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雷王

    附在慕飞体内的长骨,不断暴动。

    “滚。”

    慕飞大喝,催动玄力与之对抗。

    “小辈,雷王夺舍,你应当自傲才对,竟还敢抵抗。”雷王说道。

    说罢,只见雷王头骨金光闪。

    慕飞体内的长骨与这个头骨产生了共鸣。

    慕飞只感觉自己的魂魄仿佛要被吸进这个头骨之中。

    头骨不断逼近,即将融入慕飞的身体里。

    慕飞焦急不已。

    旦头骨融入他的脑海当中,取代他自身的头骨,以雷王的实力,能轻而易举的夺取他的身体。

    慕飞立马催动玄力,试图阻断头骨和他体内那根长骨的共鸣。

    但毕竟是雷王,饶是慕飞,也无法撼动雷王头骨和长骨间的共鸣。

    头骨缓缓融入慕飞的脑海中。

    “是你逼我的。”慕飞怒道。

    慕飞直接催动玄力,催动了他体内的那颗血红色的小珠。

    “小子,你想做什么。”

    “既然我控制不了这个身体,那你也别想。”慕飞沉声说道。

    小珠催动,血液顿时迅速扩张。

    慕飞双眼变得猩红,双手长出锐利无比的指甲,头发也变成了赤红。

    “喝。”慕飞陷入了狂暴状态,大吼声。

    “轰。”

    慕飞跳到石壁边上,催动玄力,双拳不断轰击着石壁。

    石壁坚不可摧,但慕飞双拳打在上方,还是引发了剧烈的震动。

    他不断地轰打,血液从双手中迸出。

    “这个疯子。”雷王咒骂道。

    雷王只感觉自己的长骨也真不断地被这恐怖的血液侵蚀。

    “凡事好商量嘛,何必同归于尽。”雷王说道。

    只是慕飞已经听不见雷王的话了。

    “轰。”

    “轰。”

    “轰。”

    慕飞不断地轰击石壁。

    沙砾,瓦片,不断落下。

    “啊。”

    慕飞吼叫声,跳到破损的棺材面前。

    “咣当。”

    拳下去,棺材顿时被砸成两半。

    “混账,竟敢砸我的棺材。”雷王咒骂。

    但此刻的他,除了不断地抵御这恐怖的血液侵蚀,毫无还手之力。

    实在是太过恐怖。

    雷王毕竟已经只剩下头骨和骨架,渐渐的,就难以抵挡这个血液的侵蚀了。

    “罢了,夺舍重生怕是不行了。”雷王叹道。

    雷王切断头骨和慕飞体内长骨的共鸣。

    血液大肆侵蚀雷王的长骨。

    只是这狂暴的血液刚侵蚀了半,突然又骤然的回缩。

    很快,这狂暴的血液像是被什么拉扯了般,渐渐地变了回去,化成了颗血红色的小珠,渐渐的漂浮着。

    慕飞睁开了双眼。

    “小辈,你醒了。”雷王头骨说道。

    “头好痛。”慕飞拍了拍头。

    “你还真是命好,这样都死不了。”雷王又说道。

    慕飞站起身,也不言语,脚便把雷王的头骨踹的老远。

    “小子,你敢踹我。”雷王怒道。

    随后从远处飘了回来。

    慕飞不再理会他,催动玄力,查看自身的情况。

    “”慕飞忍不住大骂。

    血红色的小珠虽然退了回去。

    但这是嗜灵焰焚烧自己才将小珠拉扯回去。

    慕飞手中的焰纹又已经黯淡了下来。

    而那根长骨,受到那血红色小珠的侵蚀,也已翻不起浪。

    慕飞突然回头,怒视着雷王头骨。

    “小辈,你要干什么。”雷王惊恐道。

    “这可是你自己干的。”雷王说道。

    慕飞不理睬,掏出那把从天竹峰女尸上取来的匕首。

    “大黑仙金?”雷王大惊。

    “小辈,住手。”

    慕飞抄起匕首,就要砍向雷王头骨。

    “大侠,饶命。”雷王彻底焉了。

    “唰。”

    锋利的匕首刀刺下,朝着头骨的眉心刺去。

    “啊。”雷王惊恐的大叫。

    匕首在头骨眉心面前停了下来。

    雷王头骨长吁口气。

    “大黑仙金是何物?”慕飞冷声问道。

    “大黑仙金是锻造武器天下第的材料,极其锋利,如若锻造得当,甚至能斩魂魄。你那把小匕首,便是大黑仙金所铸。”雷王说道。

    慕飞不断地端详着这把小刀,金黄色的刀把上,条长龙盘旋在上。

    当中刻着娟秀的“夫恨天”三个字。

    “想不到这玩意这么厉害。”慕飞赞叹。

    “岂止是厉害,你那把小刀,还未炼化,若是经过炼化,只怕世上又会多出把神器。”雷王说道。

    “你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会放过你。”慕飞回头冷声说道。

    “冤枉啊。”雷王苦恼。

    雷王郁闷无比,千辛万苦等到来到此处之人,本以为可以借此夺舍,却不想反被其体内血珠反噬,变成这副模样。

    “我可以帮你。”雷王说道。

    “怎么帮?”慕飞问道。

    “只要是和雷法有关的,我基本都能帮到你。”雷王说道。

    慕飞那本雷法天决,先前已经经过雷王修改,变得更加强横。

    但雷王此刻这么说,就说明雷王仍旧有所保留。

    “你还藏了手。”慕飞冷声说道。

    “总要为自己留条后路嘛。”雷王嘿嘿笑道。

    “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助你将雷法变强,甚至超过我,都不是没有可能。”

