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化魔典辛秘

    无妄愣。

    “我知晓小幽是女流,在青明寺不太好。”慕飞说道。

    “我只请求大师收留她段时日,治治她踢天弄井的性子。”

    “既然施主如此请求,便依你所言。”无妄说道。

    小幽哭丧着脸。

    忽然她身形骤起,便想从大殿夺门而出。

    慕飞催动踏空九行,闪到她的面前。

    小幽控制不住,当即撞在慕飞的身上,被弹倒在地。

    “小飞飞我恨你。”小幽说道。

    “恨就恨吧。”慕飞说道。

    说罢,便将小幽拎了回去。

    “哥儿,这样真的好吗?”盈歆问道。

    “当然好,如果她回来还是这样,我还要将她带到这青明寺,继续管教。”慕飞说道。

    “真是可怜。”盈歆同情道。

    “盈歆姐姐,你帮我劝劝小飞飞好不好。”小幽哀求道,梨花带雨,看着着实让人心疼。

    “收起你这副样子,我心意已决。”慕飞说道。

    小幽听罢,对着慕飞咬牙切齿。

    “哼。”小幽将怒火撒在正在睡觉的雷王上,朝着雷王狠狠地踢了脚。

    “哎哟。”雷王疼的大叫。

    “我招谁惹谁了。”雷王欲哭无泪。

    “大师,还望你好生管教,无需留情。”慕飞说道。

    “贫僧尽力而为。”无妄说道。

    “歆儿,我们走。”慕飞说道。

    二人从青明寺离开。

    雷王回头看了眼小幽,看到她杀人似的目光,赶紧逃离。

    凤梧阁内。

    慕飞从星光袋中取出堆功法。

    踏空九行、雷法天决、玄月录、“焚炎变”,化魔典,以及无妄所赠的抑心决。

    拿起抑心决,不断地翻看。

    抑心决,主要的作用便是抑制盈歆体内充盈过剩的那股力量。

    慕飞催动玄力,开始运转抑心决。

    抑心决不算太难,慕飞很快便渐入佳境。

    雷王躺在慕飞的床上,摇动着尾巴,闭目养神。

    “嗯,有股恶心的气味。”

    雷王骤然起身,顺着气味靠近。

    “化魔典,哼,我说怎么那么令人恶心。”雷王骂道。

    慕飞很快便从修炼抑心决中醒来。

    赫然见到雷王在他的化魔典上乱蹭。

    “你在干嘛?”慕飞问道。

    “小辈,你这本邪功,是从何而来?”雷王问道。

    “唔,不就是上次天魔山外围那个人身上拿的吗?”

    “这老家伙。”雷王喃喃道。

    “你知道这本化魔典?”慕飞问道。

    雷王嗤之以鼻。

    “岂止是知道。”

    “哦,说来听听。”慕飞饶有兴趣。

    “小辈,对我尊重点,说不定我高兴,会讲给你听。”雷王傲然道。

    “看来你是忘了盟主誓了。”慕飞冷声道。

    “别,别嘛,年轻人点玩笑都开不得。”雷王嘿嘿笑道。

    “那你说不说?”慕飞冷眼看着雷王。

    “我说还不行嘛。”

    “小辈,你知道为何此功法名为化魔典吗?”雷王忽然严肃起来。

    “为何?”

    “此功法,论起年份,比我还老上不少,是个爱使诡计的糟老头所创。”

    “糟老头”慕飞实在不想吐槽。

    “化魔典,原本应叫伏魔典才对。”

    “伏魔典,化魔典,这差的有点远了吧。”慕飞说道。

    “当年,那个糟老头为练成伏魔典,耗费无数心血,却始终差了步,难以大成。”

    “后来,为了练成伏魔典,他跋山涉水,走遍整个荒州,却始终没有寻到炼制最后步之法。”

    “找不到练成伏魔典之法,糟老头变得愈发癫狂,渐渐的堕入了魔道。”

    “随着他步入魔道,伏魔典自然也就练不成了。”

    “不甘于就此止步,他不再执着练成伏魔典,而是另辟蹊径,将伏魔典倒练。”

    “伏魔典从此也就成了化魔典。”

    “化魔典,威力远比伏魔典强大,但是代价同样也是巨大。”

    “糟老头的寿元骤减,很快便濒临死亡。”

    “要知道,到了这等境界,寿元可是非常长的。”

    “但他不甘于化魔典未练成就死去,于是孤身人,前往魔池,甘愿入魔,只为了练成化魔典。”

    “他最终成功了,这化魔典他终究练成了。”

    “代价是他再也不是他自己了,从此变成了个魔,把荒州搅个天翻地覆。”

