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前夕

    第条铁链缠绕在了凌渊的身上,顿时就有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跟上。

    很快,凌渊身上便缠满了铁链。

    并且这个铁链还不是寻常的铁链,坚硬无比,饶是凌渊,都难以挣脱开来。

    “放开我。”凌渊挣扎道。

    “现在知道我这天机阁的大机关术的厉害了吧。”衡麒说道。

    “哼,若不是我放松警惕,你又如何会得手。”凌渊说道。

    “和斑纹蛟打斗,他会理你有没有放松警惕吗?”衡麒说道。

    衡麒说罢,便催动玄力,将缠绕在凌渊身上的锁链收回。

    顿时,数百根锁链便如数回到了这个铁球当中。

    “你这个宝物很厉害嘛。”星黎说道。

    “那是自然,等回头打斑纹蛟的时候,我还会带来从我自己本部带来的机关球,那个更厉害。”衡麒说道。

    “这个叫机关球吗?”慕飞问道。

    “慕小兄弟果然聪慧,点就通。”衡麒说道。

    凌渊走了回来,脸色铁青。

    换做是谁,被这样打败都不会好受。

    “二位果然厉害。”左丘震上前搭话。

    “还不是败了。”凌渊说道。

    “凌渊兄此言差矣,凌渊兄只是时轻敌才会被铁链缠上,又如何能说是败呢,如若此刻你们二人再打场,那么结果可就不定了。”上官绝说道。

    “想不到沉默寡言的雁老也能说出这么多话。”濮阳孤笑道。

    上官绝没有回他,也没有在继续说下去了。

    “得,又变回来了,惜字如金啊。”濮阳孤说道。

    “剑宗的万剑诀,强大无比,但昔日都只闻其名,却不见其威,今日见识了,也是有幸。”宁悦容说道。

    “那我天机阁的大机关术就不出名吗?”衡麒问道。

    “怎么会呢,我不是这个意思。”宁悦容解释。

    “那你的意思是见识到我的大机关术反而是觉得丢脸咯。”衡麒故意说道。

    显然他此刻心情极好,便打算逗下宁悦容。

    但这话听在宁悦容耳里却是另层意思了。

    “衡麒兄,你误会了,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宁悦容说道。

    “老女人,你解释的越多,就越黑。”左丘震这时搭话道。

    “唰。”

    三枚梨花针直接穿向左丘震。

    左丘震赶紧闪避开来。

    “老女人,都七老八十了还在更年期呢。”左丘震骂道。

    “你我跟你拼了。”

    说罢,宁悦容的手上,多出了大大小小不少的针,朝着左丘震射去。

    左丘震只是被动防守,并没有还击,因此被打的节节败退。

    “老女人,再不停手别怪我出手了。”左丘震说道。

    “你倒是出手啊。”宁悦容怒道。

    “我们是商量如何讨伐斑纹蛟,不是在这打闹的。”上官绝怒骂道。

    左丘震和宁悦容听,也就停了下来。

    毕竟大事为主,比起击杀斑纹蛟,那点小恩怨,真的算不了什么。

    “哈哈哈哈,还是雁老你有威严啊。”衡麒说道。

    “你继续说。”上官绝对着衡麒说道。

    众人这才想起来,原先他们可是在听衡麒说他的击杀斑纹蛟大计呢。

    “其实很简单,这斑纹蛟最怕什么?”衡麒问道。

    众人摇了摇头,这斑纹蛟怕什么,他们还真不知道。

    “行吧,我告诉你们,这斑纹蛟,最怕万物土。”衡麒说道。

    “万物土?”众人疑惑。

    “不错,斑纹蛟的身体,能够不断吸收玄力,别看我们人数众多,上次还不是被打的找不着北。”衡麒说道。

    “我们的人越多,它吸收的玄力就越多,也就越强大,所以,这次,我们不能再派弟子们过去,只有我们十人。”衡麒说道。

    众人点头。

    “这万物土,有阻隔玄力之用,能够有效的遏止住它吸收玄力,但是我们必须先想个办法先把它引上岸,这就需要琴兄出手了。”

    琴殷点头。

    “再然后,他旦上岸,我的锁链便会将他的身躯锁住吗,我会保证让他的肉身动弹不得。”

    “它的肉身旦被禁锢,它必定会开始大肆吸收玄力。我们却不能阻止。这个时候就需要濮阳兄出手,将万物土洒到它背上,催入内核当中。”

    “为了保证万无失,我准备了三份万物土,濮阳兄你只有三次机会。”

    濮阳孤点头。

    “这个时候,它必定会陷入发狂状态,胡乱攻击,这就需要星黎兄出手,将它陷入幻境之中,星黎兄定要尽全力,你只有次机会。”

