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密谈

    慕飞催动玄力,道气劲向身后衍生。

    小幽顿时被撞开。

    “翅膀硬了,敢对我这样。”慕飞说道。

    “咚。”

    “哎哟。”

    慕飞往小幽的脑壳敲了个板栗。

    小幽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让你不听话。”

    “你你你。”小幽气愤不已。

    盈歆无奈。

    “你们别闹了。”

    第二日,青明寺内。

    清晨的雾气环绕在青明寺内,树上时不时有露珠滴落。

    所有的僧人都在青明寺的大殿内作早课。

    “咚。”

    “咚。”

    “咚。”

    木鱼声不断地响起,无比统,仿佛只有个人在敲般。

    佛光环绕在僧人的身上,格外的庄严。

    无妄更是宛如真佛在世般。

    耀眼的佛光在无妄身上不断流动,气息神圣无比。

    “咚。”

    慕飞体内的小人忽然响起阵钟声。

    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众僧人皆看向慕飞,甚是疑惑。

    慕飞脸歉意。

    同时他也疑惑,他体内的玄骨小人为何突然发出钟声。

    “心无旁骛。”无妄平静地说道。

    无妄没有被影响丝毫,仍旧敲着木鱼。

    僧人见无妄如此,不再理会慕飞,继续敲打木鱼。

    “咚。”

    钟声继续响起,众僧人已经不会被其侵扰了。

    祭祀的灶台上,三炷香烧尽。

    僧人停止敲打木鱼,起身对慕飞行僧人礼,离开大殿。

    “别来无恙,慕施主。”无妄起身说道。

    “无妄大师。”慕飞行僧人礼。

    盈歆和小幽也跟着行礼。

    “慕施主此次前来,想必是为了盈施主。”无妄说道。

    “我此次前来,是想询问盈歆的身体究竟如何。”慕飞说道。

    “施主,请随我来。”无妄说道。

    慕飞回头看了眼盈歆二人,便跟着无妄朝着前方行去。

    二人走到藏书阁内。

    无妄取下本医书,递给慕飞。

    “这是?”慕飞疑惑。

    “此书,有记载压制盈施主体内气息之法。”无妄说道。

    “压制?”慕飞疑惑。

    “盈施主之病,可大可权看施主如何看待。”无妄说道。

    “还请大师指点。”慕飞说道。

    “如若我没猜错,盈施主的体内,有股别于玄力的气息。”无妄说道。

    “不错。”慕飞点头。

    “这种气息,甚至强于我们所修的玄力。”

    “但是却无法修炼,只能自然增长。”

    “不错。”慕飞说道。

    “原先盈施主体内的气息只是缓缓生长,但是三个月前,却突然暴涨,盈施主的身体承受不住,才会如此。”无妄说道。

    “原来如此。”慕飞豁然开朗。

    “敢问大师,这气息该如何医治?”慕飞问道。

    无妄摇头。

    “我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气息,无能为力。”

    “因此只能将其压制,缓解其生长。”

    “我的师兄,医术远胜于我,只是他常年云游在外,无从找起,他日如若我师兄会到青明寺,我必会第时间通知慕施主。”无妄说道。

    “如此便多谢了。”慕飞道谢。

    “盈施主之事可暂且放下,慕施主,你的事,又该如何了?”无妄问道。

    “我的事?”慕飞疑惑。

    “如今慕施主的佛性,远胜昔日,想必是得到了佛家的机缘。”无妄说道。

    “正是如此。”

    “但佛性中,夹杂着丝杂质,无法完整体悟佛道。”无妄说道。

    “记得昔日贫道曾对慕施主说过,慕施主的煞气过重,将会影响你今后的路。”无妄说道。

    “慕施主能通佛性,证明与佛有缘,但因煞气过重,影响佛性,如若不能及时去除煞气,对施主影响甚大。”

    “我该如何去除煞气?”慕飞问道。

    “煞气由心生,贪、嗔、痴、恨、爱、恶、欲,每种都有可能生成煞气。”

    “慕施主对盈施主之情,断不会生成煞气,不知这慕施主的煞气,由何而生?”无妄问道。

    慕飞的脑海中,个俊美的青年,手持忘尘剑,脸邪魅地看着他。

    此人便是云星华。

    想到云星华,慕飞的表情就变得无比狰狞,浑身不住地颤动。

    “施主静下心来。”无妄说道。

    慕飞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

    “让大师见笑了。”慕飞抱歉。

    “施主的煞气,由恨而生。”无妄说道。

    慕飞点头。

    “施主可否将所恨之人之名告知?”无妄问道。

    “云星华。”

