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回到元阳城

    此人的玄力,很快便被咕哩吸收殆尽。

    “当真是手段不少。”慕飞沉声道。

    此人又准备自断玄根。

    “轰。”

    道雷光劈下,阻断此人故技重施。

    “说,这切,都是怎么回事?”慕飞冷声问道。

    “你要杀便杀。”此人根本不理会慕飞。

    “杀你?哼,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但如果杀了你,你便可以籍此逃离,对吧。”慕飞冷声道。

    “咔。”

    慕飞踏碎此人的双脚。

    “啊。”

    此人疼的剧烈惨叫。

    “如今你连死都不能死,劝你赶紧说,不要逼我使什么手段逼你说。”慕飞冷声道。

    此人沉默,没有多说。

    “当真不说?”

    “我说。”此人终于是服了软。

    “哼,还真以为你是什么不怕死的人。”离荀说道。

    “这魔猿,是怎么回事?”慕飞问道。

    “魔猿,是我召唤的。”

    “用什么方法召唤的?”

    此人艰难的取出件法宝。

    “用它。”

    “笛子?”慕飞疑惑。

    “这是唤妖笛。”

    “唤妖笛?”

    “这是兽宗的镇派之宝,可唤所有的低阶魔兽。”

    “这兽宗的镇派之宝,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兽宗在元阳城,也算个不小的势力,但他们不甘于就此蛰伏,不知通过什么手段,找到了多年游散在外的我们。”

    “我们遭到寻欢宗灭门,实力大减,兽宗肯与我们合作,我们自然接受。”

    “他们和我们联合,原本说好我给他们击杀魔兽,助他们锻造更强的训妖笛,他们帮我们抵御寻欢宗,让我们重立炼尸门。”

    “岂料,他们不但没有帮我们,反而在我们帮他们击杀魔兽后,将我们的行踪告诉寻欢宗,导致寻欢宗派了大量修士来攻打我们。”

    “我们炼尸门死伤惨重,逃离之人极其稀少,到最后,就只剩下三个人。”

    “个是我师兄,个是我师姐以及我自己。”

    “我们三人无比悲愤,正巧当时我从处秘境中寻得本邪功,能大幅度增强自己的实力。”

    “原来如此。”慕飞喃喃道。他总算明白为什么先前见到那个紫衣男子他的玄力会暴涨到炼气境天境了。

    “我师兄已经是炼尸门的掌门,为了炼尸门着想,他只修炼了层。”

    “而我玄力过弱,修炼缓慢,也只修炼了三层,只有我师姐,修炼了七成。”

    “她的功力大增,只身人冲上兽宗,将兽宗杀了个鸡犬不宁。”

    “而这唤妖笛,也是她从兽宗抢来的。”

    “只是这毕竟是邪功,我师姐修炼过后,神智被不断吞噬。”

    “保留着最后丝神智,她将这唤妖笛交给了我,随后便不知所踪了。”

    “这门邪功无比诡异,哪怕只是修炼层的我师兄,实力也能暴涨。只是修炼过后,代价也是无比恐怖。”

    “什么代价?”慕飞问道。

    “当修炼至十层,你的身体便不再是你自己的,而是邪神的了。”

    “邪神?”慕飞疑惑。

    “实际上我也不太知晓,只是大致这样猜测。”

    “那你所说的训妖笛,又是怎么回事?”慕飞问道。

    “训妖笛,我曾听闻,能唤所有中阶魔兽。”

    “中阶魔兽!”慕飞大惊。

    “这要是炼成了,还当真是件不得了的神物。”慕飞说道。

    “他们炼不成。”

    “为何?”慕飞问道。

    “看到我胸前的图纹了吗?”

    “它实际上不是图纹,而是他们兽宗历年所有人灌输的玄力,被储藏在当中。”

    “原本这是兽宗用来炼制训妖笛所用,但那次我师姐攻上兽宗后,连这个图纹也夺了过来。”

    “原本我师兄是掌门,这个图纹她想刻入我师兄的胸前,但我师兄当时不知所踪,而她自知快控制不住自己,只能刻入我的胸前。”

    “图纹刻在胸口中,便会有源源不断的玄力传入我的体内,为我所用。”

    “但是它不能见光,旦见光,便会失效很长段时间,最长可能有个月。”

    “所以先前烟儿发现你胸前的图纹时,你才会这般失态,对吧。”慕飞说道。

    “我的师姐不知所踪,而我的师兄被你们所杀,因此我才会催动唤妖笛,在这天魔山外围召集这上百只魔猿,来攻击你们。”

    “只是,我万没有想到,这切,都毁了。”

    “我完全没有想到,你们的身旁,还潜藏着个雷王,以及她身边那个恐怖的生物。”

    此人看着咕哩,恐惧之情流露于容。

    慕飞不禁摸了摸鼻。

    “那你所谓的假死又是怎么回事?”慕飞问道。

    “什么假死,只不过是我从个幻术师那里学到的个伎俩。”