    星黎点头。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然这时候,它已经被锁在了陆地,陷入幻境,并且不能吸收玄力,但是它的力量无比强大,定要注意,这个时候,它的本能会让它不断地攻击,这时候,左丘兄就要用你的凤梧阁的巧劲来化解它的攻势,而宁姑娘则在旁配合他。”

    “凭什么我要配合他。”宁悦容不悦。

    “因为你世仙宫的九玄玉女针配合左丘兄凤梧阁的化阳决能够相辅相成,成倍加强。”衡麒说道。

    “那为什么不让他配合我?”宁悦容问道。

    “老女人,这么蠢的问题你也问的出来,不说我比你强,你的九玄玉女针能够化解它的攻势吗?”左丘震故意露出副不可置信的表情说道。

    宁悦容真是气啊。

    “随后,便是元均兄和凌渊兄出手,疯狂的进攻,定要将它弄的遍体鳞伤致使他难以反击。”

    “最后,便是上官兄,用雁月阁的乾坤万归决锁住它的元神,并抹除它的元神,击杀他。”

    “这便是你的方法吗?”上官绝问道。

    “有何不妥?”衡麒问道。

    “容错率太低了,步错,满盘皆输。”上官绝摇头。

    “那雁老有何办法?”左丘震问道。

    上官绝不语,他并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对方可是斑纹蛟啊。

    而且,这衡麒的方法虽然说难,但也不是点实现的可能都没有。

    至少在没有别的办法前,这衡麒的办法就是最好的了。

    “其实还有个更简单的办法。”星黎说道。

    “什么办法?”

    众人都望向星黎。

    “就是直接进入斑纹蛟的体内,击穿它的内核。”

    众人听完后嗤之以鼻。

    开什么玩笑,别人体内的瘴气,你进去,秒就能把你变成灰。

    “如果没有其他办法的话,我们也只能按照衡麒兄的办法来办了。”左丘震说道。

    “慕小兄弟,看你脸闲逸,莫不是想到了什么更加好的办法?”琴殷问道。

    慕飞愣,这好好的,怎么突然又扯到自己身上了。

    慕飞摇了摇头。

    “我个修身境的小修士,又哪能想出什么办法。”慕飞说道。

    众人随后便不再理会慕飞,这让慕飞松了口气。

    慕飞无奈,自己好端端的跑这里来干嘛。

    “那个,各位前辈,小弟实力低微,就不再参与了,小弟就此告辞了。”慕飞说道。

    “慕小兄弟要走了吗?”衡麒倒是问道。

    “惭愧,我只是个修身境的修士,这攻打斑纹蛟,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期盼各位前辈凯旋归来了。”慕飞说道。

    “慕小兄弟无需妄自菲薄。”星黎说道。

    “慕长老留下吧。”左丘震这时却是出乎意料地说道。

    “呃,这”慕飞无语,这左丘震怎么也让他留下,这不是坑他么。

    “连左丘兄都这么说了,慕小兄弟,还是留下吧。”邱逸也说道。

    慕飞无奈,只能留了下来。

    众人又大致商议了下如何实施衡麒的方法,随后便回到了各自的住所。

    “左丘堂主,你为何要将我留下。”慕飞问道。

    “机不可失,这斑纹蛟固然是强悍,但也不是无敌,如若能够成功击杀这斑纹蛟,哪怕慕长老你不出力,我也能为你博得点好处。”左丘震道。

    “那真是有劳了。”慕飞无奈。

    这左丘震是为了自己的好处着想,慕飞也没法再说什么,只是,这好处,他还真是宁愿不要。

    “慕长老请放心,此次,在无意外的情况下,我们有七成的把握能够击杀这斑纹蛟。”左丘震说道。

    “但愿不会出现意外吧。”慕飞叹气。

    又是三天过去了。

    海潮越来越涨,而且变得汹涌起来。

    此时的海潮,距离这所谓的云罗庄,仅仅里之远了。

    “轰。”

    乌云开始密布起来。不断地打起了雷。

    此刻,众人全都蓄势待发,等候着斑纹蛟的来临。

    “要来了吗?”宁悦容看着前方的异象说道。

    要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对方可是斑纹蛟啊。

    “老女人,害怕的话赶紧滚回去,省的给我们添乱。”左丘震说道。

    “你怎么不去死。”宁悦容气。

    都什么时候了,这左丘震还在跟他怄气。

    不过,这时,她突然发现,她的心竟然因此变得平静了下来。

    她这才明白左丘震的用意。

    宁悦容回头看了下左丘震,只见左丘震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等候着斑纹蛟到来。

    “轰。”

    “轰。”

    “轰。”

    雷声越来越频繁了。

    随后便下起了暴雨。

    众人皆全神贯注,大气都不敢喘口。

    而就在雨水的拍打下,斑纹蛟,从水中缓缓地浮了上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