    慕飞冷冷地看着雷王头骨,丝毫不相信雷王的话。

    “这样吧,我和你立盟主誓,总可以了吧。”雷王说道。

    “可以。”慕飞说道。

    如若能够立下盟主誓,他便可放心下来了。

    盟主誓,是种以道为根基的誓言,旦立下,便无法违背。

    立誓方,必须严苛遵守盟主誓,旦违誓,则会被大道抹杀。

    而主方,只要个念头,便可轻易抹杀立誓的方。

    主方死亡,立誓方同样会死。

    但雷王不得不和慕飞立下盟主誓。

    盟主誓成功立下。

    看着手背上黯淡的焰纹,慕飞不由得阵懊恼。

    “不知道又要等多久,才能恢复过来。”慕飞叹道。

    好在此刻,雷王和他立下盟主誓,使他心里平衡不少。

    慕飞拿起头骨,正准备放入星光袋中。

    “让我留在外面吧。”雷王头骨说道。

    说罢,雷王摇身变,变成只灵体的小雷龙。

    雷王蹩脚的游动着,样子十分搞怪。

    慕飞不禁被他滑稽的模样逗乐了。

    “第次用这个形态,不太熟悉。”雷王脸红。

    “行了,走吧。”慕飞说道。

    慕飞翻着叶仙蓉所给的羊皮卷。

    羊皮卷显示的地图已经被慕飞变回断虚谷。

    断虚谷有无形之力笼罩,难以看清。

    慕飞只能跟着模糊的路向前走。

    断虚谷开启已经有不少时日,距离关闭,只剩寥寥数日。

    慕飞只能根据这个模糊的地图去找寻个比较好的地方,用以突破。

    他想回到那个小印洞天的灵池当中。

    只是他回去后,那个石门后的小印洞天,已经消失。

    “真是遗憾。”慕飞叹道。

    但他也不沮丧,毕竟是小印洞天,不可能辈子都在同处。

    “算了,只能回外界突破了。”慕飞说道。

    慕飞寻找几日,直都难以找到合适的地方突破。

    慕飞直接从古堡出来。

    排行榜已经发生各种变化。

    其中最新的个人物排行榜,慕飞已经赫然上榜。

    断虚谷通关榜第位,慕飞。

    路走来,慕飞见到不少先前停留在外跟随他的人,皆在不断修炼。

    慕飞没有打扰他们,径直走到了第谷,随后又走到断虚谷的外围。

    路前行,上百个修士护着个白发少女。

    这个少女便是烟儿。

    她同样在勤加修炼。

    此刻的烟儿,赫然已经初阶九阶。

    “烟儿,醒醒。”

    慕飞把烟儿从修炼状态中叫醒。

    “嗯,慕大哥,你来了。”烟儿喜道。

    只是她的样子,明显有些不对。

    面色惨白,带有明显的虚弱。

    她直在修炼,不断突破。

    因此她的玄力非常的虚浮。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慕飞说道。

    “什么地方?”烟儿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慕飞说道。

    慕飞直接将烟儿带走,也不理会后方的随从,路向深处进去。

    虽然路上有各种凶险,但是只是带着个烟儿的慕飞,还是很轻易地就避过这些凶险。

    第谷,第二谷,第三谷,古堡。

    个巨大的青铜鼎屹立在面前,上方,熊熊业火不断燃烧。

    前方,排排蒲团立在地面,大佛金像屹立在上方,宝相庄严。

    “烟儿,快坐在那个蒲团上,敲打木鱼。”慕飞说道。

    烟儿照做。

    “咚。”

    “咚。”

    “咚。”

    木鱼不断地敲打着。

    烟儿的周围闪动佛光。

    佛光无尽,环绕在烟儿的身旁。

    烟儿显得分外庄严,宛如真佛般。

    此情此景,慕飞都忍不住咂舌。

    “我本只想借助蒲团让烟儿巩固玄力,却不想她竟然与佛如此有缘。”慕飞自语道。

    木鱼声不断,慕飞在旁也听着木鱼声。

    “南无阿唎耶婆嚧吉帝”僧人的佛经响了起来,但僧人并没有出现。

    “这小妮子的佛性很深,可是她所修的却是魔音教的功法。”雷王在旁说道。

    “她的佛性有多深?”慕飞问道。

    “只怕和你相比都不逞多让。”雷王说道。

    “咦,她竟然要突破了。”

    此刻的烟儿,正从初阶突破到修身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