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识海异动

    “轰。”

    天边,无尽烈焰席卷而来。

    极冰瞬间花开。

    慕飞三人昏倒在地。

    “谁?”

    胡茬男子警惕地看着四周。

    “尔等还不配知晓我的名字。”空中,个威严女声传来。

    “嗖。”

    两团火星从天而降,直指二人。

    “轰。”

    火星穿过二人身躯,胸口被灼出个大洞。

    带着不甘的眼神,二人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个身穿火红薄纱服的女子从空中缓缓落下。

    五彩流韵,霞光不断。

    女子凝视着慕飞,摇了摇头,叹气。

    “嗖。”

    女子挥动长袖,带走三人。

    慕飞逐渐清醒过来,睁眼,破碎的屋檐,长满青苔的瓦片显现在眼前。

    慕飞起身,四处查看。

    这时,屋门被推开。

    “客官,你醒了。”个小二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这是何地?”慕飞问道。

    “这是新庄镇,此处是客栈。”小二说道。

    “我怎么会在这里?”慕飞疑惑。

    “客官,有人托我们照料你们。”小二说道。

    “何人?”慕飞问道。

    “不好意思客官,我们不能说。”小二说道。

    “为何?”慕飞疑惑。

    “那位大人吩咐过了。”

    “大人?”慕飞追问。

    “客官,莫要为难我。”小二面带恳求。

    慕飞见小儿如此只好就此作罢。

    “我那二位朋友在何处?”慕飞问道。

    “他们在隔壁。”小二说道。

    慕飞听罢,便去寻离荀和烟儿。

    烟儿的伤势最重,仍然还在昏迷,离荀早已清醒,正在屋子里照料烟儿。

    “慕兄,你醒了。”

    “烟儿怎么样了?”慕飞问道。

    “不太好,直在昏迷。”离荀说道。

    慕飞取出枚天香丸,交给离荀。

    离荀将天香丸喂烟儿服下。

    慕飞在旁,不断沉思。

    “慕兄,这血寒宗,为何要追杀我们?”离荀问道。

    “是金元宗派他们来杀我的。”慕飞说道。

    “金元宗为何派人杀你?”离荀问道。

    “我把金爵杀了。”慕飞说道。

    “你把金爵杀了!”离荀惊。

    “金爵乃金元宗三世子,你杀了金爵,只怕金元宗不会善罢甘休。”离荀担忧道。

    “没办法,只能走步算步了。”慕飞感叹。

    “我只是没想到,他们竟请血寒宗来杀我。”慕飞说道。

    “血寒宗乃天下第杀手大帮,此次没有得手,想必不会就此收手。”离荀说道。

    “只怕他们在云罗堡内,就已经盯上我了。”慕飞冷笑道。

    “他们还真是沉得住气,直等我们到顺风谷才出手。”

    “顺风谷人烟稀少,如若能在顺风谷将我们击杀,那凤梧阁,魔音教想查也无从查起。”离荀说道。

    “若非有人相救,只怕我们三人都死在顺风谷了。”慕飞说道。

    “究竟是谁救了我们?”离荀疑惑。

    “我问过小二,他只说是位大人所救,但却死活不说大人之名。”慕飞说道。

    “这位大人究竟是谁?”离荀问道。

    二人沉思。

    “罢了,既然这位大人救我们,又不肯露面,定有他的理由,我们也无需在想。”慕飞说道。

    三日后,烟儿终于清醒了过来。

    又过了两日,烟儿的身体恢复如初,三人就此启程。

    时间流逝,转眼,便是个月过去了。

    慕飞拿着羊皮卷,玄力灌入其中,蔚蓝的大海显现而出。

    “前方便是卫海,我们得去卫海镇上找搜商船过海。”慕飞说道。

    三人很快便走到卫海镇。

    卫海镇,来来往往的人都是修士,凡人反而比较少了。

    毕竟此处是十三城流通的个重镇。

    但凡想要从座城走到另座城内,都要跨过卫海。

    虽然每座城都有传送大阵,但传送大阵只能带人,无法将大量货物带走,且花费代价不菲。

    因此,大多数人还是从卫海镇过,横渡卫海。

    卫海之大,无穷无尽。

    慕飞想起昔日为了渡海,和盈歆躲在搜商船的船底,足足躲了个月。

    虽然无比艰辛,但因为和盈歆起,反倒成了慕飞美好的回忆。

    想到盈歆,慕飞的嘴角不由得上扬,变得温和起来。

    “想必慕兄是想到重要的人吧。”离荀在旁打趣道。

    “能让慕大哥如此,她定非常独特。”烟儿笑道。

    三人走到卫海镇码头。

    码头上,大大小小的商船并排而立,甚是壮观。

    三人刚到码头,堆人便挤上来,争夺客源。

    “三位是要前往苍炎城吗?来我这船,只要三铸币。”个人说道。

    “你胡扯什么,三位肯定是去夷城的。”另个人说道。

    “我观三位面色富贵,华冠贵服,定是去千宝城的。”

