向前行去,瘴气向四周弥漫。

    “是毒瘴。”慕飞说道。

    慕飞取出了三枚去瘴丸,扔给离荀和烟儿枚,随后三人服下这去瘴丸。

    不过,这瘴气虽然已经无法威胁到慕飞三人,但是这瘴气四处弥漫,却是让慕飞三人难以看清前方的路。

    “要是妹儿在就好了。”慕飞自语道。

    盈歆的眼睛异于常人,这种毒瘴,肯定难不倒她。

    然而盈歆并不在此处,慕飞三人也只能慢慢地摸索着前进。

    这时,慕飞头顶的山上,却有双猩红的眼睛在看着慕飞三人。

    “唔,离兄,你放个飓风看看能不能把瘴气吹开。”慕飞说道。

    “你把我的功法当什么了。”离荀怒道。

    不过他还是照做了。

    “嗖。”

    个巨大的风卷从从空中形成。

    瘴气被不断地被风卷吸收。

    “成了。”慕飞喜道。“没想到还真有效。”

    风卷不断地扩大,瘴气不断地被吸收。

    飓风肆虐,四面八方的瘴气全部聚集于飓风当中,周围的视野越来越清晰。

    很快,慕飞三人上方的瘴气也被去除了。

    只是这瘴气出,着实令慕飞三人吓了跳。

    只毛丝鼠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是毛丝鼠。”离荀惊叫道。

    毛丝鼠跃而起,紫色的獠牙对着慕飞便是咬。

    慕飞催动踏空九行,赶快避开。

    这毛丝鼠的獠牙,是它唯的依仗,也是它最锋利的武器。

    它的獠牙剧毒无比,旦被它咬中,那么基本上是难以救治了。

    毛丝鼠虽然体型比其他的鼠类大了几倍,可是它的速度却丝毫不逊色,甚至还比其他的鼠类快上不少。

    因此,慕飞闪开,这毛丝鼠已经扑向了离荀。

    “轰。”

    道火陨直接在自己的身前砸下。

    毛丝鼠闪避开来。

    火陨扑了个空。

    随后毛丝鼠再次扑向离荀。

    “轰。”

    两道青蓝色火焰直接轰响毛丝鼠,阻断了毛丝鼠的进攻。

    原来是慕飞催动的“焚炎变。”

    毛丝鼠飞快地冲向慕飞。

    “轰。”

    地上个土刺直接向着毛丝鼠穿去。

    毛丝鼠自然是避开来。

    毛丝鼠眼见慕飞和离荀两人无法对付,便快速扑向烟儿。

    烟儿此时虽然也是修士,但是才初阶二阶,自然是难以抵挡。

    毛丝鼠张开它尖锐的獠牙,朝着烟儿咬去。

    “当心。”离荀惊道。

    随后离荀便快速冲向烟儿。

    然而他的速度难以赶上毛丝鼠。

    眼看毛丝鼠就要咬想烟儿,慕飞踏空九行催动,闪,闪到了毛丝鼠的面前。

    但是,就在此时,毛丝鼠突然个转身,直接扑向慕飞。

    慕飞措手不及。

    紫色的獠牙直接咬进慕飞的手背当中。

    “慕兄。”离荀惊道。

    “抓到你了。”慕飞笑道。

    慕飞强忍着毛丝鼠獠牙咬进他手背的痛楚,直接抓住了毛丝鼠。

    “焚炎变”开始催动。

    “轰。”

    慕飞双手化为火焰。

    毛丝鼠剧烈挣扎,然而都难以逃脱慕飞的手心。

    火焰瞬间烧向毛丝鼠。

    毛丝鼠受到焚炎变的烧伤,开始,毛丝鼠还在挣扎,但是很快,毛丝鼠便在慕飞的手中,直接被活活烧死。

    毛丝鼠的神元直接显露了出来。

    是块玄之核。

    “呵呵。”慕飞看着玄之核笑了声。

    “噗咚。”

    慕飞直接倒在了地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