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人心

    众人看着慕飞这出奇的举动,脸茫然。

    “这位大侠行事真是不拘格。”孟林说道。

    张德见慕飞取出个大鼎,不禁愕然。

    “你要干什么?”张德问道。

    “咱最近正巧弄到点雪玉蟾蜍血肉,就用你当个药引子吧。”慕飞说道。

    “岂有此理,你要杀便杀,竟敢这般羞辱我。”张德大怒。

    “轰。”

    慕飞直接在他的脸上呼了拳。

    “老实点。”

    张德怒目注视着慕飞。

    慕飞也不含糊,直接将张德扔进鼎炉当中。

    “这,来真的?”连离荀都不禁有些无语。

    “嗖。”

    慕飞催动玄力,手中青蓝色火焰窜动,点燃鼎炉,从星光袋中取出堆药物,不断地倒入鼎炉之中。

    张德看着慕飞的举动,愈发害怕起来。

    这主好像真的要把自己炼化了。

    “我说。”张德赶紧叫了起来。

    慕飞熄灭鼎炉中的火焰。

    “原本我们应该更早来此,但不知何故,前来传信之人迟迟未到,我们不知晓商船的位置也就难以寻到。”

    “我们迟迟未到,商船上的另人,便自己来我们船上,我们才知晓这个传信的人已经消失了,我想多半是死了。”

    “你们是如何知晓天书图残页的?”慕飞问道。

    “次我们外出巡游,凑巧碰上这艘商船的船员,他为了活命而说。”张德说道。

    “谁?”慕飞问道。

    张德指了指商船上其中个船员。

    “原来是你。”孟林大怒。

    船员神色闪躲,不敢直面孟林。

    “我昔日待你不薄,你竟如此吃里爬外。”孟林怒骂道。

    “轰。”

    孟林直接催动玄力,击杀这个船员。

    “没想到,这天书图残页,竟为这艘商船带来如此灾祸。”孟林感叹道。

    “大侠,你将那个玉盒给我。”

    慕飞将玉盒扔给他。

    孟林将这张皮扔掉,又从当中的处缝隙中灌入股玄力。

    “嘎吱。”

    玉盒中又突然出现个小暗格。

    张破旧的白布安静地躺在里面。

    “这才是真正的天山图残页。”孟林说道。

    “好你个孟林,没想到你还留了这么手。”张德怒骂道。

    “哼,常年行走在外,怎么可能不多留个心眼。”孟林说道。

    “大侠,抱歉,先前连你也隐瞒。”孟林道歉。

    “无妨。”慕飞说道。

    慕飞结果这张破旧的白布。

    白布平凡无奇,上面只有几个星星点点的黑点。

    “大侠催动玄力查看,便可知晓当中的玄妙。”孟林说道。

    慕飞催动玄力,就要查看其中的内容。

    突然,孟林催动玄力,暴起,记“灵鹤手”使出,攻向慕飞。

    “轰。”

    慕飞被击倒在地。

    “慕兄!”离荀大惊。

    “你!”

    离荀震怒,刚欲出手,却发现玄力难以施展。

    “什么?”离荀大惊。

    旁,所有的修士都已经昏倒在地。

    烟儿也不例外。

    “哼,这天山图残页,岂能如此轻易交给你们。”孟林说道。

    “覆龙香?”离荀惊道。

    “你什么时候点的?”

    “哼,我早就发现那小子有诡异,因此早就准备好大量覆龙香。”

    “早在先前海贼船刚来临时,我就已经点燃覆龙香,并服下解药。”孟林说道。

    “其实覆龙香早已经蔓延至你们的身体内,但张德毕竟是炼气境高手,覆龙香恐将药性不足,为了减轻张德的警惕,我甚至甘愿被他踏碎双手,就为了让他多吸入些覆龙香。”

    “原本切都已经按照我的想法所做,岂料你们突然冒了出来。”

    “看到你们强悍的实力,我起初非常惶恐,担心覆龙香的强度不够,因此情急之下,直接将这天山图残页拿了出来,用以拖延时间。”

    “你说你们,没事那么爱出风头干嘛?”孟林冷笑。

    “老老实实待着,你们还能保住条命,现在可好,不单你们,连船员和那些乘船的修士,也要跟着你们起遭殃。”

    “船长,你连我们也杀?”船员大惊。

    “闭嘴,知道此事,个都别想活。”孟林骂道。

    “原来如此,真是打得手好算盘。”离荀说道。

    “哪里,常年行走在外,总要留个心眼。”孟林说道。

    随后孟林走到慕飞的身前,捡起天山图残页。

    突然,只手抓住孟林的脚。

    “什么?”孟林惊。

    回头看,就见慕飞赫然起身。

    “你,怎么会?”孟林大惊。

    “很奇怪我为什么没中覆龙香的毒是吧?”慕飞说道。

    “不可能,这覆龙香,无色无味,尤其是玉盒内,我更是放了大量的覆龙香,你不可能没有中毒!”孟林说道。

    “别这么肯定嘛,我从开始就已经知晓你不简单了。”

