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花想蓉

    “是我啊,我是慕飞。”慕飞说道。

    女子手中的剑指着慕飞,细细端详慕飞。

    “你不是他。”女子说道。

    “我不是那谁是?”慕飞问道。

    女子则是不断地打量着慕飞。

    “不,你不是。”女子摇了摇头说道。

    “你的模样和气息,都不是他。”

    慕飞真是急啊。

    “你怎么就不肯信我呢,都这么多年了,我的模样肯定会变化,我又重修玄力了,气息自然也会改变。”慕飞说道。

    “你真的是慕大哥?”女子狐疑。

    “千真万确,你盈歆姐姐你总该认得吧。”慕飞说道。

    “还有小幽,小幽你也知道吧。”

    女子放下了手中的剑。

    “你让他们出来见我。”女子说道。

    “她们在元阳城呢。”慕飞说道。

    “我看你根本就是在骗我。”女子大怒,又拿起了手中的剑指向慕飞。

    “你要怎么做才肯相信我呢。”慕飞说道。

    这时,慕飞似是想到了什么,从星光袋中取出了面幻真镜。

    “唰。”

    幻真镜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

    随后慕飞又用幻真镜照向自己。

    个十七八岁的秀气少年,脸狂气地映在幻真镜中。

    女子看着幻真镜中,这个熟悉的面孔,贝齿紧咬着双唇,拿剑的手也微微颤动着。

    这幻真镜中的面孔,可不就是昔日的慕飞嘛。

    女子扔下了手中的剑,扑向慕飞。

    剑在地上发出了“咣当”的响声。

    “慕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女子流出了眼泪说道。

    “好了,蓉儿,别哭了。”慕飞拍了拍这个女子的肩安慰道。

    这个被称为蓉儿的女子,名为花想蓉。

    “慕大哥,这几年,你都去哪里了?”花想蓉问道。

    慕飞则是感叹了声,却没有说话。

    这几年的经历实在太多了,哪能三言两语就说的完。

    随后,二人便回到了那个旗子上是条白线,下面是条盘着的龙的地方。

    回到了大殿当中。

    花想蓉很快便重新换了壶茶,正是碧仙温兰。

    碧仙温兰的香气很快就从杯子中弥漫而出,飘到了慕飞的鼻子当中。

    慕飞捧起了杯碧仙温兰,细细品尝。

    甘甜的香味进入慕飞的口中,回味无穷。

    “慕大哥,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花想蓉也捧起了杯碧仙温兰,品尝,随后问道。

    “说来话长了,自从我独自离开后,由于玄根断裂,玄力流逝,修为天不如天。”慕飞说道。

    “原本我以为我这辈子就这么完了,我的心也已经死了,本以为会就这么浑浑噩噩的渡过这生了。”

    “只是我”

    “只是你没想到盈歆姐姐竟然能只身人出来找你,而且还在茫茫人海当中找到了你。”花想蓉说道。

    慕飞点头。

    “没错,从盈歆找到我后,我那已经死了的心,又重新活了过来。”慕飞说道。

    “再之后,为了盈歆,也为了自己,我们二人为了生存,路摸爬带滚,路辗转,最后竟然到了元阳城。”

    花想蓉不语,她能想象的到,这当中,慕飞和盈歆二人有多艰苦。

    “你们路上是怎么过来的。”花想蓉问道。

    “我们路上,都只能靠拾荒为生。”慕飞说道。

    “拾荒?”花想蓉大惊。

    “听着挺辛酸是吧,其实也还好,我们都是找那些打斗的帮派,在他们打斗时,或者是混乱之时趁乱拾取他们掉落的各种法宝,或者是等帮派打斗完之后等别人清空战场后寻找残留的东西。”慕飞说道。

    花想蓉听着慕飞说的话,泪水止不住地从眼眶中流了下来。

    绝美的脸颊上挂上了两行热泪,着实是让人心生怜爱之心。

    其实慕飞还有点没说,就是他们混乱之时趁乱拾取宝物,多多少少都会受到波及。

    开始还好,慕飞的玄力尚在,还能抵御下,但是随着玄力不断地流逝,没多久,他便抵御不住了。

    而那之后,他便只能等着别人帮派打斗完清扫战场后在去寻找。

    而且经常会出现别人把战场扫而空,丝毫不留点的情况。

    慕飞当时真是不想在让盈歆跟着他受苦,可是盈歆反倒是笑嘻嘻的。

    “我只要能跟着哥儿你就好了。”

