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拍得龙鳞甲

    “四百六十万。”上官绝再次喊价。

    “四百八十万。”元钧跟上。

    “五百万。”左丘震拍道。

    “五百三十万。”宁悦容怒视着左丘震喊道。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退出,让你花这五百三十万。”左丘震说道。

    “那你退啊。”宁悦容说道。

    左丘震没有理睬她,这龙鳞甲,他是势在必行。

    “五百五十万,再高的话你们玩吧。”元钧说道。

    “五百六十万。”上官绝说道。

    “五百七十万。”左丘震跟上。

    元钧也退出了竞拍行列。

    而世仙宫也跟着元钧退了出去。

    “算你识相。”左丘震对着宁悦容说道。

    “你怎么不去死。”宁悦容气极了。

    “雁老,还跟吗?”左丘震问道。

    他的心里其实已经非常虚了。

    这凤梧阁整个分部,就只剩下五百九十五万了。

    不过,他也知道,雁月阁其实也很虚了。

    虽然他不知道雁月阁究竟有多少钱。

    但是肯定和自己差距不大。

    他只能赌。

    赌雁月阁的钱没他凤梧阁多。

    “五百八十万。”上官绝继续喊道。

    “五百九十万。”左丘震继续喊道。

    此刻,双方的眼睛都红了。

    “六百万。”上官绝继续喊道。

    “。”左丘震怒道。

    “哈哈哈哈,没有钱了嘛?”上官绝放声大笑。

    “晦气。”左丘震摇了摇头。

    “继续跟。”这时,慕飞出来搭话了。

    “铸币不够了。”左丘震摇了摇头,颇为无奈,他自然是想继续跟下去。

    “六百零万。”慕飞喊价道。

    上官绝双眼眯成条线,上下打量着慕飞。

    “你是何人?”上官绝问道。

    慕飞没有理他,而是取出星光袋,将当中的铸币取出了六万,交给了左丘震。

    “这”左丘震也不知该不该接。

    “这拍卖场的规则,你难道不知晓?”上官绝喝斥道。

    “我自然是知晓的,不就是不允许外人的援助吗?”慕飞说道。

    “那你还”上官绝话为尽,便闭上了嘴。

    只见慕飞从星光袋中取出了个银白色的令牌。

    这个令牌,便是天门令。

    真个大堂的人皆哗然。

    “天门令,那个傻子竟然是凤梧阁的长老。”有眼尖的人认了出来。

    “我的天,凤梧阁怎么会找这么个人当长老。”

    慕飞取出天门令后,全场都是不敢置信的表情,尤其是那些说他人傻钱多的人。

    “你是凤梧阁的长老?”上官绝大惊。

    先前,他注意到慕飞之时,慕飞都是各种以双倍价格拍下那些丹药的,只当是个某个大帮的败家少主之类的人,所以他也自然丝毫没把慕飞放在眼里。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他丝毫没放眼里的人,竟然是凤梧阁的长老。

    “谁知道他是不是你们的长老?”上官绝说道。

    “这天门令还能作假不成?”左丘震说道。

    “这种令牌,我记得你也有块吧。”上官绝说道。

    左丘震取出了他的令牌。

    “我的是地门令,是不如我们长老的天门令的。”左丘震说道。

    上官绝还想在说什么,便被左丘震的话驳回。

    “这天门令摆在这,他是我凤梧阁的长老无疑,你还想抵赖不成。”左丘震口气冷。

    上官绝好气啊。

    这龙鳞甲眼看就要到手了,怎么偏偏冒出个慕飞。

    他雁月阁的资金,实际上也确实和凤梧阁差不多。

    只不过比凤梧阁多五万。

    “啊。”上官绝大叫声。

    “哈哈哈哈。”与此同时,左丘震倒是放声大笑。

    “那么六百零万,还有人在喊价吗?”孙蝶常规性的问道。

    结果自然是没有人回她的。

    “六百零万次。”

    “六百零万两次。”

    “六百零万三次,成交,这件龙鳞甲,归凤梧阁所有。”孙蝶宣布着讯息。

    “哈哈哈哈。”左丘震仍然在放声大笑。

    上官绝则是懊恼不已。

    万,只差万铸币而已。

    要是自己昔日稍微尽点心,这万不是唾手可得吗?