    “说来也真是巧,也是在船底下,我发现了你偷偷放覆龙香的情形。”

    “原本我可以立刻杀了你,但你如此大动干戈,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不,我不就知晓了天山图残页之事。”慕飞说道。

    “不对,你不可能有解药,这覆龙香,可是我从鬼城的处檀香商人处所得,元阳城绝对没有解药。”孟林说道。

    “唔,我确实没有覆龙香的解药。”慕飞说道。

    “那你怎么?”孟林说道。

    慕飞嘴角笑。

    道淡蓝色的光芒不断地环绕在慕飞的周围,覆龙香在其周身显形,化为乌有。

    “常年行走在外,总要留个心眼。”慕飞说道。

    孟林心如死灰。

    他虽然是锻心境地境,但远远不如张德,因此才想这么出,眼前这主,战力很明显强于张德,他连动手的心都没有。

    张德在旁,听着二人的话,只感觉毛骨悚然。

    慕飞没有击杀孟林,而是将他扔进鼎炉之中。

    张德和孟林面面相觑。

    “我弄死你。”张德大怒。

    随后催动玄力,头撞向孟林。

    孟林赶紧催动玄力抵御,但张德毕竟是炼气境,虽然重伤,还是将他撞成重伤。

    “嗖。”

    孟林手中银针刺穿张德眉心,张德气息萎靡,当即毙命。

    “都这时候还在狗咬狗。”慕飞感慨。

    随后催动玄力,化开众人覆龙香之毒。

    众人慢慢清醒过来。

    随后慕飞又从星光袋中取出雪玉蟾蜍王的血肉。

    慕飞催动玄力,将其压入鼎炉。

    鼎炉瞬间胀开,但所幸没有破裂。

    “真该换个好的鼎了。”慕飞自语道。

    催动火焰,直接将鼎炉点燃。

    大量草药扔进鼎炉当中,用以中和。

    “不,你不能这样。”孟林大叫。

    半个时辰后,孟林和张德的血肉便逐渐被炼化,身形化入大道之中,只剩玄力流淌在鼎炉之中。

    而雪玉蟾蜍王,经过各种药草的中和,逐渐变小。

    很快,整个鼎炉,就被炼化成鼎炉浓郁的药水。

    时间缓缓流逝,药水被炼去大半,但却无比浓厚。

    慕飞从星光袋中取出个青色的玉罐,将药水装进去,刚好罐子。

    雪玉蟾蜍丸,炼制谈何难。

    光是这开始的步骤,慕飞便感觉整个人玄力耗尽,虚弱无比。

    收起罐子和鼎炉,服下枚回玄丹,慕飞很快便恢复过来。

    兴许是经历这切,众人的心都非常的低沉,船员和乘船的修士都显得非常地低落。

    “怎么连你们也这样?”慕飞问道。

    “人心当真是险恶无比。”离荀说道。

    “所以你以后更要留个心眼啊。”

    离荀低头不语。

    “我的实力还是太弱小了。”烟儿喃喃道。

    “唉,算了,你们自己多想想吧,想通便可。”慕飞说道。

    慕飞也不多说什么,独自跑到船底下,任由浪花拍打着他的脸颊。

    时间流逝,转眼又有不少时日过去,距离元阳城境内,越来越近。

    当中也有几只海兽袭击,但都被慕飞击杀。

    三日后,商船终于成功抵达,到达元阳城境内。

    此地名为宁岚镇,繁华无比。

    告别了商船上的众人,慕飞三人踏入宁岚镇中。

    “想当年,你们元阳城的卢天尊,何其强大,我和他谈笑风生。”雷王说道。

    “是啊,你也说了是当年,现在个死了,个变成这副模样。”慕飞无情地说道。

    “生死轮回,皆有定论,任何人都敌不过无尽岁月的摧残,除非能够成仙。”雷王说道。

    “昔年我和他大战,他的三焚九天决,何等强悍,三焚九天诀出,撼动山川,天变异象。”

    “你说的成仙是怎么回事?”慕飞问道。

    雷王摇头。

    “成仙,太过飘渺。挣脱轮回,踏入仙域,强如我,卢天尊这等人,都无法做到。”雷王摇头。

    慕飞忽然就想起司空雁。

    断虚谷内的武器排行榜。司空雁的武器,是仙品。

    “仙品,到底是不是指仙人用的武器?”

    “或者只是比神品高个等阶的武器而已。”

    “若仙品真的是指仙人所用的武器,那司空雁是否就是仙人。”

    “他曾所言等自己鱼跃龙门,前去助他。”

    “若司空雁真是仙,那意思就是自己也有可能成仙吗?”

    “若他不是仙,只是世上个强大的隐士呢?”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仙?”慕飞愈发癫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