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南阳公主

    简单的五个字,每个字都浑厚有力,而又杀机重重。

    “轰。”

    为首者手持长刀,强横无比。挥动长刀便斩向慕飞。

    雪白的刀刃上附带着银白色的淡光,所过之处皆化为寒冰。

    “轰。”

    慕飞毫无抵抗之力,直接被击飞数十米远。

    随后为首者跃上前,就要斩向慕飞。

    刀尖甚至已经略有触摸到慕飞。

    “住手。”

    个声音响起。

    为首者停了下来。

    慕飞甚至还能感觉到刀上冰冷的寒气在他鼻尖前不断流动。

    “是那个声音。”慕飞反应了过来,这个声音和先前在外面听到的幽怨的哭声是个声音。

    为首者收起了长刀。

    随后和后方几十个骷髅将领都跪拜在地。

    “公主。”

    “都回去吧。”

    “是。”为首者说道。

    随后这几十个骷髅将领身形回缩,跳回了小匣子当中。

    石壁也重新关了起来。

    这时,那原本躺在棺材当中的美艳女子,便缓缓地起身,走到慕飞的面前。

    “你没死?”慕飞大惊。

    女子只是摇了摇头。

    “可以算死,也可以算没死。”女子说道。

    慕飞听了更是疑惑。

    “简单的说,我现在是半死状态。”

    慕飞似懂非懂。

    “你是南阳的公主?”慕飞问道。

    女子点头。

    “我叫叶仙蓉。”

    “确实是仙容之姿。”慕飞赞叹。

    叶仙蓉听完,却只是低头暗自神伤。

    “如若可以,我更想不要这副容貌。”叶仙蓉说道。

    “公主此话怎讲?”

    “罢了,往事过往云烟,不提也罢。”叶仙蓉说道。

    慕飞见叶仙蓉不想多说,也不再追问。

    “南阳锁在何处?”慕飞又问道。

    “南阳在平海境内。”叶仙蓉说道。

    慕飞不禁大惊。

    平海,荒州内无数人辈子都不可能听到的个词。

    因为单单个荒州,就已经无比辽阔。

    而这个世界上,可不仅仅个荒州。

    慕飞曾从宗密卷中得知,这个世界,辽阔无比。

    不仅有荒州,还有平海以及魔泽。

    而平海和魔泽,距离荒州甚是遥远,因此绝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公主为何千里迢迢从平海境内来到这荒州境造陵建墓呢?”慕飞问道。

    “因为我在逃离。”叶仙蓉说道。

    “有人在追杀你吗?”慕飞问道。

    “可以算是,也可以算不是。”叶仙蓉说道。

    “你把我引到这来,有什么事吗?”慕飞问道。

    他也知道,先前鬼使神差的来到这陵墓当中,必是叶仙蓉所为。

    “我已经在这陵墓中等了太久,不知道多少年了,才等到你。”叶仙蓉说道。

    慕飞听完愣,为什么要等他?

    “世间切,皆有命数。”叶仙蓉说道。

    这个叶仙蓉,很明显有求与他,但是说话又模棱两可,又不把话说透,慕飞觉得挺无趣的。

    叶仙蓉取出了卷羊皮纸,交给了慕飞。

    “这是?”慕飞问道。

    “你打开看看便知。”叶仙蓉说道。

    慕飞打开了羊皮纸。

    “嗖。”

    羊皮纸金光闪,化成了张断虚谷的地图。

    “地图?”慕飞疑惑。

    这叶仙蓉为何要把这个地图给他?

    叶仙蓉催动咒法。

    顿时羊皮纸金光再起。

    这张羊皮纸又变成了云罗堡的地图。

    “这地图还能变啊。”慕飞说道。

    “这是我族用秘法所制,整个世界,就只有这么张。”叶仙蓉说道。

    随后叶仙蓉又催动咒法,不断地变换着上方的地图。

    元阳城、苍炎城、名沧城等等。

    凡是荒州境内,皆可变换。

    随后她又催动另外的咒法。

    “嗖。”

    只见地图上的地方骤然变。

    变成了平海境内。

    叶仙蓉也因此变得有些虚弱。

    “公主你怎么了?”慕飞问道。

    “无妨,只是消耗了太多的玄力。”叶仙蓉说道。

    由于叶仙蓉现在处于半死半活的状态,慕飞也看不出她的玄力修为。

    只不过慕飞知道这个南阳公主的修为也不会太低。

    但饶是如此,她还是因为消耗玄力过多而变得虚弱。

    可想而知,这荒州究竟有多大。

    “这羊皮纸,我便赠送于你了。”叶仙蓉说道。

    “多谢公主了。”慕飞道谢。

    “我现在便教你催动的法决。”叶仙蓉说道。

    随后,叶仙蓉便教法决输入了慕飞的脑海当中。

    “公主,有话不妨直言。”慕飞说道。

    这叶仙蓉不可能平白无故就这么将羊皮纸这种宝物送给他的。

    叶仙蓉又取出了块淡蓝色的玉。

    “此玉乃我南阳国的王族信物,我只希望你帮我两件事。”叶仙蓉说道。

    “公主请直言。”

