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龙鳞甲

    “下件物品,聚玄丹。”

    “嘿,又是丹药,那个傻子又要买了。”

    “是啊,每个丹药,那个傻子都用双倍的钱买下来。”

    慕飞听到了这些人对他的评论真是觉得好气啊,可是偏偏没什么办法。

    他只能继续拍下去,拍到孙蝶消气为止。

    “千五百铸币。”

    这是慕飞和其他人最后的喊价。

    “千七。”那个黑衣人马上就跟了上来。

    “千九。”慕飞继续跟上。

    “两千。”

    “两千五。”

    “两千七。”

    “两千九。”

    “三千。”

    结果慕飞最后用了三千铸币才把这聚玄丹买下来。

    “为什么这种傻子都能有这么多的钱。”

    “是啊,真是苍天不公。”

    慕飞真是无奈啊。

    时间点点流逝,拍卖物件件被拍了下去。

    “各位,终于到了激动人性的时刻了,这是本次的压轴物品。”

    孙蝶指着推上来的大箱子说道。

    “终于来了嘛。”慕飞聚精会神。

    而那些没有拍卖的大派,也终于把目光放在了箱子上。

    时间,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等着孙蝶把箱子打开。

    “孙姑娘,你快开箱子让我们瞧瞧啊。”

    “是啊,孙姑娘,你们拍卖场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这究竟是什么宝物啊。”

    大堂上的众人说道。

    “既然各位的热情如此之高,那么我也不好扫大家的兴。”孙蝶说道。

    随后,她就将这个箱子上的锁链解开。

    大堂上的所有人都清色地盯着宝箱,目光丝毫没有偏移。

    孙蝶慢慢地将箱子打开。

    “是什么?”

    “真是好奇啊。”

    只是打开后,却见里面还有个银白色的箱子。

    众人悬着的心下子就掉了下去。

    众人对拍卖场的做法报以嘘声。

    “至于嘛,还再加了个箱子锁着。”

    “搞得那么珍贵,是什么东西啊。”

    孙蝶并没有反驳众人的说法。

    “稍安勿躁,实在是这个物品太贵重。”孙蝶说道。

    “打开后里面不会还有个箱子吧。”

    “肯定还有个箱子。”

    大堂又有人议论道。

    “各位请放心,这箱子里面便是本次要拍卖的宝物。”孙蝶说道。

    虽然众人被吊了次胃口感觉不好,可是也侧面说明箱子里的东西实在是非常珍贵。这个银白色的箱子便是证明。

    这个银白色的箱子,由玄金做成,坚固无比,只要是没有钥匙,任何人都不可能将其盗走。

    单是箱子本身的价值就已经非常的珍贵了,更遑论里面的东西。

    箱子终于是被慢慢打开了。

    道耀眼的光芒闪耀而出。

    “这是什么东西,好刺眼。”

    “我的眼睛。”

    “好耀眼啊。”

    大堂内好多人都捂着眼睛。

    光芒慢慢地褪了下来,众人终于能够看清箱子里面的东西了。

    慕飞看着箱子里的东西,不仅倒吸了口冷气。

    竟然是龙鳞甲。

    “我”慕飞都忍不住爆粗口了。

    这龙鳞甲,可是和伏天印个档次的存在。

    大堂的众人们看着龙鳞甲,眼睛都红了。

    “这拍卖场是不是疯了,龙鳞甲都拿出来卖了。”

    “没想到消失多年的龙鳞甲竟然在这云罗堡的拍卖场内。”

    “哎,只可惜我们这等人是没法拥有这龙鳞甲了。”

    “这可是龙鳞甲啊,看眼都觉得赚了。”

    “也不知道哪路大神能够拍下这龙鳞甲。”

    大堂上的人议论纷纷。

    而与此同时。

    慕飞也明显地感觉到了气氛已经与先前大不相同了。

    那些大帮派,包括坐在他边上的左丘震,全都盯着这件龙鳞甲,很显然,他们已经提前得到了消息。

    这整个云罗堡的大帮派们全都汇聚堂,这可是云罗堡拍卖场有史以来的惟次。

    随着龙鳞甲的面世,他们终于是要出手了。

    “下面,开始正式拍卖龙鳞甲,起拍价,十万铸币。”孙蝶说道。

    “得,看来我不用想了。”个稍有钱财的人说道。

    他身上有好几万铸币,不过这龙鳞甲起拍价就十万了,直接断了他的希望。

    “十五万。”首先叫价的,是魔音教的人。

    “二十万。”渺烟府的人也喊道。

    “三十万。”神鬼教的人喊道。

    “四十万。”接下来是灵门的人。

    “有钱就是好。”慕飞感慨。

    这些人,翻手间便喊了几十万铸币,眼睛都不眨下。

    当然,这些大教代表的是整个帮派,不是个人,如此价格肯定也是事先商量好的。

    拍卖还在继续。

    “五十万。”天机阁的人喊道。

    “六十万。”剑宗的人喊道。

    “百万。”

