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大闹书童阁

    “你叫什么?”王肃沉声道。

    “肃哥,这小子叫慕云,好像是元阳城魔音教少主的书童。”王德附在耳边说道。

    “慕云是吧,当真以为赢个王德和赵匡就无敌了吗?”王肃沉声道。

    “王肃是吧,你条别人的狗,当真以为没人敢打你了。”慕飞沉声道。

    “很好。”王肃冷笑。

    “嘿,这小子,竟然敢对肃哥这么说。”赵匡哂笑。

    “这小子,多半要被废了。”

    “这可是肃哥,仅次于坤哥的存在。”

    王德同样脸戏谑地表情。

    “唔,貌似你很厉害的样子,他们对你很有信心啊。”慕飞说道。

    “我让你招。”

    众人不禁大笑,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般。

    “嗖。”

    王肃身形忽然暴动,冲向慕飞。

    “看来肃哥对这小子确实很不满,开始就使用了“夺魂拳”。”

    “这小子活该。”

    “轰。”

    整个书童阁皆坍塌下来。

    慕飞却已不见踪影。

    “不会吧,被轰成渣了?”赵匡愣。

    “玄殷书院可不允许杀人啊。”

    “无妨,肃哥可是坤哥的弟弟,坤哥背后,可是那位大人,不就杀个人嘛。”王德说道。

    “你们想象力挺丰富。”空中,慕飞缓缓落下。

    “哼,速度挺快。”王坤冷笑。

    “轰。”

    王肃再次施展“夺魂拳”。

    威势远胜先前。

    “肃哥出全力了,看这小子怎么躲。”

    “看来肃哥铁了心要杀这小子。”

    然而慕飞根本就没有躲。

    手中玄力催动。

    “大音佛拳”发动。

    “轰。”

    慕飞直接朝着王肃手上轰了三拳。

    王肃应声倒地,再也起不来。

    众人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结束。

    众人目瞪口呆,久久难以平息。

    “怪怪物。”

    众人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慕飞逼近赵匡。

    赵匡吓得双腿瘫软,难以动弹。

    “别别”赵匡只觉得恐惧感油然而生。

    “拿出来!”慕飞喝道。

    赵匡不住打了个冷颤。

    颤抖着双手,从星光袋中取出蟠龙决以及蟠龙旗。

    “给给你。”

    慕飞拿过蟠龙决和蟠龙旗,扫了眼众人。

    众人皆忍不住后退。

    “哼。”慕飞冷哼声,离开此地。

    此地毕竟是玄殷书院,倘若在外界,慕飞早将他们击杀。

    回到茅屋。

    “慕哥,你没事?”张子冲喜道。

    他的伤势好了不少。

    “拿去。”慕飞将蟠龙决和蟠龙旗扔给张子冲。

    “慕哥。”张子冲不知该说什么。

    “以后慕哥有事,只管吩咐,小弟定照做。”张子冲郑重道。

    慕飞笑了笑,没说什么。

    “对了慕哥,这蟠龙决和蟠龙旗,你是怎么拿回来的?”

    “没有碰到王坤吗?”张子冲问道。

    “倒是碰到他弟弟了,但被我打残了。”慕飞轻描淡写地说道。

    “打残了?”张子冲脸不可置信。

    “不就是王肃吗?”慕飞说道。

    “这可是王肃,坤哥的弟弟啊!”张子冲说道。

    “慕哥,你真的打赢王肃了?”张子冲仍旧不信。

    “你可以去书童阁看看。”慕飞说道。

    “不去了不去了。”张子冲不断摇头。

    “瞧你怕的。”慕飞哂笑。

    “不过,你把王肃打了,只怕王坤不会放过你。”张子冲说道。

    “对了,慕哥,你的主人是谁?”张子冲问道。

    “我没有主人,我只是来保护他的。”慕飞说道。

    “好,你没主人,那你保护的人是谁?”张子冲无奈。

    “离轩。”慕飞说道。

    “离轩?哪个教的?”

    “魔音教。”

    “魔音教?倒是不小了,但还是不及王坤他们。”张子冲说道。

    “哪个教的?”

    “好像是神鬼教的。”张子冲说道。

    “神鬼教?鬼城的?”

    “嗯,据说此人在神鬼教都有不小的势力。”张子冲说道。

    “总之慕哥,你以后在玄殷书院可能比较难熬了。”

    “无妨。”慕飞说道。

    慕飞催动玄力,开始开辟幻原石。

    “嗖。”

    幻原石闪烁耀眼星光,慕飞只身跳入。

    幻原石内,片混沌。

    慕飞将玄力灌入,慢慢将混沌清除。

    但混沌甚多,慕飞玄力很快便耗尽,枯竭下来。

    “哎,丹药也没有了。”慕飞忧愁。

    跳出幻原石,见张子冲还在修炼,慕飞不再打扰。

    慕飞催动踏空九行,离开书童阁,开始寻找草药。

    “炼制雪玉蟾蜍丸还差三味药,不知玄殷书院内有没有。”慕飞自语道。

    雪玉蟾蜍丸还差三味药,分别为雪莲、寒熏草、万雾花。

    雪莲最为好找,慕飞很快便在处寒崖上,发现雪莲。

    慕飞催动玄力,踏上寒崖。

    但寒崖下方,股无比深厚的力量,将其拉扯住。

    慕飞定睛看,竟然是玄魂兽。

    “这么多!”慕飞大惊。

    下方,玄魂兽密密麻麻,无比繁多。

    “轰。”

