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古寒风

    青烟并非毒气,只会让人晕倒。

    盈歆很快便醒来。

    “你在你屋子里搞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干嘛?”慕飞沉声道。

    “谁叫你直接走进来了。”小幽委屈道。

    “你还有理了。”慕飞怒道。

    “哥儿,你消消气,我没事。”盈歆说道。

    “说,你躲在里面弄什么东西?”慕飞问道。

    小幽兴冲冲地跑到屏风后面,取出个玉盒。

    “这个玉盒已经被我改造过了。”小幽说道。

    慕飞拿过玉盒,刚欲打开,小幽急忙阻拦。

    “这个玉盒可不能随意打开。”小幽说道。

    “你这玉盒里装了什么东西?”慕飞问道。

    “不多,也就是将什么万云梭,千毒蛛,锁脉针之类的东西放在里面。”小幽嘿嘿笑道。

    万云梭,锁脉针,千毒蛛,光这三样,慕飞就听的头皮发麻了。

    听小幽的意思,当中还不止三样。

    “你这是要准备去害谁?”慕飞问道。

    “谁说我定要害人了。”

    “我这可是保命用的,以后谁敢来杀我,我就打开这个玉盒。”小幽说道。

    “你不喜欢修炼,对这些事倒是颇有兴趣啊。”慕飞说道。

    “嘿嘿。”

    “我还给盈歆姐姐做了个。”

    “这还差不多。”慕飞说道。

    小幽又跑进屋,将另外个盒子拿出。

    “盈歆姐姐,这个给你。”

    “你啊。”盈歆收下盒子。

    “旦使用这个东西,保证他们十条命都不够用。”小幽狡黠地笑道。

    “对了,你们来找我干嘛?”小幽问道。

    “自然是来督促你修炼。”慕飞说道。

    “哎哟,小飞飞你自己修炼就好了嘛,盈歆姐姐不能修炼,我要是修炼,谁来陪盈歆姐姐。”

    “以后你盈歆姐姐也可以修炼了,你再也不能用这个借口偷懒了。”慕飞说道。

    “啊?”小幽愣。

    盈歆随即便使出“冰灵体”。

    寒气瞬间覆盖在她的身体周身。

    “盈歆姐姐,你可以修炼?”小幽惊讶道。

    “你盈歆姐姐自然可以修炼,所以”

    “你还不给我赶紧去修炼。”慕飞大喝道。

    小幽无奈。

    “好嘛,我陪盈歆姐姐修炼就行了。”小幽苦闷道。

    二人进入修炼,慕飞会心笑,离开凤梧阁。

    “噗。”

    口鲜血吐出。

    “唔,憋了好久,总算吐出来了。”慕飞自语道。

    “得去找找那个古寒风了。”慕飞自语道。

    最近几日,慕飞体内的血珠,愈发狂暴,时常攻击慕飞。

    按左丘震所言,古寒风,在元阳城郊外的处小道观内,是小道观的观主。

    慕飞催动踏空九行,离开元阳城。

    郊外。

    山风呼啸。

    林中,郁郁葱葱佳气浮。

    座道观,立在这郁葱的树林之中。

    “太清观,还真敢取。”慕飞哂笑。

    推开道观的门,发出“嘎吱”的声响。

    道观内空无人,却有香插在四周。

    庞大的香炉立在正中间。

    “滴。”

    “滴。”

    露水从屋檐滴落而下。

    滴落之处,赫然有个小坑。

    慕飞端详着此景,感悟甚多。

    端详片刻,慕飞走进道观大殿内。

    上方,太上老君像高立着,宝相庄严。

    下方,处石碑,上方刻满太上老君的诗词。

    但慕飞的注意力不再诗词上,而是下方行歪扭的小字上。

    “欲与三清试比高。”

    “好狂的道士。”慕飞自语道。

    纵然他对道教之事了解不多,也知晓太上老君对于道教的含义。

    这时,慕飞忽然听到侧方响起呼噜声。

    慕飞走近看。

    只见个衣衫残破的糟老头躺在地席上睡觉。

    “这货不会就是古寒风吧。”慕飞说道。

    “小子,背后说别人坏话可不好。”

    浑厚的声音回荡于大殿之内。

    “谁?”慕飞四处查看,皆无所获。

    慕飞看向眼前鼾声如雷的老头。

    “莫不是这糟老头?”慕飞疑惑。

    “轰。”

    股磅礴玄力,朝慕飞轰来。

    慕飞抵御不住,直接被弹出大殿。

    “滴。”

    “滴。”

    屋檐上的水滴滴落在慕飞的头上。

    慕飞大怒。

    又冲入大殿。

    “轰。”

    慕飞又次被轰了出来。

    “这糟老头,用的什么手段?”

