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血寒宗来袭

    “咕哩咕哩。”

    似是厌烦了般,毛球不再用小石子扔雷王,转身又跳到烟儿的肩上,躺在上方。

    “咕哩咕哩。”

    毛球亲昵地对着烟儿叫着。

    “你这么喜欢说咕哩咕哩,我就叫你咕哩吧。”烟儿说道。

    “咕哩咕哩。”咕哩非常开心,亲昵贴着烟儿,伸出贝舌舔着烟儿的脸颊。

    雷王看着咕哩的样子,咬牙切齿。

    前方突然发出“骨碌碌”的声音。

    “咕哩咕哩。”

    咕哩突然飘在空中,指着前方叫道。

    “它在叫我们向前走去。”烟儿说道。

    “你能听懂它的话吗?”慕飞问道。

    “不能,但是我能知道它的意思。”烟儿说道。

    “看来你们当真有缘啊。”离荀笑道。

    三人说着,便朝着前方走去。

    杂七杂八的东西将他们拦住,当中也有些强力的武器,只是已经破碎。

    “咕哩咕哩。”

    咕哩张开小嘴,深吸口气,随后奋力吹。

    “轰。”

    时间,阻隔在前方的东西皆被咕哩震碎,化成粉末。

    众人惊讶无比,久久不能平息。

    “哇呀,这小东西好可怕。”雷王大惊。

    离荀也是神色严肃。

    “烟儿,我怕你和它在起,会有危险。”离荀直接说道。

    似是听懂离荀的话,咕哩生气地朝着离荀不断地扔着石块。

    “好了咕哩,不要扔了,我相信你。”烟儿说道。

    “咕哩咕哩。”

    咕哩不断地用它身上的毛蹭着烟儿的脸颊。

    众人很快便走到尽头。

    条恐怖的道伤在众人面前显现。

    当中蕴含着浓郁的大道之息,难以前行。

    “我们想要出去,只能从这道伤痕上想办法。”慕飞说道。

    “你还真敢说,这个道伤,即便是巅峰的我,都不敢说能做到如此地步。”雷王在旁说道。

    “只是我直在疑惑,能弄出如此恐怖道伤之人,击杀这雪玉蟾蜍王应是易如反掌,为何只是在它身上留下道道伤,没伤其性命?”

    “你有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道伤吗?”慕飞问道。

    雷王摇头。

    “如果是巅峰的我,还可以将道伤化解。”

    “轰。”

    慕飞催动“焚炎变”,朝着道伤轰去。

    火焰直接被道伤吞没,化入其中。

    “小辈你省省吧,就你那点威力的功法,连化入人家道伤中都不够格。”雷王哂笑。

    慕飞恼怒地盯着雷王。

    “你这么盯着我也没用,我说的是事实。”

    “咕哩咕哩。”

    咕哩突然飘到这个道伤面前,张开大口,口咬下了道伤的处。

    大道的气息顿时外泄开来。

    众人赶紧催动玄力想要抵御。

    “呼。”

    咕哩奋力吸,将大道气息全部吸入到体内。

    众人脸愕然。

    “这都可以?”雷王更是脸不可置信。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大道的气息被咕哩如数吸收。

    “咕哩咕哩。”

    咕哩跑到了烟儿的肩膀上,不断地蹭着烟儿的脸颊。

    愕然过后,众人也没犹豫,穿过这条道伤。

    阳光洒在脸颊上,让长时间呆在蟾蜍王体内的众人感觉浑身舒畅。

    “终于出来了。”离荀深吸口气,说道。

    慕飞回头望着雪玉蟾蜍王。

    蟾蜍王已经死亡,只有几块神元掉落在旁。

    慕飞大喜,赶紧将蟾蜍王装入了星光袋中。

    雪玉蟾蜍王,浑身是宝,它的血肉可以制作雪玉蟾蜍丸,它的五脏六腑中,蕴含着强大的气息,炼化成丹后更是大补。

    蟾蜍王掉落的神元有三枚,分别是玄之心、攻之心、术之心。

    攻之心给了烟儿,术之心给了离荀,玄之心自然也就被慕飞收下了。

    三人很快便将三枚神元纳入体内。

    “哎呀,恩人,谢谢了。”

    高水巷的村民不知从何处跑出来,和慕飞众人道谢。

    离荀和烟儿只觉得面色发烫,毕竟他们实际上什么都没做。

    慕飞神色自若,派头宛如方的得道高人。

    “众位请起,修道之人,斩妖除魔乃我们的份内之事,无需如此。”慕飞说道。

    离荀和烟儿听到慕飞的话,感觉脸色更加的发烫。

    “两位恩人,你们的脸色这么这么红,是不是不舒服?”个凡人妇女问道。

    “我们无碍。”离荀说道。

    “不过,村长啊。”慕飞忽然叫道。

    “诶。”村长应道。

    “下次若有求于人,直接说,无需如此。”慕飞说道。

    “是我不好,仙人们,实在是抱歉。”村长道歉。

    “唔,既然这妖已除,那么我们便就此离去了。”慕飞说道。

    “二位仙人,走吧。”