    “你还有脸说别人把荒州搅个天翻地覆。”慕飞说道。

    “我可是为了正义。”雷王毫不谦虚。

    “好好,正义,继续说。”慕飞说道。

    “当是他身持化魔典,狂性大发,肆意毁灭荒州,当年荒州虽然也有十三城,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远,是他把荒州的距离给隔开。”

    “无数人死在他的化魔典之下,引发了整个荒州的众怒。”

    “十三城,上千个门派,对他群起而攻之,这才将他成功剿灭。”

    “而化魔典也从此失去下落,不曾想,如今竟然重新现世了。”

    “这役,极为惨烈,上千个门派,被他人,就剿灭了半数,仅剩五百多个门派。”

    “虽然外人已知晓最终结果是他死在那役,却不知有多惨烈。”

    “当年存活的门派,随着时间的流逝,有的散了,有的被灭了,到了如今,仅剩下了诸如凤梧阁这种档次的门派。”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是哪个门派的?”慕飞问道。

    “我当年,可是天域宗的,天域宗。”

    “什么雁月阁,凤梧阁之流,在当年,都还只是小门小派呢。”

    “天域宗?”慕飞疑惑。

    “这天域宗,在当年可是强横无比,天域宗称第二,没人敢称第。”

    “那后来怎么没了?”慕飞问道。

    “任何门派都敌不过岁月的侵蚀,在加上当时天域宗过于张扬,树敌甚多,仅仅存在了几千年,就被人灭了。”

    “这点,我倒是佩服如今这些门派,稳扎稳打,步步发展,最终成了无法撼动的巨头。”

    “无法撼动?不见得吧。”慕飞说道。

    “赤云宗被人连根拔起,你怎么说?”慕飞问道。

    “赤云宗?那是什么门派?”雷王问道。

    慕飞忽然想起来,这雷王久居断虚谷,而赤云宗事实上也就发展了几千年,被灭门后,雷王才从断虚谷出来,自然是不会知晓。

    “赤云宗是过去的元阳城第大帮。”慕飞说道。

    “你开玩笑吧?”雷王不可置信。

    “这元阳城,不是有凤梧阁吗?怎么又冒出个赤云宗?”

    “少唬我了,这凤梧阁内,无数的杀伐大阵,无数的强悍高手,每个放在当年都是门派等的高手。”

    “单打独斗不好说,但论起门派底蕴,我自问当年那些门派,远远无法和如今的门派相比,积累太久了。”

    慕飞听罢,则是心中惊。

    赤云宗,确实是当年的第大宗。

    听雷王如今说,凤梧阁底蕴如此强大,在先前,都只能屈居第二,这赤云宗该有多强大。

    而独自人剿灭赤云宗的司空雁,得有多恐怖。

    慕飞感觉背后冒出了冷汗。

    “还有点,小子,我要警告你,这化魔典,你断不可练。”雷王严肃道。

    “即使放到如今,化魔典都是无比恐怖的功法。”

    “当真有如此恐怖吗?”慕飞问道。

    “我像是在说笑吗?”雷王反问。

    慕飞不再多言,不说他本来就没打算修炼,听雷王说,这化魔典如此恐怖,他更是不可能修炼了。

    “雷王,话说,你这雷王诀什么时候教我啊?”慕飞问道。

    “这雷王诀,没到炼气境,你就不用想了,倒是你这雷法天决,我可以将它完善成完整的模样,能强上好几倍。”

    说罢,雷王恢复人形,着手完善雷法天决。

    “对了,差点忘了,你为何能恢复人形?”慕飞问道。

    “这都归于那位大人的恩赐。”

    “但变成人形,代价极大,尤其是如同先前那样,施展功法,我足足恢复了七日,才缓了过来。”雷王说道。

    “原来如此。”慕飞说道。

    雷王很快便把雷法天决完善完毕。

    “小辈,好好学学,什么才是雷法。”雷王傲然地将功法扔给慕飞。

    慕飞翻开雷法天决,顿时大喜。

    虽未修炼,但光看着上方金光闪闪的文字,便觉得热血沸腾。

    “有两下子啊。”慕飞赞叹。

    “小辈,你要走的路,还很远。”雷王说道。

    说罢,便化成灵体,瘫在床上睡着了。

    此次,雷王只是帮慕飞完善功法,并没有消耗太多,因此,灵体只是变得略有虚浮。

    慕飞看了眼雷王,不再关注。

    转而把注意力放到经过完善的雷法天决上。

    “滋。”

    慕飞催动雷法天决。

    青蓝色的雷光显现而出。

    雷光不断盘旋在慕飞的周围。

    周围的气息都变得萧索。

    雷法暴涨,他有股想要将轰击切的冲动。

    “嗖。”

    慕飞撞破屋檐,纵身跃,约到上空。

    “轰。”

    恐怖的雷光,宛如真雷般,在天边蔓延开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