    “第件,我想请你帮我找到当年战乱中劫走我南阳年幼公主的人。”

    “这我该如何寻找。”慕飞问道。

    “昔日由于战败,我南阳国不慎让人劫走了公主,当时的她非常的年幼,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不知该如何寻找。”

    “看来是个挺难的任务啊。”慕飞说道。

    “她身上,也有块和我模样的王族之玉。”叶仙蓉说道。

    “我将此玉也赠送于你,希望你能找到她。”

    慕飞接过了这块南阳的王族之玉。

    “第二件呢?”

    “如今我南阳的境地不太好,我希望他日,你能前去平海,保住我南阳。”叶仙蓉说道。

    慕飞听的就是阵头大。

    不说别的,光是从荒州到南阳,就是个非常艰巨的问题了。

    “我知晓此事非常的为难,可是,我实在是别无选择了。”叶仙蓉说道,泪水从她的眼眶中潸然而下。

    随后,她便对着慕飞跪了下来。

    要知道,她可是代公主,个公主能为了自己的国家下跪,可想而知她的觉悟。

    “我答应你,你先起来。”慕飞赶紧说道。

    “如此便多谢了。”叶仙蓉说道。

    “只是我如今实力微弱,又如何能相助到你南阳国。”慕飞说道。

    “你还有三年时间。”叶仙蓉说道。

    “三年?”

    “等到了南阳国,切你皆可明了了。”叶仙蓉说道。

    “如果你找到了我南阳的小公主,我希望你在平乱后,能保她坐上王位。”叶仙蓉又说道。

    慕飞听的不禁后悔。

    “总感觉自己被坑了。”慕飞自语道。

    “三年后,我会让玉殇前来寻你。”叶仙蓉说道。

    “玉殇是谁?”慕飞问道。

    “我便是玉殇。”

    不知何时,那个骷髅首领又从小匣子里出来。

    “你就是玉殇?”慕飞问道。

    “正是。”

    “公主。”玉殇又转身拜见公主。

    “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让个骷髅来找我。”慕飞摆了摆手。

    “那我这样又如何。”玉殇说道。

    说罢,就见到玉殇身上竟然开始生长血肉。

    随后,没过多久,玉殇的面容也恢复了。

    玉殇手持长刀,身穿盔甲,威武无比,在加上他的容貌非常的英气逼人,更是将他衬托的无比英勇。

    “你也是半死半活吗?”慕飞问道。

    玉殇摇了摇头。

    “不,我确实已经死了。”

    “那你怎么?”

    “我们已经将自己全都献祭给了公主。”玉殇说道。

    “献祭?”

    “不错,我们将自己献祭给了公主,公主活着,我们便会直活着,公主死了,我们也会起跟着死。”玉殇说道。

    “真是忠心啊。”慕飞赞叹。

    这种献祭之法,荒州这边也有类似的功法,但很少有人会用。

    “其他的人也可以恢复血肉吗?”慕飞问道。

    玉殇则是摇了摇头。

    “不,只有我可以,而且每次恢复的时间都不会太长。”玉殇说道。

    “而且只能长时间在小匣子里待着,因为外界没有阴气,我们难以生存。”

    “原来如此。”

    “如果我没猜错,你现在应该还在修身境内吧。”叶仙蓉说道。

    慕飞点头。

    “轰。”

    股磅礴的力直接传入了慕飞的身体当中。

    回头望去,原来是玉殇所为。

    “这算是临行前我给你的礼物吧。”叶仙蓉说道。

    没过多久,玉殇便停了下来。

    但是慕飞检查身体,却没有从当中感觉到任何的改变。

    “等你突破之时,方可知晓。”叶仙蓉说道。

    “如此便多谢了。”慕飞道谢。

    此时的他是修身境九境,距离锻心境已经不远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便就此离去了。”慕飞说道。

    “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的承诺。”叶仙蓉说道。

    “南阳国无数人的命,便掌握在你的手上了。”

    慕飞随后就从此地离开了。

    “我们真的要相信他吗?”玉殇问道。

    “我能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丝熟悉的气息。”叶仙蓉答非所问。

    显然她的心里也没有底。

    “我们也别无选择了。”叶仙蓉又说道。

    这陵墓中的灵灯,不知道何时,又已经重新亮起。

    慕飞跟着灵灯亮起的位置,很快便从这陵墓当中离开。

    走出了陵墓,慕飞又回首看。

    就见到这座陵墓渐渐的消失了。

    “幻术吗。”慕飞笑了笑。

    他知道陵墓仍然存在,只不过被用幻术给藏蔽了。

    慕飞继续向前走去。

    但是已经没有骷髅士兵或者骷髅将领来阻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