    全场震惊。

    所有人都望着喊价的人。

    原来是雁月阁。

    “雁老果真是挥金如土啊。”左丘震怪笑道。

    这个被称为雁老的人,名为上官绝,是这雁月阁在此地分堂的堂主,而且也很有可能是此地最强的人。

    “闭上你的嘴,不服就和我抢拍。”上官绝说道。

    很显然,他并不喜欢和别人多费唇舌。

    上官绝的百万铸币固然非常的恐怖,不过竞拍并没有因此停下。

    这可是龙鳞甲啊。

    “百十万。”圣宗的人也叫起了价。

    “百二十万。”瑶池府也出手了。

    “百三十万。”天星阁的人也出手了。

    “百四十万。”这次是世仙宫。

    这些大教的竞争愈发激烈。

    而看着这些大教不断地竞争,其他人都仿佛看神仙抢宝般。

    先前还在为五万铸币而惊叹,结果转眼,竟然上百万了。

    这在不少人里,都是天文数字了。

    “我感觉我的世界观已经崩塌了。”个小修士说道。

    另个修士也点了点头。

    “我觉得我这么多年都白活了。”

    “左丘小哥还不出手吗?”世仙宫的美艳女子说道。

    这个女子名为宁悦容。是世仙宫在云罗堡的堂主。

    “收起你的妖艳模样,也不看看自己几岁了,你以为你还是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啊。”左丘震呛道。

    “你。”宁悦容大怒。

    “你看看你那丑陋的外貌。”左丘震继续呛声。

    女人最忌讳别人说年龄,尤其是修士。

    动不动就是几百上千岁。

    这在凡人眼里就是老妖婆。

    而这宁悦容,实际上也是八十多岁,这在修士界,真的算很年轻了。

    结果左丘震如此呛声,她听到了自然不忿。

    而且,凭良心说,这宁悦容确实是非常的美,她在之前,可是曾和上任世仙宫圣女争艳的。

    “不必理会他。”上官绝出来帮世仙宫说话了。

    “哟,还真是亲家了呢。”左丘震说道。

    “百五十万。”魔音教继续拍价。

    “百六十万。”雁月阁拍价。

    “百七十万。”天星阁的人继续拍价。

    “百九十万。”剑宗的人拍价道。

    拍价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在众人不断地惊叹中,拍卖的价格升再升。

    很快,龙鳞甲的价格,便被炒到了三百万。

    喊三百万的,是神鬼教。

    “三百五十万。”左丘震终于是加入了喊价当中。

    “终于舍得出手了吗?”剑宗的人说道。

    这剑宗的人,个个都背着把大剑,浑身上下透露着股股冷冽的寒气。

    为首者名为凌渊,是剑宗在云罗堡的堂主。

    “你还说别人,你个拿剑的,要盔甲干嘛?”天星阁的为首者说道。

    天星阁的为首者,名为星黎,是天星阁在云罗堡的堂主。

    “你这是什么道理,我拿剑凭什么就不能穿盔甲,况且还是龙鳞甲此等强大的盔甲。”凌渊反驳道。

    “哼,谁不知道你剑宗的人以攻出名,这厚重的龙鳞甲穿上只会影响你们的攻势,你们无非是想哄抬波价格罢了。”灵门堂主衡麒说道。

    “是啊,那又如何?”凌渊说道。

    另外几人自觉没趣,这凌渊明目张胆的承认,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而且,他们自己也有点这种心思。

    “三百六十万。”似是在报复左丘震先前的言论般,宁悦容死盯着左丘震,拍价。

    “不要针对我,老女人。”左丘震说道。

    宁悦容只差没在大堂内冲过去殴打左丘震了。

    “三百八十万。”濮阳孤也拍价。

    濮阳孤,是灵门在云罗堡的堂主。

    “濮阳孤,你又凑什么热闹。”邱逸说道。

    邱逸是渺烟府在云罗堡的堂主。

    “你不是也样?”濮阳孤反驳道。

    “四百万。”琴殷叫价。琴殷是瑶池府在云罗堡的堂主。

    “四百二十万。”元钧也叫价道。元钧是圣宗在云罗堡的堂主。

    “四百三十万。”上官绝叫价。

    “四百五十万。”左丘震跟价。

    “得,你们玩,我退出。”凌渊是第个发言说退出的。

    不知不觉,价格已经被翻炒到了四百五十万。

    四百五十万铸币,即使是强如这些大教,都难以承受。

    因此,随着凌渊说退出,跟着又有好几家大帮派退出了。

    此刻,剩下的继续再跟价的,共有四家。

    雁月阁、凤梧阁、世仙宫以及圣宗。

    而世仙宫实际上和雁月阁几乎可以算在块。

    因此,可以说,主要的三家,便是雁月阁、凤梧阁以及圣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