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大人

    男子身后跟着群人。

    “他们便是另外个盗贼团吧。”离荀神色漠然。

    “你们走吧,我不想杀戮。”烟儿说道。

    “哟嘿,小娘子修为不高,口气倒是不小。”个修身境九境的盗贼说道。

    “滚。”离荀大喝。

    盗贼们身子不禁颤。

    炼气境强者的威慑力可见斑。

    “这个盗贼团不简单。”慕飞皱眉。

    如若只有这批修身境,和锻心境出头的修士,他们不可能会前来挑衅。

    “出来吧,无需躲藏。”慕飞沉声道。

    “哈哈哈哈,少侠够敏锐。”空中,个身影从天而降。

    个身穿紫色长袍的男子站在慕飞三人面前。

    竟然是炼气境地境巅峰。

    众人不禁吸了口冷气。

    个小小的莲溪镇,竟然出现个炼气境地镜巅峰的强者,实在是反常。

    “你是何人?”离荀冷声道。

    “哟,还是个法修呢。”

    “魔音教的人。”

    紫衣男子答非所问。

    离荀神色警惕,玄力催动,不敢放松。

    “小友,无需紧张,我并无恶意。”紫衣男子说道。

    慕飞紧盯着紫衣男子身前的标识,努力地回忆,试图想起这个标识的门派。

    “我只是想请你帮点忙。”紫衣男子说道。

    “什么忙?”离荀问道。

    “你们杀了镇子上的人,害我没了药引子,你说,我该不该拿你们当药引子?”紫衣男子轻佻的说道。

    “哼,想让我们当药引子,只怕你没有这个本事。”离荀冷声说道。

    紫衣男子神色瞬间阴冷下来。

    “有没有本事,可不是你说了算。”紫衣男子说道。

    话毕,紫衣男子玄力暴涨。

    恐怖的玄力流淌在紫衣男子的身上。

    “炼气境天境!”离荀大惊。

    先前离荀所见,这紫衣男子还是炼气境地境巅峰。

    但不知其用何方法,此刻竟然踏入炼气境天境初期。

    炼气境天境,和地境虽只有字只差,却是天壤之别。

    面对炼气境天境的高手,离荀毫无抵抗之力。

    “我想起来了,这是炼尸门的标志。”慕飞恍然大悟。

    “小子,见识不少嘛。”紫衣男子说道。

    “客气,我只是奇怪,四年前,炼尸门不是被寻欢教歼灭了吗,怎么还有人活着。”慕飞说道。

    紫衣男子神色冷。

    “你怎会知道此事?”

    “我不仅知道,我当时还在你们炼尸门拾荒呢。”慕飞说道。

    “拾荒?”离荀愣。

    紫衣男子目光呆滞,片刻后面色狰狞,变得暴怒。

    “原来是你,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紫衣男子浑身颤动,咬牙切齿。

    “孽畜,害我炼尸门宗门被灭,今日被我遇到,我要你的命。”紫衣男子怒道。

    紫衣男子催动玄力,使出玉煞决。

    “轰隆。”

    只血手从地上冒出,恐怖无比。

    “轰。”

    血手掌拍向离荀。

    离荀催动万法决。

    两条土龙盘旋而出,散发威严龙威,抵御这只血手。

    血手把抓住土龙的身躯,捏碎土龙。

    土龙惨叫,化入大道之中。

    “轰。”

    血手掌将离荀拍成重伤。

    “小子,轮到你了。”紫衣男子冷声道。

    “嗖。”

    四把长剑从紫衣男子上空落下。

    “锵。”

    紫衣男子翻手间震断长剑。

    “噗。”

    烟儿顿时吐血,昏倒在地。

    紫衣男子催动血手,朝着慕飞拍去。

    慕飞丝毫不敢大意,玄力运转,催动玄月录。

    “大音佛拳。”

    “轰。”

    慕飞使出“大音佛拳”抵挡着血手的攻击。

    第拳。

    第二拳。

    第三拳。

    第四拳。

    慕飞足足抵挡了血手四次攻击。

    “看不出来,你身为锻心境,比那个魔音教的小子还强上分。”

    “所以,更不能让你活着了。”紫衣男子冷声道。

    “给我起。”

    紫衣男子喝道。

    血手暴起,比先前还要强上几分。

    “轰。”

    慕飞被掌拍在地面上,地面凹进去个巨大的洞。

    “轰。”

    紫衣男子催动玄力,记“血掌”使出,朝着慕飞拍去。

    “轰。”

    突然,慕飞的身形暴起,挥出重拳,震开“血掌”。

    “什么!”紫衣男子大惊。

    只见慕飞双眼猩红,发色赤红,嘴角两颗獠牙长出,双手长出锋利的指甲,浑身长出褐色长毛。

    “变异!”紫衣男子大惊。

    见慕飞变成这般模样,紫衣男子无比惊慌。

    慌忙之下,赶紧催动血手,攻击慕飞。

    血手把抓住慕飞,紧紧捏住,想将其捏碎。

    慕飞直接挣脱开来,手抓住血手。

    “轰。”