    “幻术师?”慕飞惊。

    幻术师,是世界上最为恐怖的修士种类。

    “我们二人开辟神识寻找你的气息,为何却难以寻到你。”

    “那也是邪功的部分。”

    “原来如此。”众人总算明白切。

    “你以为我是怕死,实际上,我自知我很可能是最有个炼尸门的人,为了保住炼尸门最后的血脉,我才将这切都告诉你。”

    “只要你们放了我,这唤妖笛,以及那本邪功,我都可以给你。”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报复?”慕飞冷声道。

    “我的玄力,哪怕催动邪功,也只有炼气境人境,远不如我的师兄,加上我将唤妖笛交给了你们,我又如何与你们为敌。”

    “那你的邪功呢?”慕飞问道。

    “这炼尸门如今仅剩我人,我又怎么可能还会再去炼那邪功。”

    此人随后便将唤妖笛的痕迹除去,唤妖笛变成了无主之物。

    “现在你们总可以放了我吧。”此人说道。

    “你再立个盟主誓。”慕飞说道。

    此人只得立下盟主誓。

    “这唤妖笛,强大无比,烟儿的修为偏低,正好可以用它来召唤魔兽来防身。”慕飞说道。

    随后他将唤妖笛交给了烟儿。

    烟儿非常欣喜,拿着唤妖笛,对其进行认主仪式。

    很快,烟儿便从认主仪式中醒来。

    此人又将邪功从星光袋中取出,交给慕飞。

    “如今连盟主誓都立了,我自然可以放了你,你自行离去吧。”慕飞说道。

    此人慢慢地起身。

    “等等。”慕飞忽然叫住了他。

    “怎么了?”此人心中惊,问道。

    “无需担忧。”慕飞说道。

    随后给他扔了枚天香丸。

    此人道谢,服下天香丸便离开了。

    “唔,这天香丸都快吃完了,待回到元阳城,又得去买点丹药了。”慕飞自语道。

    “慕兄,我总觉得放他离开会有不妥。”离荀担忧道。

    “无妨,此人翻不起浪。”慕飞说道。

    “但愿如此吧。”离荀说道。

    “化魔典。”慕飞念着这本所谓的邪功的名字。

    “这化魔典诡异无比,还没翻开,就能感觉到当中的魔气传来,实在是令人恐惧。”

    “慕兄,这化魔典,留着也是祸害,我看不如将它毁了吧。”离荀说道。

    “不,我总觉得它好像有什么秘密还没被揭开。”慕飞说道。

    “慕兄,你可不要想不开,修炼它啊。”离荀说道。

    “我自然不会修炼。”慕飞说道。

    “那就好。”离荀说道。

    “雷王。”慕飞又试图叫了声。

    雷王仍旧没有回应。

    “罢了,我们先回元阳城吧。”慕飞说道。

    此时过后,总算是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在发生了。

    中途虽也有些魔兽侵扰,但皆被三人击败。

    咕哩还会时不时的醒来,雷王却宛如消失了般,直没有出现。

    五日后,众人终于回到元阳城。

    元阳城,繁华无比。

    天边时不时会有大能修士踏空而行。

    繁华的元阳城内,行人络绎不绝。

    “呼,终于回来了。”离荀张开手感受,任由风吹在他身上。

    “这就是元阳城吗?”烟儿说道。

    这是她第次来到元阳城。

    “真的是好繁华。”烟儿感慨。

    “我以为云罗堡已经很厉害了,比起元阳城,还是远远不如啊。”

    “这是自然,元阳城,可是主城。”慕飞说道。

    “离兄,你带着烟儿先在周围看看吧,我想先回凤梧阁,看看。”慕飞说道。

    “好,慕兄慢走。”

    慕飞将印章交给了离荀,随后便只身回到了凤梧阁。

    凤梧阁,飞阁流丹,古色古香,幽雅宁静。

    幽兰的环境,让人的内心变得平静,甚是适合修性,令人惬意。

    前方,两个凤梧阁弟子,站在大门下,神采奕奕。

    “慕长老。”凤梧阁弟子叫道。

    “想必他们都还不知晓我已经回来了吧。”慕飞笑道。

    走进凤梧阁内,支路过的凤梧阁巡视弟子,也向慕飞作揖。

    每个弟子,都至少是炼气境。

    “果然还是实力强悍啊。”慕飞感慨。

    路走到大殿,左丘然的身影,赫然在大殿内。

    “左丘兄。”慕飞叫道。

    “慕兄,你回来了。”左丘然见到慕飞便是喜。

    “盈歆怎么样了?”慕飞问道。

    “慕兄果然第个想的,还是盈歆姑娘。”左丘然说道。

    慕飞摸了摸鼻子,缓解尴尬。

    “哥儿。”门外,盈歆欣喜叫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