    慕飞根本看不到他在攻击。

    慕飞催动踏空九行,冲进大殿内,不断地游动。

    “轰。”

    慕飞再次被轰出大殿。

    “我就不信了。”慕飞恼怒道。

    慕飞催动玄月录加持在踏空九行上。

    身形如同鬼魅,身后跟着三个幻影。

    “轰。”

    慕飞又次被轰出了大殿。

    慕飞催动玄月录加持雷法天决。

    “轰。”

    道青蓝色的雷光,朝着道观劈下。

    躺在地上睡觉的老头骤然起身。

    跃上天,抵御雷光。

    雷法天决已经经过雷王完善,威力强大无比。

    但饶是如此,还是被这个老头轻而易举地挡下。

    “好生厉害。”慕飞惊道。

    此人的玄力修为远比慕飞强大,慕飞无法探出其究竟是何修为。

    老头从屋檐上跳下。

    “小子,你莫不是想拆了我的道观不成。”老头沉声道。

    “前辈多虑了,晚辈实在不敢。”慕飞说道。

    “这还像人话。”老头说道。

    “敢问前辈是古寒风吗?”慕飞问道。

    “你是如何知晓的?”古寒风问道。

    “是左丘震前辈告知。”慕飞说道。

    “是他啊。”古寒风捋了捋胡子。

    “找我何事?”古寒风问道。

    慕飞将体内深藏血珠事告诉古寒风。

    “原来如此。”古寒风说道。

    “但我并不想帮你,你滚吧。”古寒风说道。

    “前辈。”慕飞焦急。

    “轰。”

    慕飞直接被轰出道观。

    慕飞无奈,只得离开。

    “这就放弃了,唉,朽木不可雕。”古寒风说道。

    第二日。

    慕飞又来到道观中。

    呼噜声响彻大殿。

    “前辈。”

    “我说过,不想帮你,滚。”古寒风说道。

    “前辈,你听我说。”慕飞说道。

    但他话音刚落,便被古寒风轰出道观。

    第三日。

    慕飞再临太清观。

    “前辈。”

    “轰。”

    慕飞直接被轰出太清观。

    第四日。

    慕飞半只脚还没踏进太清观,便被古寒风轰了出去。

    “难怪左丘震叫我有心理准备。”慕飞自语道。

    第五日。

    “前辈。”

    “你怎么又来了。”古寒风不耐烦。

    “自己出去,还是让我轰出去。”古寒风说道。

    “前辈,我”

    “轰。”

    慕飞被轰出道观。

    第六日。

    “前”

    “不要前辈前辈的了,我叫你前辈好不好,不要来道观了。”古寒风说道。

    “我只是想请你告知关于血珠事。”慕飞说道。

    “轰。”

    慕飞被轰出道观。

    “我不想做的事,谁也别想逼我。”

    第七日。

    “前辈。”慕飞走进道观。

    踏入大殿中,却没有如往日般被轰出道观。

    “前辈?”慕飞轻声叫道。

    大殿内也没有了鼾声。

    慕飞走到草席处,只见上方,赫然有行潦草的大字。

    “叩拜三清道祖三万遍,遍不能少。”

    慕飞如古寒风所言,开始叩拜。

    慕飞本打算动用玄力,但太上老君像前,又是行大字出跳出。

    “敢用玄力,立马轰出太清观,从此不得在来。”

    慕飞无奈,只得遍遍的对着老君像叩头。

    叩了万个头,慕飞便感觉自己意识迷糊。

    太上老君像隐隐闪动着耀眼的金光。

    “是我眼花了吗?老君像仿佛在笑?”慕飞疑惑。

    但当他细细端详时,老君像毫无变化。

    慕飞摇了摇头,继续叩拜。

    大概叩了两万个头,老君像金光闪耀,照向慕飞。

    股无形的力不断灌入慕飞的体内。

    慕飞浑然不知。

    不知过了多久,慕飞终于叩拜了三万个头。

    慕飞站起身,看着老君像。

    老君像褪去金光,宝相庄严,立在上方。

    “明日三更,白云峰顶。”

    又是行大字显现。

    慕飞心中喜。

    自己的坚持终于有了成效。

    第二日。

    白云峰上。

    紫气东来,云雾环绕。

    云雾之中,古寒风改往日邋遢模样,身道服,仙风道骨,宛如三清在世。

    古寒风挥动拂尘,施展功法。

    云雾环绕,古寒风赫然变成了二人。

    二人皆身穿道服,手拿拂尘。

    随后二者便开始激战。

    虽在打斗,却又不似打斗,反而像双鹤共舞般。

    慕飞看的不禁愣神。

    片刻后,两个古寒风又化成了三个。

    三人舞动着手中的拂尘。

    恐怖的玄力波动四处扩散。

    慕飞赶紧避开玄力波动。

    “嗖。”

    道金光闪过。

    白云峰直接被切下了截。

    “好厉害。”慕飞目瞪口呆。

    片刻后,三人不再打斗,合为体。

    紫气逐渐散去。

    古寒风屹立于白云峰绝巅,颇有气势。

    “气化三清。”慕飞喃喃道。

    “前辈。”慕飞走上前去。

    “此法我已教,能悟几分,全看自己的造化。”古寒风说道。

    “此法能解我体内的血珠之忧?”慕飞喜。

    “不能。”古寒风说道。

    慕飞不禁无语。

    “这只是我送你的场造化。”

    “随我回太清观。”古寒风说道。

    “是,前辈。”

    慕飞欣喜,随古寒风回到了太清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