    血手瞬间被击穿,顷刻间湮灭。

    “噗。”

    紫衣男子顿时重伤,瘫倒在地。

    “你你别过来!”紫衣男子畏惧不已。

    慕飞缓步前行,走到紫衣男子身前。

    “呜。”

    慕飞仰天长啸,双手穿进紫衣男子胸膛。

    紫衣男子瞬间毙命,眼神中带着恐惧。

    “咕噜。”

    “咕噜。”

    慕飞低头,直接吸食紫衣男子的血液。

    “嗖。”

    树叶飘动。

    袭火红色薄纱长裙的女子出现在慕飞身后,紧皱眉头。

    女子挥动长袖,使出招“气劲”。

    慕飞顿时晕倒在地。

    “真是不让人省心。”

    “我没死吗?”慕飞睁眼,看着上方树叶不断地飘动,时不时还有落叶落下。

    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血珠已经被压制住,身体也无恙。

    “是谁救了我?”慕飞疑惑。

    旁,离荀和烟儿仍然也躺在地上,慕飞不再多想,将二人叫起。

    二人清醒过来。

    “奇怪,我们的伤好了。”离荀疑惑。

    慕飞沉思。

    “又是那位“大人”吗?那位“大人”究竟是谁?”慕飞喃喃道。

    “罢了。”沉思许久,慕飞也难以想出个所以然来。

    “起来。”慕飞脚踢向盘沉睡的雷王。

    “哇呀呀,小辈,你连睡觉都不让我睡了。”雷王不禁忿然。

    “说,我晕倒后你看到了什么?”慕飞质问道。

    雷王神色躲闪,没有说话。

    “你说不说?”慕飞沉声道。

    “我什么都没看见。”雷王说道。

    “看来你过得太舒服了。”慕飞说道。

    说罢,慕飞便催动玄力,就要用盟主誓对付雷王。

    “行行行,我说行了吧。”

    “早这么老实不就好了。”慕飞化开玄力。

    “当时那两个小辈已经晕倒在地,后来你也不知怎么了,发生变异,力量暴涨,变得非常狂暴,将那个炼气境天境的小辈给杀了。”

    “但你变异后就失去神智,竟然在不断地吸食那个小辈的血液。”

    “随后那位大人便出现,压制住你的变异,治好你们三人的伤,随后便离去了。”雷王说道。

    “那个“大人”是谁?”慕飞问道。

    “这个真的不能说。”雷王说道。

    “你说不说?”慕飞冷声道。

    “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说的。”雷王说道。

    慕飞催动盟主誓,就欲发动,却见雷王仍无动于衷。

    “死都不肯说?”慕飞问道。

    “不说。”雷王很肯定。

    慕飞无奈。

    虽然仍不知晓那位大人是谁,但众人总算相安无事。

    “炼尸门强大无比,紫衣男子虽死,但指不定还有同伙,我们还是快些离去吧。”慕飞说道。

    “嗯。”离荀和烟儿点头。

    众人继续前行。

    天竹峰。

    “我们去那个墓前看看吧。”离荀说道。

    “不太好吧,烟儿还在呢。”慕飞说道。

    “你当时可对她念念不忘呢。”

    “慕兄”离荀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们说的墓是什么?”烟儿在旁问道。

    “我们曾遇见具女尸,将其下葬在此,当时你离大哥可对女尸恋恋不舍呢。”

    “啊?”烟儿愣。

    “”离荀无语。

    众人到达女尸墓前。

    墓碑仍然摆在那,但很明显已经被人动过了。

    “轰。”

    慕飞当即把泥土凿开。

    “女尸不见了!”离荀大惊。

    “啧啧,连棺材都不留下。”慕飞说道。

    “是谁干的?”离荀疑惑。

    “应该是那个所谓的“夫恨天”,你看墓碑上,这三个字已经被抹去了。”慕飞说道。

    “那个“夫恨天”难道是个人?”离荀疑惑。

    慕飞摇头。

    “是不是人尚未知晓,但必与其有关。”

    “罢了,连尸体都不见了,我们走吧。”慕飞说道。

    三人就此离去。

    天魔山,常年暗无天日,雷云密布,灰暗的天色令人胆寒。

    当中充斥着无数恐怖的魔兽。

    即便是名门大宗,也不敢贸然进入。

    昔日慕飞和离荀二人在外围,意外遇到只魔猿,恐怖无比,即使如今想起,也觉得惊险不已。

    “烟儿,过了这天魔山外围,在走数日,我们便能到元阳城了。”离荀说道。

    “我现在真想快点到元阳城,看看离大哥你从小居住的地方。”烟儿说道。

    “离兄。”慕飞叫道。

    “何事?”

    “咱要不要再绑个和风铃?”慕飞问道。

    “呃,慕兄,没那个必要吧,以咱如今的实力,即使是昔日那魔猿再临,也丝毫无惧。”离荀说道。

    “总要保险点好嘛,毕竟这里是天魔山。”慕飞说道。

    话毕,慕飞就在四处绑上了和风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