    慕飞催动玄月录加持雷法天决。

    顿时,万丈雷光从天而降。

    雷光不断劈打在玄魂兽上,令玄魂兽遍体鳞伤。

    拉扯慕飞的力量,也不断减弱。

    慕飞纵身跃,摘下几朵雪莲,扬长而去。

    长老内阁。

    “砰。”

    “哪个混蛋,把玄魂兽重伤了。”鹤发长老怒道。

    “这玄魂兽本是用来历练弟子所用,让弟子攀登绝巅,增强玄力,结果现在却被毁了。”辫子长老哀叹。

    “能将玄魂兽重伤,这个弟子也不简单,光对玄力的运用,最少内门顶尖了。”长胡子长老沉声道。

    “明月长老,借你明月镜用。”鹤发长老说道。

    结果明月镜,鹤发长老催动玄力查看。

    镜面显现在空中。

    镜面上,慕飞催动玄月录,加持雷法天决。

    万丈雷光朝着玄魂兽劈下,令玄魂兽重伤。

    随后摘下雪莲,扬长而去。

    “此人不在内门,我管理内门并没有见过。”长胡子长老说道。

    “难道是外门?”辫子长老说道。

    “不说这小子有没有其他手段,光这道雷的威力,他在内门,排行都能上前十了,这样的人在外门不可能隐藏的住。”长胡子长老说道。

    “是书童阁的书童。”另个许久没发言的长眉长老说道。

    “书童阁?”

    众人疑惑。

    “他三天两头往韵华阁跑,说的话,我也听了个大概。”长眉长老说道。

    “韵华阁不允许其他弟子进入,你怎么能让他进入韵华阁呢?”辫子长老问道。

    “他和那妮子关系匪浅,我本想通过对话中套取妮子的身世。”长眉长老说道。

    “查到了吗?”明月问道。

    长眉长老摇头。

    “他不知道,那妮子自己也好像不知道。”

    “这可就难办了,那妮子的身体,怪异的很。”辫子长老说道。

    “他知不知道我不管,为什么偏偏从悬崖上跳过,他不就采个雪莲,绕圈不行吗?”

    “非要从悬崖过,还把玄魂兽打伤。”鹤发长老情绪激动。

    “我总觉得,他的雷法,很像当年的个前辈。”长眉长老说道。

    “你是说?”

    “雷王。”长眉长老说道。

    “不对。”长胡子长老皱眉。

    “虽然很像,但不是雷王诀。”

    “但他的功法中,带着丝雷王的身影。”长眉长老说道。

    “兴许我们应该把他请来问问?”明月说道。

    “这倒不必,影响不好,既然已经知晓他在书童阁,就好办了。”

    “半个月后,举行的新晋弟子大赛,让他参加便可。”长眉长老说道。

    “他要是拒绝呢?”鹤发长老说道。

    “他拒绝不了。”长眉长老富有深意地说道。

    另边。

    慕飞又在另处的寒地中,找到寒熏草。

    “就剩枚万雾花了。”慕飞自语道。

    这万雾花,慕飞将玄殷书院走了个遍也没有找到。

    “万雾花啊万雾花,你在何处啊。”慕飞喃喃道。

    久未找到万雾花,慕飞叹气。

    “看来,得去外界趟了。”

    慕飞自语道,回到草屋当中。

    “慕哥,你去哪了?”张子冲问道。

    “采药。”慕飞说道。

    “慕哥缺草药吗?我这有不少。”张子冲打开星光袋,就要取草药。

    “有万雾花吗?”慕飞问道。

    “那倒没有。”张子冲说道。

    “罢了。”慕飞说道。

    “不过,我知道有处有。”张子冲说道。

    “何处?”慕飞问道。

    “妃暄池。”张子冲说道。

    “去你的。”慕飞骂道。

    “慕哥,我知道,妃暄池这个地方吧,男修士去,确实不太好,但平日里,这妃暄池可都是没人的,慕哥你只要采下万雾花就走,没人发现的。”张子冲说道。

    “当真?”慕飞问道。

    “千真万确。”张子冲说道。

    “但毕竟是妃暄池,我们还是要注意点,这样吧,今晚深夜,我陪你起去。”张子冲说道。

    “够义气。”慕飞笑道。

    夜色渐深。

    浅月高挂在空中。

    银色的月光洒向下方。

    雾气弥漫,月光照在雾气中,将雾气显得透明而又美丽,宛如层薄纱。

    下方,两个鬼祟的身影,打破这平静。

    “我们走。”慕飞沉声道。

    “好。”张子冲应道。

    二人小心地前行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