    盈歆昔日笑着对他说的话,直到今日,都还让慕飞记忆犹新。

    此刻,慕飞看着花想蓉都快哭成泪人了,也是赶紧安慰。

    “好了,蓉儿,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吗?”慕飞说道。

    “哪里好了,区区修身境四境。”花想蓉说道。

    “你是不知道,我以前,玄力修为比现在还低呢,最低的时候,都已经剩下了初阶四阶的水平了,你看,如今你慕大哥不是又回来了。”慕飞说道。

    “慕大哥。”花想蓉叫了声,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慕飞不断地安慰着花想蓉。

    花想蓉也是终于慢慢地平复了心情。

    “对了,为什么小幽会出现在元阳城境内。”慕飞问道。

    这也是他直疑惑的,小幽到了元阳城,然后还给他惹出个大麻烦。

    说起小幽,花想蓉就怒上心头,脸怒色。

    “她在家里不老实待着,各种给我们找麻烦也就罢了,后面她竟然还偷跑了。”花想蓉说道。

    “她就留了张纸条,说她要去找慕大哥你和盈歆姐姐,然后就不见了踪影。我们也派人找了,但是小幽多聪明,她想要藏起来,我们根本找不到。”

    慕飞听,也是无语,这确实像小幽的作风。

    “也罢了,起码也找到她了。”慕飞说道。

    这个麻烦精,这见面,就给她捅个大娄子。

    她竟然把这魔音教的化物珠给偷了。

    当慕飞说到小幽偷化物珠时,饶是花想蓉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如灿花,声如百灵。

    “就是因为小幽捅的篓子,我才要来这云罗堡,才要去断虚谷。”慕飞摇了摇头苦笑道。

    “你要去断虚谷?”花想蓉大惊。

    这断虚谷,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慕飞点头。

    “要我帮你吗?”花想蓉问道。

    “不用,这断虚谷,我已经去过次了,再去次,我也无惧。”慕飞说道。

    “可是你如今的修为”

    “放心吧,我这个修为才是我最强的保护符。”慕飞说道。

    花想蓉明白了,这慕飞,肯定有自己的手段。

    “真好,慕大哥,你终于回来了。”花想蓉说道。

    她感觉昔日的慕飞仿佛就在眼前,但是又有些许不同。

    具体是什么不同,此刻花想蓉也说不出来。

    “这个地方,现在就剩你人了吗?”慕飞问道。

    花想蓉脸色苦楚地点了点头。

    “也罢,这本也是正常的。”慕飞说道。

    “可是这是慕大哥你的心血啊。”花想蓉说道。

    这个帮派,正是慕飞所立,名为祖龙门。

    昔日这个祖龙门,迅速崛起,倒是也小有名气了,但是随着慕飞的陨落,昔日的荣光,也都已不复存在了。

    这切,都拜云星华所赐。

    “无妨,祖龙门没了,还可以在创,只要昔日的人还在便可。”慕飞说道。

    “其他人都还在吗?”慕飞问道。

    花想蓉点了点头。

    “都还在,他们都在天城。”花想蓉说道。

    “秋姐姐更是非常想你。”花想蓉又说道。

    慕飞听花想蓉说,脑海当中又不自觉的出现了个倾城佳人的样子。

    想到了她,慕飞也是轻微的叹。

    “她还好吗?”慕飞问道。

    花想蓉摇了摇头。

    “不太好。”花想蓉说道。

    “她怎么了?”慕飞问道。

    “秋姐姐终日忧虑终成疾,如今她的身体非常的虚弱。”花想蓉说道。

    “怎么会如此?”慕飞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花想蓉说道。

    慕飞听,低头不语,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二人相视了下,皆沉默不语。

    “其他人还好吧。”慕飞问道。

    “慕大哥指哪方面?”花想蓉问道。

    “还能有哪方面?”慕飞问道。

    “如果是自身状况,那他们还好的很,但是如果是指形式,那么他们不太乐观,寸步难行。”花想蓉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是已经把祖龙门解散了吗?”慕飞问道。

    花想蓉摇了摇头。

    “虽然你是祖龙门的教主,但是事实上,祖龙门根本不是你个人的,虽然你说解散了,但是他们又怎么可能甘愿让祖龙门就此消失呢,他们此时正苦苦维持着祖龙门呢。”花想蓉说道。

    “这又是何苦。”慕飞摇头苦笑。

    “这切,都怨我。”慕飞叹道。

    “谁让我实力不济。”

    “慕大哥,不怨你,真的不怨你,都是他们太卑鄙了。”花想蓉狠狠地说道。

    “尤其是那个胖子,太可恶了。”花想蓉说道。

    “不要给我提他。”慕飞听到了那个胖子后,情绪骤然大变。

    随后慕飞便低头不语,双手放在脑门上,将头发往后撇。

    “慕大哥。”花想蓉想安慰。

    “我没事。”慕飞说道。

    二人又是无言许久,慕飞的情绪也渐渐地恢复了过来。

    “对了,我们这个祖龙门,还有没有钱?”慕飞问道。

    “你要钱干嘛?”

    “我这次出来,原本就是帮凤梧阁借钱的,在魔音教借了三十万铸币,但还不够。”慕飞说道。

    “你竟然加入了凤梧阁。”花想蓉骤然起身,怒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