    随后慕飞取出枚紫气丸,藏在衣领中。

    紫气东来,慕飞站在紫气中缓缓离去。

    离荀和烟儿不禁无语,随后跟了上去。

    村民看着慕飞三人在紫气中离去。

    紫气消失,三人也已经不见踪影。

    “不愧是仙人啊。”村民纷纷说道。

    另边,慕飞三人就在这高水巷外隔着的座山下。

    “慕兄啊,你这个装模作样,还真是派头十足呢。”离荀尴尬地说道。

    “这是自然。”

    “好小子,这派头我喜欢。”雷王则是哈哈大笑。

    “咕哩咕哩。”

    真正的“除妖者”咕哩,正脸陶醉,躺在烟儿的肩膀上卷缩着身体,眯着双眼。

    “唔,吸收了那么多大道气息,它也需要消化下。”慕飞说道。

    烟儿右手轻轻地顺了顺咕哩的毛,咕哩动了动小爪,拉下烟儿的手,随后慢慢地睡着了。

    三人又走了三日,来到处名为顺风谷的地方。

    顺风谷,奇异无比。

    不管你是从何处走,当中的风,都是顺着你走,因此名为顺风谷。

    风和日丽,路上长满了稻草。

    吹着暖风,令众人感觉浑身懒洋洋的,只想躺在稻草中睡上觉。

    “这风吹的真是舒服。”烟儿张开手臂感受着风从后方吹来。

    “既然如此,那就在此歇息下吧。”慕飞说道。

    三人随处躺在处稻草上,感受着和风徐徐吹来。

    “嗖。”

    阵寒芒直接穿过稻草,刺向慕飞。

    慕飞警觉敏锐,骤然起身,避开寒芒。

    离荀和烟儿也已经清醒,警惕地看着前方。

    只见两个身穿黑袍的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好小子,这种情况还能避开我的攻击,当真不简单。”个脸上长着刀疤的男子说道。

    “你们是何人?”慕飞沉声问道。

    “死人是不用知道太多的。”另个长满胡茬的男子说道。

    说罢,便催动玄力,攻击慕飞。

    二人神秘无比,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慕飞三人连他们的玄力修为都难以看清。

    “轰。”

    慕飞催动“焚炎变”,朝着胡茬男子轰去。

    烈焰燃原,男子拔出把小刀,直接斩断了火焰。

    这时,冰冷的气息忽然传来。

    周围的环境骤变,变成片冰天雪地。

    就连烈日,都被罩上了已成蓝色的寒冰。

    “幽泉决,你们是血寒宗的人!”慕飞沉声道。

    “好小子,有点眼光。”刀疤男子冷笑道。

    “既然你知道我们血寒宗,那就更不能让你们活下去了。”胡茬男子说道。

    “轰。”

    道寒气化成条银白色的蛇,朝着慕飞咬去。

    “吼。”

    声龙吼,条蓝色的雷龙直接将这条白蛇撕裂。

    正是离荀施展的万法决。

    “万法决果然厉害。”胡茬男子说道。

    “轰。”

    慕飞直接催动玄月录加持雷法天决。

    雷光暴起,朝着血寒宗的人劈下。

    血寒宗的男子想要避开,却发现周围已经变成黑白两色。

    他们的行动变得缓慢无比。

    正是烟儿施展的寂灭决。

    “给我破。”

    刀疤男子大喝,催动玄力,直接破开烟儿的寂灭决,催动玄力抵御慕飞的攻击。

    烟儿顿时重伤,口吐鲜血。

    “烟儿。”离荀大惊。

    “你们”离荀暴怒。

    万法决催动。

    玄力化两成条龙朝着二人攻击。

    条冰龙,条炎龙。

    二龙相交,宛如双龙戏珠,强横无比。

    “轰。”

    刀疤男子催动玄力,奋力抵挡,但二龙威势甚大,刀疤男子难以抵御。

    “噗。”

    刀疤男子顿时口吐鲜血。

    “老六。”胡茬男子大惊。

    “无妨,我没事,他毕竟是法修。”刀疤男子说道。

    “轰。”

    慕飞毫不迟疑,玄月录催动,加持在“大音佛拳”上。

    “轰。”

    四拳下去,大地都不禁颤动。

    胡茬男子只觉得自己的双手都仿佛快要被废了般。

    “好小子,还真是有几分本事,难怪能将金元宗三世子击杀。”胡茬男子冷声说道。

    “金元宗?是金元宗派你们来杀我们的?”慕飞沉声道。

    “不错,今日就让你们死个明白。”胡茬男子说道。

    “你杀了不该杀的人,他们花重金派我们来杀你。”胡茬男子说道。

    “原来如此。”慕飞沉声道。

    “老六。”胡茬男子叫了声。

    刀疤男子听罢,玄力催动,小刀往地上刺。

    随后胡茬男子催动玄力,不断聚集玄力。

    “让你们看看,我血寒宗幽泉决的威力。”胡茬男子说道。

    “嗖。”

    呼啸寒风吹过,包括慕飞三人在内,四周变成片寒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