    上官绝非常的后悔。

    然而世界上没有后悔药,纵然上官绝无论怎么后悔,这龙鳞甲,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圣子,我对不起你啊。”上官绝跪在的地上哀声自语道。

    “唔,这是雁月阁给圣子的吗?”慕飞听到后倒是愣。

    不过细想之下,他便明白了。

    这件龙鳞甲,是雁月阁为了补偿他们圣子,让他们圣子早日恢复,才准备拍下来的。

    只是万万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慕飞,将这到手的龙鳞甲抢走了。

    “没想到竟然把他坑了。”慕飞自嘲道。

    他原本帮凤梧阁拍下这件龙鳞甲时,并没有想那么多。

    他没有想到,这雁月阁,竟然是帮他们的圣子拍这件龙鳞甲。

    “真是对不起他了。”慕飞自语道。

    随着龙鳞甲的拍卖结束,大堂内的人也陆续离开了拍卖场。

    “凤梧阁长老是吧,好,很好,我们认栽。”上官绝路过慕飞身边,狠狠地说道。

    “你想干什么?”左丘震拦在慕飞的身前,看着上官绝。

    “哼。”上官绝只是冷哼了声。

    随后这雁月阁干人便离开了这大堂。

    看到雁月阁的人离开了,左丘震板着的脸也松了下来。

    “此次,真是多亏了慕长老了。”左丘震笑道。

    “少主他定会很高兴的。”

    “这是给左丘然的吗?”慕飞问道。

    “没错。”左丘震点头。

    “很难想象他穿上这件龙鳞甲会是什么样子。”慕飞说道。

    “很难想象吗?”左丘震问道。

    “呃,这个嘛,总觉得会有种违和感。”慕飞说道。

    “你说的是少主的容貌问题吧,那个其实不是问题。”左丘震道。

    “什么意思?”慕飞疑惑。

    “其实,少主他,原先的外貌,是非常俊美的。”左丘震说道。

    “左丘然的相貌俊美?”慕飞忍不住笑出了声。

    “慕长老不相信我自然是能够理解,现在我也不知该如何跟你说,等他日从断虚谷出来,回到元阳城,你自然便会知晓了。”左丘震说道。

    “是这样吗?”慕飞疑惑。

    “到时候慕长老不要吃惊便好。”左丘震说道。

    随后二人路无言,就此回到了凤梧阁当中。

    慕飞在屋子内,翻着他从拍卖场获得的功法。

    本是玄月录,是孙蝶所赠。

    另本是雷法天决。

    两本功法都强大无比。

    “下次找个机会补偿孙蝶吧。”慕飞看着两本自语道。

    这孙蝶赠送给慕飞两本如此强大的功法用以示好,慕飞却只赠送了把天寒剑。

    虽然天寒剑也非常的珍贵,可是比起这玄月录和雷法天决那还是稍有不足的。

    而且慕飞随后便坑了孙蝶,忽悠她把记载着上个纪元文字的石头给了自己,着实有些对不起她。

    虽然后面慕飞已经用双倍的价格买了好多丹药,可是那只是九牛毛,充其量也就让孙蝶消气而已。

    “算了,以后在说吧。”慕飞自语道。

    慕飞不再想孙蝶的事,他现在要做的,是修炼这两本功法。

    随后,慕飞便拿起了玄月录。

    这玄月录,实际上并不是攻击的功法,而是本辅助功法。

    玄月录唯的作用,便是增强功法的威力。

    但是单单这条,就完全足够了。

    辅助功法,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稀有的功法。

    非常的难得可贵。

    哪怕本寻常的辅助功法,都非常的珍贵,更何况是慕飞手上这本玄月录,是直接增强功法威力,而且增强的还不少。

    这孙蝶倒也大方,竟然肯将玄月录赠予慕飞。

    “嗖。”

    翻开玄月录后,并没有文字的记载,而是涌现了股无尽的力量正在拉扯慕飞。

    慕飞受到了这股力量的拉扯,直接便被吸入了这本玄月录当中去。

    掉落到玄月录当中的慕飞此刻的正飞快地穿梭于条隧道之中。

    而与此同时,左丘震在大堂却是惊。

    “不好,慕长老的气息消失不见了。”左丘震自语道。

    他感觉慕飞的气息,瞬间见消失不见了。

    左丘震赶紧起身,跑到了慕飞的屋子当中。

    慕飞的屋中空无人,只有个星光袋和另外本雷法天决掉落在慕飞的床上。

    左丘震的第反应是不妙。

    “慕长老为何会凭空消失不见?”左丘震思索着自问道。

    当然,并没有人可以回答他。

    左丘震又看了看床头的星光袋和雷法天决。

    “莫不是雁月阁的人出于报复,派人将他强行掳走了。”左丘震想道。

    不过,他很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果雁月阁把人劫走,怎么也不可能连气息都不见了的,而且雁月阁也不可能因为件龙鳞甲要和他雁月阁开战。

    “莫不是慕长老自己用什么手段隐蔽了气息,然后出去了?”左丘震又想道。

    不过这个想法显然也不太可能,这慕飞星光袋都还在这呢。

    左丘震看着床上的星光袋和雷法天决。

    “难道是功法秘境?”左丘震自语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