    “云星华,云氏”无妄喃喃道。

    “云氏?”慕飞疑惑。

    “施主乃天纵之才,昔日必当是方人杰,能差点将施主的玄根都震断,应该便是那个神秘的云氏无疑。”无妄说道。

    “恳请大师将关于云氏之事告知。”慕飞说道。

    对于云星华,慕飞所知甚少,只知晓其背后,有个恐怖无比的庞大势力。

    “关于云氏,我也知晓不多,只知晓,这个云氏,是个隐藏在荒州的恐怖家族,传闻甚至比十三城的各大帮派还要强大。”无妄说道。

    “这个云氏,有这么强大?”慕飞不可置信。

    能比十三城内的各大势力还要强,为何却从没有听说过。

    “贫僧也只是道听途说,当不得真。”无妄说道。

    慕飞不禁皱眉。

    “不管这个云氏族真正的实力究竟如何,必然不会太弱。”无妄说道。

    “施主的煞气由云星华而生,想要解去煞气,只有两种方法。”无妄说道。

    “哪两种?”慕飞问道。

    “第种,便是放下仇恨,从此不再想复仇事,待在青明寺,与青明寺各位弟子同清修三载。”无妄说道。

    “第二种呢?”

    “这第二种,便是斩下云星华的头颅,真正化解心中的仇恨。”无妄说道。

    “只是冤冤相报,慕施主如若杀了云星华,他背后的云氏,也必当不会放过施主,届时将会造成无尽的杀戮。”

    “我与云星华不死不休,无论这个云氏有多恐怖,我都无惧,这云星华,我必须要杀!”慕飞沉声道。

    无妄叹了口气。

    “施主今日所选之路,前方布满荆棘,坎坷无比,只望施主他日勿忘初心,保持此刻的空明道心。”无妄说道。

    “大师之言,必当铭记于心。”慕飞说道。

    “施主请随我来。”无妄说道。

    只见无妄走到藏书阁深处,挪动根烛台。

    石壁中赫然开出个小口。

    无妄催动玄力,取出当中的物品。

    是个外观精致的锦盒。

    “慕施主请收下它。”无妄说道。

    “这是?”慕飞疑惑。

    “他日施主如若碰上云氏族人,不幸落败,便可将其打开,此物可救施主命。”无妄说道。

    “多谢大师。”慕飞道谢。

    接过锦盒,他便欲打开。

    “慕施主万万不可。”无妄制止了他。

    “如若在此刻打开,那便失效了。”无妄说道。

    “谨遵大师教诲。”慕飞将锦盒放进星光袋中。

    无妄又取出瓶丹药。

    “此药名为四象丹,如是他日慕施主被煞气侵蚀,服下此丹,可压制煞气。”无妄说道。

    “谢过大师。”慕飞道谢。

    “大师连赠重礼,晚辈万分感谢,但晚辈苦于没有珍贵之物,便将自身领悟的套佛家拳法施展出来,送给大师。”慕飞说道。

    说罢,慕飞的气质骤变,神色严肃。

    四面八方的玄力被慕飞如数吸去,藏书阁的柜子都不禁的颤抖起来,上方的书也被震动地杂乱无比。

    慕飞施展出“大音佛拳。”

    “好霸道的拳法!”无妄惊。

    慕飞足足施展了五拳。

    每拳都强悍无比,拳比拳强悍。

    但五拳过后,慕飞便力竭了。

    “以我目前的修为,只能施展五拳,他日待我变得更加强大,必当将这套拳法如数施展给大师。”慕飞说道。

    “这套拳法叫什么?”无妄问道。

    “此拳法名为“大音佛拳”,是我在突破锻心境时,我的玄骨所悟。”慕飞说道。

    “慕施主不愧为天纵之才,单单五拳,便有如此威势,如若整套拳法施展出,只怕天地都要为之变色。”无妄说道。

    “大师过奖了。”

    “贫僧感谢施主的美意,只是这份礼,贫僧难以收下。”无妄说道。

    “为何?”慕飞疑惑。

    “慕施主身在当局没有发现,你的“大音佛拳”,与你的玄力,你的气息形影不离,独无二,旁人无法学之。”无妄说道。

    “是这样吗?”慕飞有些沮丧。

    “慕施主无需沮丧,心意到便可。”无妄说道。

    “丹药终归只是治标不治本,慕施主切记,四象丹纵然能够压制煞气,但归根结底,还是需要慕施主自身保持静悟明心。”无妄说道。

    “谨遵教诲。”慕飞作揖。

    二人回到大殿。

    “盈施主的病,并非短时间能够根治,慕施主也无需太过牵挂。”无妄说道。

    慕飞点头。

    “哥儿,怎么样了?”盈歆问道。

    “放心吧,你会没事的。”慕飞说道。

    “小飞飞,盈歆姐姐的病,能不能好?”小幽问道。

    “你瞎操什么心,今天让你来是干什么的?”慕飞问道。

    小幽嘟着嘴,闷闷不乐。

    “大师,恳请你将小幽收留段时日,帮她好好的静静心。”慕飞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