    “三位实力不俗,定是去天城的。”

    “我们去元阳城。”慕飞说道。

    “切。”

    这群人顿时散开。

    “三位是去元阳城吗?”元阳城的商船之人说道。

    “不错。”慕飞应道。

    “三位是要上舱还是中舱还是下舱。”

    “我要船底。”慕飞脱口而出。

    “啊。”商船之人明显愣了下。

    “慕兄你真幽默。”离荀打了个哈哈。

    “我们要上舱。”离荀说道。

    “上舱三位,共二十七枚铸币。”

    慕飞将铸币扔给他。

    “把船底空出来,我要去船底坐会。”慕飞说道。

    商船之人摸不着头脑,但慕飞有此要求,他也就照做了。

    离荀和烟儿随后便上了上舱,慕飞则直接跑到船底。

    船底非常地窄慕飞需要蹲着才能在前行。

    走到前方,船还没开启,只有水花点滴的溅在船的底部。

    “果然还是这里的风景比较好。”慕飞自语道。

    “唰。”

    过了片刻,商船开动,浪花四溅,溅得慕飞脸水。

    慕飞也没有避开,任由浪花溅着他的脸颊。

    毕竟昔日他便是如此为盈歆遮挡浪花的。

    慕飞足足待了三天三夜。

    若非有浪潮来袭,只怕慕飞还会直再待下去。

    “慕兄为何对船底情有独钟。”离荀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回忆下过去。”慕飞说道。

    离荀摸不着头脑,但也没有追问。

    “客官,前方有海兽,你们自己注意安全。”舱外,船员对着慕飞三人说道。

    “呕,呕,呕。”雷王趴到在旁,难受不已。

    “你堂堂雷王,竟会晕船?”慕飞哂笑。

    “雷王怎么就不能呃,呕晕船了。”雷王说道。

    “轰。”

    商船发出巨大的动静,摇晃不已。

    “能不能好好开船。”雷王骂道。

    “轰。”

    商船又摇晃起来。

    “现在的年轻修士,点都不懂顾及他人。”雷王说道。

    “轰。”

    声剧烈地响声响起,商船都仿佛快翻了般。

    慕飞三人吓得赶紧催动玄力,稳住商船。

    “这海兽不简单啊。”慕飞说道。

    三人走出客舱。

    “哇,好大的鱿鱼啊。”雷王惊叹。

    只见只巨大的海兽挥动着触手,和船上的修士对峙。

    “轰。”

    海兽挥动触手拍向商船。

    修士催动玄力护住商船。

    商船虽没受损,但却被震的剧烈晃动。

    “离兄。”慕飞叫道。

    “想吃鱿鱼吗?”慕飞问道。

    “这是自然。”离荀嘴角笑。

    “轰。”

    离荀催动万法决。

    法杖散发出耀眼蓝光。

    无数冰锥,宛如暴雨梨花般,疯狂刺向海兽。

    海兽顿时血肉模糊。

    慕飞纵身跃。

    玄月录催动,加持“大音佛拳”。

    “轰。”

    第拳,海兽发出惨烈的叫声。

    第二拳,海兽的身躯不住的颤动。

    第三拳,海兽的身形都被打的变形。

    第四拳,海兽血肉横飞,应声毙命。

    “轰。”

    慕飞随手斩下了海兽的只触手,扔上了船舱。

    “轰。”

    巨大的触手砸落在商船上,商船都不住得摇晃。

    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中,慕飞回到船舱上。

    “今日伙食便由我请了。”慕飞说道。

    船员终于反应过来。

    “少侠好身手。”船员不禁佩服道。

    “还行。”慕飞说道。

    “这鱿鱼做好记得弄份带我舱里。”慕飞说道。

    “给我也来份。”雷王叫道。

    伴随着众人的惊愕,慕飞缓缓走进舱内。

    “小辈,很有我当年的风范。”雷王大笑道。

    “慕兄今日又大出风头了。”离荀笑道。

    “实力强大,终归免不了这些事。”慕飞说道。

    离荀和烟儿无语。

    击杀了海兽,后面的路总算平静不少。

    不再有海兽进攻。

    慕飞端坐在上舱内,玄力不断运转,显得庄严无比。

    “咚。”

    体内的玄骨小人发出威严的佛音。

    识海中不断地闪动着恐怖的雷电,劈打在玄骨小人身上,每劈打次,玄骨小人便强上分。

    “轰。”

    神雷闪耀,道又道红色的雷朝着玄骨小人劈下。

    玄骨小人将其如数吸收,化为体内的力量。

    这时,玄骨小人骤然睁眼,跳入识海中。

    玄骨小人在识海中不断地划动。

    每划过处,便会出现颗星星点点,点缀识海。

    星星点点不断闪耀,甚是夺目。

    “咤。”

    玄骨小人突然大喝声。

    隐藏在暗处的血红色小珠,浮现出来。

    “轰。”

    玄骨小人挥动拳头,朝着小珠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